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唱的藝術

Main Menu | 2007 | 2006 | 2005 | 2004 | 2003 | 2002 | 2001 | 2000 | 1999 | 1998 |

歌唱的藝術 

馬作忠

April, 2005

        別緊張,我不是要教你如何唱歌,這只是一張DVD的名稱﹕“歌唱的藝術—二十世紀的金嗓子”(The Art of Singing-Golden Voices of The Century)。裡面是有名家教你如何唱歌,你如果精通了,唱讚美詩歌時就更有勁、更有樂趣了。

        以下是台灣出售音樂的網站(www.cdnet.com.tw)對這張DVD的介紹﹕

        歌劇藝術發展至二十世紀已臻完美之境,不僅各式流派傳統各顯神通,「大歌手」時代也真正來臨,藉由聲音、影像的紀錄,人們對於歌唱藝術不再只能憑空猜測,大歌手風華絕代的風貌也得以流傳後世。

        這張全長 116 分鐘的影像紀錄片「歌唱的藝術」堪稱二十世紀最精采的影像紀錄,從1911年默片時代本世紀第一位歌王卡羅素開始、五0年代稱霸大都會歌劇院的首席次女高音史蒂汶絲,「前三大」男高音的柯雷里、史蒂法諾分別演唱《杜蘭朵公主》裡的卡拉富王子與《丑角》真情至性的《粉墨登場》、畢約林與提芭蒂1956年合作《波西米亞人》的珍貴錄影、「歌劇女神」卡拉絲早年於里斯本的《茶花女》以及1964年於柯芬園歌劇院的《托絲卡》絕唱、龐賽兒1936年為電視試片載歌載舞的《卡門》錄影、花腔之后蘇莎蘭、第一位揚名國際的美國黑人女高音普萊絲、本世紀最偉大的華格納女高音弗拉格絲塔、歌劇迷心中最偉大的莫札特男高音溫德利許演唱《魔笛》等等二十八位世紀歌唱家的珍貴影像紀錄,同時兼具欣賞與研究的高度價值。

        這張DVD定價台幣936元,會員特價598元,可是“已絕版”,也就是有錢也買不到了,似乎台灣會欣賞“歌唱的藝術”的人還不少。不過在美國還可買到,如果你在台灣有學聲樂的親友,這是很珍貴的禮物。

        我現在就介紹上述所提到的「大歌手」(其實他們都是真正的藝人 Artists而不是拿著麥克風窮嚷的歌手)。我在“燦爛星光”(《維聲》第75期和第76期中)已介紹過,不過他們在這裡所唱的歌不同。“燦爛星光”是由電視錄的,所以影像和音響都遠不如這張DVD

        1.卡羅素(Enrico Caruso 1873-1921

        錄音的技術開始於二十世紀初期,卡羅素是第一位留下唱片的巨星,他也拍過電影,但那是默片時代,有影而無聲。他被公認為二十世紀最偉大的男高音。

        2.龐賽兒(Rose Ponselle 1897-1981

        她在21歲出道時就已經和卡羅素同台唱對手戲,可見她的功力。這是她在1936年到好萊塢試鏡時載歌載舞的鏡頭。

        3.弗拉格絲塔(Kirsten Flagstad 1895-1962

        她是不是20世紀最偉大的華格納(Wagner)女高音,我不能確定。她唱的是“ Battle Cry ”的歌,也就是出去作戰時替自己打氣的歌。

        4.史蒂汶絲(Rise Stevens 1913-

        將近92高齡的她,真的在大都會歌劇院“稱霸”了23年。因為貌美,被好萊塢視為珍寶。這裡她談起當年拍片的經驗,唱的是大利拉向參孫誘惑的“你的聲音敲開了我的心扉”。

        5.畢約林(Jussi Bjoerling 1911-1960)和提芭蒂(Renata Tebaldi 1922-2004

        影星Charles Laughton (1899-1962)在片中說提芭蒂很害羞,稱讚她幾句就會臉紅,是當時很少見的,而且她有天使般的聲音。他還說他希望他是畢約林,有其聲音,這兩個人的聲音,混在一起,是屬於另一個世界的。我完全同意,我覺得光看這兩位在1956年合作《波西米亞人》的珍貴錄影,就值回買這張DVD的二十多元了。

        《波西米亞人》(La Boheme)是美國上演次數最多的歌劇。由於這兩首詠嘆調的優美,幾年前甚至打進百老匯音樂劇的舞台。

        少女咪咪是詩人魯道夫的鄰居,那一年聖誕前夕,她來他的房間借火,鎖匙掉到地上,兩人在黑暗的地上摸索尋找,他碰到她冰冷的手,唱起“妳那冰冷的小手,讓我握著保暖吧”,然後自我介紹,說他是個詩人,雖然很窮,卻有豐富的夢境和幻想,可是一切剛才都被一雙大眼睛盜走了,最後他問她的名字。她說“我的名字叫咪咪”,是個做紙花的女工,靠微薄收入維持生活,可是她期望春天真正的花朵和如茵草地和花香。這段歌唱非常富於感情,敘述一位少女的心思,委婉之至。接著的二重唱,是他邀請她一起去咖啡館參加室友的聚會。

        6.花腔之后蘇沙蘭(Joan Sutherland 1926-

        很多歌劇迷有一個共識,就是只要蘇沙蘭在場,就一定很壯觀和很有趣,這一段也不例外。

        7.第一位揚名國際的美國黑人女高音普萊絲(Leontyne Price 1927-

        普萊絲是當代唱阿伊達(Aida)最好的超級明星。這一首 “啊!我再也見不到祖國了”,不祇是思鄉曲而已,而是完全心碎了,因為她愛的人就要娶別的女人了,那女人就是埃及的公主,她卻是公主的女奴。雖然她在祖國衣索比亞也是公主,但她是祖國戰敗時被俘來當女奴的。埃及人包括愛她的將官拉達美也不知道她原來是鄰國的公主。

        8.溫德利許(Fritz Wundelich 1930-1966

        他年青時因意外事故而死亡,只留下這段莫札特的“魔笛”(Magic Flute)的錄影。他被委託去拯救一位被梆走的少女,看到她的畫像,一見鍾情,唱出愛慕之情。

        9.柯雷里(Franco Corelli 1921-2003

        他長得英俊,足以當電影明星,又有優美的男高音歌喉。他看到以猜謎招親的杜蘭沱公主,驚為天人就要去應徵。她的侍女柳兒阻止他,因為已有很多人猜謎失敗而被砍頭。他唱這首“柳兒,別哭”,說他已厭倦流亡的生涯,這是千載難逢,一步登天的機會,他要試試運氣,死也甘心。

        10.史蒂法諾(Giuseppe Di Stefano 1921-

        根據指揮Nicola Rescigno所說,史蒂法諾從不注意他扮演角色的劇情,但他唱歌時發音的準確則無可挑剔。這首歌劇“丑角”(Il Pagliaci)中的“粉墨登場”是首傷心的歌(本片開始時卡羅素也唱這一首)。演丑角的戲班班主,發現妻子當晚戲散之後就要和情夫私奔時非常傷心,可是戲非演下去不可,在出場前化妝時唱出他哀傷的心情﹕心情遭透卻還得在觀眾面前強裝笑臉,博取觀眾的笑聲。後來和妻子在台上演戲時,因為戲中情節太像他們之間的問題,越演越氣,假戲真作,在台上一刀刺死妻子後,高舉刀子向台下觀眾宣佈“戲終了”。觀眾熱烈鼓掌,因為演得太逼真了。情夫奔來搶救不但太遲,也被丈夫刺死。

        11.「歌劇女神」卡拉絲(Maria Callas 1923-1977

        卡拉絲因情場失意而自殺,我已在“燦爛星光”中提過。指揮Nicola Rescigno告訴我們卡拉絲在音樂方面敬業的精神。她的錄影很少,後來發現她在葡萄牙里斯本演“茶花女”的電影(是一位觀眾偷拍的),很珍貴。本片最後的節目是她在倫敦演唱會的最後的節目﹕“托思卡”(Tosca)中的“為了藝術為了愛”,歌詞大意如下﹕

“我一生為藝術為愛情而活,我從不傷害任何生物,我秘密助人不求回報,我信仰虔誠和堅定,我禱告,我經常上教堂,我奉獻。主啊!為什麼你給我的回報卻是如此?”

        她的問題是邪惡的警長一直垂涎她的美色,將她男友以政治犯罪名定他死罪,次日清晨就槍決,逼她以身體來交換男友的性命。

        這也是一種“Why me?”的情況,所不同的是當我們身患重病時。在問了上帝“Why me?”之後,能夠理解慈悲的上帝必有祂的旨意而接受。但是托思卡完全沒有那樣的機會,因為警長立刻要她兌現獻身的承諾,她在抗拒的慌亂中,摸到一把剪刀而將警長刺死。

        其他沒有中文姓的十七位藝人,大部份已在“燦爛星光” 中介紹過。我要特別介紹的是一位我從未聽過的女高音,她是Magda Olivero,出生於1912年,所以已93歲了,難怪她曾經和歌王吉利(Beniamino Gigli 1890-1957)和 Tito Schipa (1888-1965談過唱歌的方法。在片中談話時已是老太婆,但年青時在歐洲成名,一生中很少離開意大利。65歲時,被紐約大都會歌劇團請來首演“托思卡”。經理在片中告訴我們很多同事覺得他的判斷力有問題。排演當天,當他看到副指揮和舞台指揮來找他時,心想糟了,一定是排演糟透了。結果他看到兩位男人眼睛含著淚水說﹕“You wont believe how extraordinary this woman is.”(你不相信她是多麼超凡的女人啊!),因此他們知道她會有令人難忘的演出。所有她演出的票都立刻售完。這片DVD中有她演出的片段,她的歌聲真的非常美妙,因此我在網上找到而且訂購了她的兩張CD,都是她年青時錄的。

 

附註﹕願意讓名家指點你如何唱歌的,可以向陳牧師娘借看這張DVD。還有一張日文版供精通日文的兄姐看。

 

        我收到在網路訂購的 Magda Olivero的錄音CD。為什麼以前從未聽過她呢?那是因為提芭蒂和卡拉絲名氣太大,遮蓋了別人的光彩。她在1933年開始演唱,1939年和歌王吉利同場演“Adriana Lecouvreur”,該劇作曲者 Cilea 認為她是最佳的Adriana,因此她幾乎唱遍了義大利所有歌劇院。兩年後她結了婚,同時放棄演唱生涯,才30歲。 9年後,已84歲的Cilea懇求她再出來唱,讓他有生之年至少再聽一遍她唱的Adriana。她猶豫了一些日子,終於次年(1951)重現江湖(Cilea已於1950年逝世),受到更廣大的歡迎。如片中所說,他以65歲高齡,在紐約大都會歌劇院初演“托思卡”,唱完全劇後,受到觀眾熱烈鼓掌達半小時之久。此後她的歌唱生涯還繼續了數年。如果你的電腦能夠接收和播放音樂檔案,我可以電郵她唱的“為了藝術為了愛”、“那美好的一天”(蝴蝶夫人)和“請聽我細訴”(杜蘭沱公主)。送你的郵址到 “WTMAAR@LYNXCONNECT.com”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