阿茲海默氏症(Alzheimer Disease)

Main Menu | 2007 | 2006 | 2005 | 2004 | 2003 | 2002 | 2001 | 2000 | 1999 | 1998 |

阿茲海默氏症(Alzheimer Disease

                                                                                                                                                                                          馬作忠

Oct, 2004

        主後1906年,德國醫師Alois Alzheimer的一位很特別的女性精神病人死亡,死後解剖,他發現她的腦部有斑點(plaques)和神經纖維糾纏在一起的糾結(tangles),這兩種變化是這一種腦病的特徵,後來這種特殊的病就以他的姓為病名。

        中文將此病譯為“老年癡呆症”,我覺得不妥當,因為會被誤會成像我這麼老的人,癡呆是遲早的事。其實不對,“老年癡呆症”並不是正常老化的過程,而且此病有遺傳的部分,其發病年齡由四十歲開始(最年輕的是28歲),因此“阿氏癡呆症”也許是較妥當的中譯名。

        阿氏癡呆症的病變部位,正好是控制我們思想、記憶和語言的中心。除了神經細胞受損終而死亡以外,腦內在神經細胞間傳達訊息的化學物質也減少。近幾十年來,醫學研究者還是不知道發病的原因,也沒有找到治療或預防的方法。

        一般而言,在6574歲的老人中,約有百分之三的人得到此病,每增  5 歲,其機會加倍,85歲的老人,幾乎一半會得到此病,但95歲以上的老人,得病的人反而少得多,因為得病的人,大多在10年內死亡。

        此病開始時很緩慢,最初的症狀只是輕微的健忘,忘記最近發生的事或親友的姓名,後來症狀較為嚴重而忘記每天應該作的事例如刷牙和梳理頭髮。同時無法思考、說話、閱讀和寫字的能力喪失,也無法了解別人說的話。病人因此而變得焦急不安或有攻擊性行為,或離家漫遊而不認得回家的路。最後會嚴重到完全需要別人的照顧。

        此病的早期診斷很重要,因為病人和家屬可以計劃,特別是病人在心智完全喪失之前能夠參與未來的計劃。因為確實的診斷還是要腦部真的有斑點和糾結(這只有死後解剖才能百分之百的證實),所以臨床上醫師為病人作了很多必須的檢查,能夠確實除去其他引起“癡呆症”的病變之後,也頂多只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病人是真的得到“阿氏癡呆症”。

        下述一種簡單的“認知測試”(Cognitive Test)可以初步判定病人是否需進一步的檢查,你也可以用來測試你有疑問的家人,以決定是否需帶他或她去求診。

告訴對方﹕「請你照我所說順序,閉上你的眼睛,張開你的嘴巴和舉起你的右手。」(這是測試一個人的判斷、了解和記憶的能力,有障礙的人也許每次能作一個動作,但無法依照次序同時作對三樣事)

「告訴我今天是那年那月那日?」

「請你寫下你現在想到的一句話。」(測試寫的能力)

「請問100減去7,剩下多少?」(繼續問937=?867=?…依此類推問下去,就可知道他算術的能力有無障礙)

        如果這個人通過上述的測試,可以說他目前沒有癡呆症的可能。什麼?你剛好有個預約去見你的醫生,所以你可以事先記住這幾個問題和答案?這是作弊,不過放心吧,如果你會作弊,那就更無癡呆症的可能。

        目前此病無藥可治,病人多在 8年到10年內死亡,有些治標的藥物能夠減輕病人的症狀如焦慮、失眠、憂鬱或攻擊性行為等等,除了對病人有好處之外,對照顧病人的人幫助更大。

        此病的病人最後在日常生活各方面例如刷牙、吃飯、洗澡和上廁所等等都需要他人的協助和日夜看護,所以不是光采的事,病人的家屬多不願宣揚。當1994年,美國頗受民眾愛戴的卸任總統雷根宣佈他得到阿茲海默症後,情況就轉變了,因為連美國總統也會得到癡呆症,那麼我的親人得到同樣的病,有什麼可恥的呢?雷根總統在政治方面的貢獻是另一回事,對於本來被認為不光采的阿茲海默症的貢獻可說最大了,因為他是此病最偉大的病人,除了他以外,英國的首相邱吉爾也得過此病。

        照顧雷根總統的責任當然落在雷根夫人南西身上。在證實得病到今年逝世(享年93歲)的十年間,南西只准他的數位親信和好友接近,其他的人一概見不到雷根總統。當然他也未再公開露面過,為的是讓美國民眾保持雷根總統的美好形像而不是得到這種癡呆症的狼狽相。我相信南西也和其他患了不治的絕症的家屬一樣到處尋求治病的偏方,包括中國的風水大師(她相信風水是眾所週知的事)。雷根總統的喪禮,從電視上看到的,我覺得它可能勝過古今中外所有國王和國家元首的喪禮。最後一項是在夕陽西下後才入土埋葬,一定是中國風水大師的主意。要是所有的埋葬都這樣的話,殯儀館和墓園都得付工人的加班費,喪葬費將漲一倍以上。

        有關阿茲海默氏症的研究報告很多,大多數的報告證實此病的起因不明,無法根治和預防,但有兩項報告值得一提。

        位於俄州(Ohio)的克里夫蘭(Cleveland)的Case Western Reserve大學的史密斯博士(Dr. David Smith)所領導的研究組,調查122位阿氏癡呆症的病人和235位未患此病的正常人一生的工作史,他們發現兩組的人在三十歲以前所從事的工作多是體能(physical)的工作,但是從三十歲到五十歲,患病的那一組,停留在同樣的體能的工作(也就是不用大腦的工作),至於正常的那一組,則多從事需用腦力的工作。換句話說,一個人如果年青和中年階段所作的工作是不需用腦的話,得到此病的機會較高。如何補救呢?他們認為在休閒時,找需要用腦的休閒活動如拼字、下棋等等來彌補。當然這種玩統計數字的研究並不能也不應該用來分析個人的經歷,但我還是和你一樣,覺得這麼說來,雷根總統一輩子都少用大腦了?

        史諾頓博士(Dr. David Snowden)在明州(Minnesota)鄉下的一家修女院(The School of Sisters of Notre Dame)作了一項“修女研究”(“The Nun Study”),有2890歲以上的修女和6100歲以上的修女,她們精神上和身體上都還活躍。參加此項研究的修女,都答應死後將腦捐出供研究之用。他發現少數修女的腦,已有典型的阿氏癡呆症(有斑點和糾結),但生前並沒有此病的症狀。那裡的修女都受過大學教育而且從事教育的工作,因此他發現一個人如果終身都用腦的話,就是腦裡有了病變,臨床上並不會出現症狀。其他因素也許是因為這些修女一生生活在彼此相扶持的環境裡(supportive community)而不孤單,加上有堅定的信仰(這兩種因素已證實會減低心臟病和中風的機會)。我覺得這些修女的有堅定的信仰和彼此相扶持,不正是類似我們的教會和會友們嗎?所以我們所需要的,就是和那些長壽的修女們一樣,由年青到年老,都要保持活躍的身心,多運動和用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