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蕾舞集錦

Main Menu | 2008 | 2007 | 2006 | 2005 | 2004 | 2003 | 2002 | 2001 | 2000 | 1999 | 1998 |

 

巴蕾舞集錦

馬作忠

March, 2008

  我曾介紹過電視節目“古典綜藝”﹝Classic Arts Showcase﹞播放古典音樂演奏會、歌劇、巴蕾舞、百老匯音樂劇和經典電影的片段。馬利蘭州的蒙郡是公共學校的Ch 33﹝北維州費郡是Ch 25,華府是Ch 19﹞,其他地區可以去classicartsshowcase.org查,還有衛星Dish Network 24小時播放。在蒙郡是每天午夜之後和週末下午以後播放。我退休一年來,幾乎每個週末都看,而且錄下了四十多張DVD﹝每張三小時,當然可能有少數重複的節目﹞。最近從已錄好的DVD中選出巴蕾舞的片段,湊成三小時的DVD,一共有25段。我相信喜歡巴蕾舞的人比喜歡歌劇的多,尤其是學過巴蕾舞的。前幾天收到朋友電郵來的“巴蕾月刊”第16期,其中一篇報導已故影星奧黛麗‧赫本﹝Audrey Hepburn﹞的女兒回憶母親的往事。奧黛麗小時學過巴蕾舞,而且立志要當著名的舞星﹝Ballerina﹞,可惜因戰爭而輟學,戰後要繼續時,老師坦白告訴她不可能,因為她已錯過良機﹝和學樂器一樣,必須從小學起﹞。失望之餘,她轉向走演戲的路線而成功。當年“羅馬假期”在台灣上演後,滿街忽然擠滿了赫本頭的女人﹝肥瘦都有﹞。可見她們都欣賞奧黛麗的清新俏麗和婀娜多姿而想模仿。殊不知奧黛麗一半是天生麗質難自棄,另一半則歸功於小時學過巴蕾舞。

  我現在介紹這片“巴蕾舞集錦” ,也會給我孫女兒看。會友中有女兒或孫女兒學巴蕾舞的,可以電郵﹝別打電話﹞向我要。 

 1. 'Ball Room before Midnight' from “Cinderella” (Prokofiev), Berlin Comic Opera Ballet (1987)

  這是大家所熟悉的“灰姑娘” ,這一段正是將近午夜時的舞會。跳“灰姑娘”的是一位美麗的青少女,很符合劇中的角色。她匆促走後,王子在台階撿到一隻高跟鞋。

 2. 'Arabia' from “Nutcracker” (Tchaikovsky), Paris Opera Ballet      

  這是“胡桃鉗”中的阿拉伯舞,和我們常見的版本不一樣。

 3. 'The Eternal Idol' (A Tribute to Rodin), Chopin's Piano Concerto   No.2, 2nd Movement

  法國雕刻家羅丹﹝Auguste Rodin 1840 - 1917﹞除了‘思想家’﹝The Thinker﹞之外,兩座雕像‘The Kiss’和‘The Eternal Idol’也很有名。這一對男女擁吻了一百多年,醒過來分開跳了十分鐘非常纏綿的舞後,回去抱成‘Eternal Idol’的姿態。不知道這樣好還是像牛郎織女一年才見面一天的好?

 4. “Carmen” (Bizet), (1980)      

  歌劇卡門的音樂,應該是很多人都熟悉的,男舞星是著名的俄國人Mikhail Baryshnikov,在當年美蘇冷戰期間投奔自由來美的。現已退休。

 5. 'Pas de deux' from “Swan Lake” (Tchaikovsky)      

  俄國作曲家柴可夫斯基曾經經常收到一位婦人的資助,但從未見過面。柴可夫斯基有作品例如“天鵝湖”問世時,會寫信告訴她:「這是我們的‘天鵝湖’」。這一段節目開始時一女一男的對話,就是演這一件事實。接下去是‘天鵝湖’中最精彩的一段。

 6. 'The Flame of Paris' Act IV (1953)      

  故事不詳,不過巴蕾舞故事較簡單,但一定有什麼慶典或舞會,作為男、女舞星展露舞技的機會,這一段就是如此,音樂很輕快。

 7. 'Walpurgisnacht' from “Faust” (Gounod), Bolshoi Ballet      

  這是歌劇“浮士德﹝與魔鬼﹞”中的六段巴蕾舞之一,音樂很動聽。

 8. 'Ravel Waltzes' Bolshoi Ballet (1964)     

  沒有故事,是純粹舞蹈。Ravel的音樂和現代音樂一樣,多不動聽。看巴蕾舞的好處是當注意力集中在舞蹈時,可以不在乎音樂。

 9. “Tritsch - Tratsch” Polka (J. Strauss II ), Ballet of Vienna State Opera (1974)

  小約翰‧史特勞斯的圓舞曲和它的“圓舞” ,都值得聽和看,尤其是維也納歌劇院的巴蕾舞隊。

 10. 'Bolero' (Ravel), Maya Plisetskaya (1977)      

  Ravel作‘Bolero’時,原為巴蕾舞曲,但一直都在音樂會中單獨演出。‘Bolero’可能是Ravel最動聽的音樂。故名指揮和作曲家Leonard Bernstein在他的“Young People's Concerts”﹝見 2005年“音樂教育”和“幻想交響曲和波麗露舞曲”﹞示範“What is Orchestration?”時,就以這一首‘Bolero’作為作曲家如何使用各種樂器的例子。這首樂曲的結構相當簡單,只有兩組很長的旋律A和B,在小鼓不變但慢慢加強的節奏中,各種或組合的樂器奏出A或B,依AABB的次序演奏四次,整個樂團再演奏AB後加一小段終曲而止。這一段舞蹈,只有AABB兩次後加上AB和終曲。而且只有一位獨舞者加上十多位單獨伴舞者。最近“獨舞”﹝Line Dance﹞開始流行,我覺得這首樂曲很適合Line Dance。 (Yes, Jane, She is a good dancer.  She's the Diva)

 11. “Raymonda” (Glazunov) Act II, Final Bolshoi Ballet      

  故事不詳,我們看到一位軍人倒地而死,被一隊士兵抬出去,剩下一對男女跳Pas de deux,配上哀傷的音樂。

 12. 'Dying Swan' (Saint - Saens), Makarova (1985)      

  著名的俄國舞星跳‘垂死的天鵝’ ,音樂來自聖賞的“動物狂歡節”。聖賞還作了數首器樂曲以及歌劇“Samson et Dalila”.

 13. 'Black Tights' (Damase), Paris Ballet (1960)      

  故事和音樂都不詳,也是男女的雙人舞Pas de deux。

 14. 'Dance of the Hour' from “La Gioconda” (Ponchielli), at La Fenice Theater, Venice Italy, 2004 New Year Concert

  這一段是在義大利威尼斯剛重建的鳳凰劇院,2004年新年音樂會穿插的‘時鐘之舞’的巴蕾舞,也是義大利作曲家Ponchielli所作的歌劇“La Gioconda”中的巴蕾舞。歌劇不常演,但這首‘時鐘之舞’的配樂卻常常在音樂會中單獨演出,也出現在狄斯耐﹝Disney﹞的“Fantasia”中。

  鳳凰戲院有悠久的歷史,初建于1792年,是義大利歌劇華麗派﹝Bel Canto﹞作曲家羅西尼﹝Rossini﹞、貝里尼﹝Bellini﹞和多尼彩提﹝Donizetti﹞的歌劇首演的地方。1836年失火燒毀,一年後重建開幕。作曲家浮爾弟﹝Verdi﹞多部歌劇首演於此, 包括“茶花女”和“弄臣”1996年又失火燒毀,這一次等了七倍長的時間才於2003年12月24日落成﹝我有當天音樂會的DVD﹞,所以這一段是新戲院的第一次新年音樂會,看到依原樣重建的富麗輝煌的新戲院,我真希望能在現場。埃及文化傳說中,鳳凰每5百年自行燃燒,又自火灰中再生。威尼斯這隻鳳凰,不到5百年已自行燃燒兩次而又自灰燼中再生 。

 15. “Music of the Sphere” (Joseph Strauss), Volksoper Ballet (1964)      

  典型的維也納史特勞斯家族的音樂和圓舞。

 16. “Don Quixote' (Minkus), Australian Ballet (1973)      

  這是巴蕾舞劇“唐‧吉軻德”。我沒讀過這部世界名著,但我聽過它的交響詩,也看過它的歌劇和巴蕾舞劇。這一段也是利用婚禮的慶典來展示舞星的舞技,和“天鵝湖”一樣,所以故事並不重要。

 17. 'Le Spectre de le Rose' (Weber), Paris Opera Ballet

  音樂是德國作曲家韋伯﹝Weber﹞的“邀舞”﹝Invitation to the Dance﹞ ,原為鋼琴曲,但由法國作曲家貝遼茲﹝Berlioz﹞改編成管絃樂曲,也是樂曲型式“Waltz”的開始。顧名思義,一位女士夢見一位男士﹝不知是何方神聖﹞來邀舞。

 18. 'The Clock' Symphony (Hydan), Nederlands Dans Theater

   海頓﹝Haydn﹞的‘時鐘’交響曲的第二樂章的配樂,很輕快。  (Yes, Jane, it is funny)

 19. 'Overture from “Son and Stranger”  (Mendelssohn)

  巴蕾舞的標題是“仲夏夜之夢”﹝A Midsummer Night's Dream﹞ ,這一段的音樂是從孟德爾遜的另一首樂曲,也很動聽。

 20. “Peer Gynt”  (Grieg)      

  這一段似乎是黑白電影的片段而不是舞台表演。只有音樂值得聽。“Peer Gynt”是同名戲劇的配樂,是諾威作曲家葛理格﹝Grieg﹞的鋼琴協奏曲之外最著名的樂曲,其中“蘇維琪之歌”是我六十年前讀小學六年級教過的歌“冬天不久留”。

 21. Baroque Music & Dance

  “巴洛克”﹝Baroque﹞的繪畫﹝一般指歐洲1600-1700﹞多有過分渲染的意思,但巴洛克的音樂和舞蹈則是Something else﹝相反﹞非常單調。不信的話,看這一段就知道了。

 22. 'The Stone Flower' (Prokofiev), Bolphoi Ballet (1979)

  故事不詳,音樂還好。

 23. 'La Peri' (Burgmuller), Alicia Alonso (1985)

  65歲的女士﹝Oh, Sorry, 我忘記了。女士們在到達39歲後就不再計算年齡了﹞請注意,這是古巴著名的舞星Alicia Alonso,跳這 一段時已65歲。她75歲時,終於在舊金山作最後一次登台演出和數位團中年長的女性演出“The Middle of Sunset”﹝夕陽西下時﹞。

  Alonso出生於1920年的古巴,從小就學巴蕾舞有成。20歲時不幸眼睛有視網膜剝離症。三年間開過三次刀,最後一次眼科醫生再三吩咐她必須躺在床上一年不准起來﹝因為第一次開刀醫囑躺床三月她沒有遵守﹞,而且餘生之年失去周邊的視力﹝Peripheral Vision﹞,等於半盲。在那一年躺在床上的時間,她只能在腦中想像如何跳Giselle的角色。

  1943年她來到紐約市加入巴蕾舞團,尚未安定下來時,忽然臨時受命接替生病的主角跳“Giselle”而一舉成名。從1946到1948,一直跳那角色,後來還加上“天鵝湖”及其他角色。1948年她回到古巴創立巴蕾舞團。1959年古巴變色成為共產國家,由於她和共產政府關係密切,美國政府禁止她到美國來演出,但她經常到歐洲和蘇聯巡迴演出。

  1975年她終於來到美國登台,已55歲而且當了祖母。

 24. “Giselle” (Adam), Dance Theater of Harlem

  1993年我去俄羅斯旅遊時,在聖彼得堡看過這部巴蕾舞劇“基婕” ,也寫了一篇遊記包括“基婕”的故事﹝見1999年12月“羅曼諾夫王朝的人生─俄羅斯遊記之一﹞。

  這一段是終場前基婕護著薄情郎的戲。全部是黑人,因為是紐約市哈林區﹝黑人區﹞的哈林巴蕾舞團。

  下一段是台灣灣人林懷民的舞團,將是很有趣的對比。

 25. 'Snow' from “Bamboo Dream”, Cloud Gate Dance Theater of Taiwan, Lin Hwai-Min, Choreographer

  這是台灣人林懷民創辦的“龍門舞集”的‘雪景’ ,非常有創意﹝creative﹞,可是,舞蹈需要機器﹝電風扇﹞來補助?舞蹈和其他藝術一樣,是藝術家﹝在舞蹈就是編舞者如林懷民﹞選擇一個主題,採用他特有的手法,呈現給觀眾,希望引起觀眾和他同樣的情感反應。我的感覺是這一段十分鐘的舞蹈有三項值得討論的地方:

 A.音樂由一位女性吹著長笛供給,不需交響樂團,很符合省錢的克難精神,我這一代﹝可能包括林懷民﹞都是在省錢克難精神之下成長的。

 B. 六位女舞者﹝全都長髮穿紅色長絲袍﹞偶而在台上碎步而跑,但不跳,卻再三在台上倒地翻滾,這可能需要一點功夫﹝Kung Fu﹞,但我從未看過西方巴蕾舞者在地上那麼激烈打滾的。

 C. 那六位女舞者再出場時,每人頭髮往上飄散,原來身後跟著一位男性﹝不知是舞團的舞者還是從7-Eleven找來的臨時工﹞手持電風扇往女舞者頭髮吹,接著六位舞者的紅紗衫往前飄起,男者躺在她身後地板上把她的臀後春光一覽無遺,後來觀眾還偶而驚鴻一瞥看到她的內褲。在西方典型的巴蕾舞中,當女舞者施展舞技而打轉時,長頭髮的就很自然的長髮飄飄和短裙往上飄,偶而露出底褲,完全像林懷民用電扇吹女舞者的效果。因此我不得不下我的結論:林懷民舞團的舞者,舞技不如西方舞團,所以不得不使用電風扇來達到同樣的效果。中國古語有“勤能補拙” ,林懷民則用機器來補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