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華夏的人生

Main Menu | 2007 | 2006 | 2005 | 2004 | 2003 | 2002 | 2001 | 2000 | 1999 | 1998 |

古代華夏的人生

——中國考古黃金時代特展觀後記

馬作忠

Nov, 1999 

See Exhibition 

         “中國考古黃金時代特展”(“The Golden Age of Chinese Archaeology”)正在華府國家藝術館展出(9/19/99-1/2/00)。 25年前(12/31/74-3/30/75)同樣的展出時(我去看過的),這一次展出的物件中,有三分之二還埋在地下。

        考古學是西洋人的玩意兒,考古家除了挖掘恐龍或其他動物化石(還有建樓房挖地基時偶然發現)之外,就是專門挖古墓了。這種行為和盜墓者相差不多,所以考古家又有Glorified grave robber(榮耀的盜墓者)之稱。所不同的是考古家挖墓是光天化日之下進行的,而且所挖到的財物經過研究考察之後,全歸於博物館讓世人參觀。

        我們所知道的中國歷史,多來自漢代(主前 206—主後 220)司馬遷的《史記》。中國有五千年文化,大概也是由史記所記載而推算來的,從來沒有人想到挖古墓可以研究古代的文化。民國初年,中國開始接受西洋考古的觀念,因而歐美和日本的考古家蜂擁而來挖掘中國這塊考古的處女地。中國大陸為共產黨統治以後,肥水不落外人田,中國的考古完全由中國人來作,外國人不得染指。五十年來特別是1970年以後,中國考古家自認這是他們的黃金時代。換句話說,他們的盜墓大有斬獲。將他們的成果和世人同享,也符合“盜亦有道”的“江湖道義”。

        中國的文明一直被認為起源于黃河流域,然後逐漸隨人口遷徙而分佈到中國各地,包括台灣。過去五十年挖掘的結果,發現史前的文明,除了黃河流域以外,同時也發生在長江流域,中國的東北部,四川和廣東,因此是多元性的,由至少五個地區同時產生而後逐漸融合為一的。考古的結果也將中國的歷史由五千年往前推早了二千年而成為七千年了。

        吳貴悅長老在她的“基要真理”第一課中提到人自古以來就自問﹕「我從那裡來?我往那裡去?」(見《維聲》第15期)我們都知道亞當和夏娃是從那裡來的,但他們因犯罪被耶和華趕出伊甸園後,就不知道往那裡去了。古代華夏人,沒有聖經可讀,也許知道他們是父母所生,所以是從父母而來,但的確知道他們往那裡去,尤其是皇室和貴族,都知道死後靈魂住在墳裡,需要很多東西,甚至僕從(皇帝則需要心愛的妃子),才能過得舒服,這就是為什麼古墓裡陪葬的財寶和物品(甚至人)很多,不但足夠有識的盜墓者發筆大財,也夠考古家去發現和推測古代尤其是史前時代的歷史和文化。反觀現代(20世紀)的人類,知道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去那裡?貴悅姐並沒有給我們明確的答案),因此除了穿一套好的衣服,就只有親友扔下的一些花朵而已。兩千年後的考古家把我們挖出來,除了頭骨和幾根老骨頭就什麼也沒有,我們這一世紀的歷史也許就變成空白了。

        可能你會說現在電腦和網路(Internet)那麼發達,什麼資訊(Information)都可由網路“下載”(Download ,連我們教會的活動都可由網上看到,二千年後的考古家只要按電腦就可以,何需挖墓呢?別忘記,電腦的硬體和軟體發展快速,兩千年後的電腦肯定無法解讀現在存在硬碟(harddisk)的資料(也就是史料)。所以兩千年後的考古家還真難作,比不上現在的中國的黃金時代。

        這次展出的物件超過二百件,選自中國各地的博物館,分別由五個古代文明發源地區挖出的。年代由主前5000年到主後 924年,包括石器、玉、瑪瑙、絲、陶瓷器、金、銀銅和秦始皇陪葬的兵馬俑。

        最早發現的黃河流域的仰韶文化(主前 5000-3000年)的人類已能製造畫有抽象意義的陶器。在東北的“洪山文化”(Hongshan的音譯,因我不知道中文原名),他們發現中國最古老的廟宇的地基,以及泥製神像的碎片。這些神像可能有真人兩、三倍大。附近還挖出60座石頭的古墓,其中26座有用玉雕刻的“龍”(其實頭部看來更像豬,新石器時代就有的家畜)。更多的玉的雕刻成品,發現在長江流域的“梁朱文化”(Liangzhu culture,主前3300-2000),共有三百多處,包括現在的上海地區。這地區遠在一萬年前就已有稻米的耕種。這地區共掘出三千多件雕刻的玉器,證實中國在銅器時代之前,真的有過玉器時代。玉製品須工匠有耐性慢慢磨(慢工出細貨),而且需要技巧,只有富有的家庭才能用來陪葬。

        中國的銅器(銅加一點鋅的合金)時代,開始于主前2100年黃河流域的夏朝。過去歷史學者多以為夏朝是周朝的人所想像出來的,近二十五年的考古的發現證實夏朝真正存在過。銅器時代在商朝(主前 1600-1050年)到達最高峰。

        1976年他們在河南省安陽縣掘出商朝皇帝妃子的完好(沒被偷過)的墓。她是埋於主前1200年。墓中除了16副(可能有15個人陪葬)人骨,還有象牙杯,七百塊玉和兩百多件祭祀用的銅器,共有1.6 公噸(一千六百公斤)之重,可見當時財富集中在皇室和貴族手中。特展中有一件貓頭鷹型的大酒壺,就來自這位貴妃的墓。

        1989年他們在長江以南挖出另一個墓,裝滿了奇形怪狀的銅器,包括特展中的一個雙面怪面具。1986年四川地區製磚工廠偶然掘到地面下兩個大坑裝滿了60支大象牙,五十多個銅製的人頭(其中一個在特展中),二十個銅面具,金和銀器,玉,祭祀用器具和銅器時代唯一發現的真人尺寸的銅像。這兩個地區的銅器,年代和商朝同一時期,但風格全然不同。尤其四川地區的並不是古墓(沒有發現人骨),那些埋著的銅製人頭和人像,可能是古代人所拜的神像,也許因為外敵入侵而埋在土裡,不致落入敵人的手中。特展中屬于周朝的有一件 5百磅重的銅製的鼎(裝食物用的)。

        戰國時代南方的楚國的一座古墓(主前 433年),陪葬的包括一系列的銅製的大鐘,當時的音樂器材(可惜卡拉OK還未發明,否則陪葬的就是一套高級音響、電視機和發電機,以及一張錄有9000首歌的VCD ),加上其他的銅器,共有十噸重,超過世界上任何古墓。那65個大鐘和一些會發聲的石片,就擺在特展室的門口,可惜只在 919日(星期日)開幕那天演奏過一次而已。

        去過西安的人,一定去看過1974年發現的陪葬秦始皇的七千兵馬俑。特展中有牆壁高的現場照片和一尊人像,我相信是仿製品(copy),因為我聽說中國的政府不准真品離開現場(據說有人曾去現場偷竊被處死)。

        1968年他們在河北省挖出西漢中山親王劉靖和王妃的墓(建于主前 113年)。王妃的“壽衣”(金縷衣)是1974年在華府第一次“中國出土文物展覽”最叫座的展品。這一次輪到丈夫的金縷衣了(他們如果地下有知,不知應該感到光榮還是不幸,兩人死後的壽衣居然能在兩千一百多年後先後放洋來美國)。金縷衣是大約兩千五百片方形的玉片,用金線縫起來,完全裹住屍身,密不通風,用意在擋住“惡魔”的入侵,使屍體永不朽壞。特展中還有另外一副“絲縷衣”,也是玉片,不過縫的不是金線而是絲線,這是他們在廣東省挖南越王的古墓(主前 122年)得來的,還有他的金印。廣東和河北,相距不只千哩,可見那時候已互有來往。南越王可能是台灣人的祖先,因為有人作過人種研究,據說台灣人種族上不同於大陸的華人,卻較近於越南人,也就是中國古書上所說的蠻夷之邦的民族。如果真的這樣,那麼台灣人要尋根的話,趕快去國家藝術館瞻仰南越王的“絲縷衣”和金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