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多芬和皇帝

Main Menu | 2011 | 2010 | 2008 | 2007 | 2006 | 2005 | 2004 | 2003 | 2002 | 2001 | 2000 | 1999 | 1998 |

 

貝多芬和皇帝

馬作忠

September, 2011

 樂聖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 1770-1827﹞生於德國波昂﹝Bonn﹞,母親是廚子,父親是嗜酒成性的音樂家。他們是從荷蘭移居德國的。貝多芬童年非常不幸,父親經常半夜酒醉歸來,把他從床上拖起,督責他練習彈奏鋼琴。貝多芬永不因為貧窮、困乏、勞苦和沒有父愛的生活而氣餒。

  成年後,貝多芬移居維也納﹝奧國的首都﹞。從1791年到1809年的18年間,奧國和法國發生四次戰爭。貝多芬在寫給德國友人的信中說:「鼓聲和砲聲連綿不斷,人們痛苦不堪。」但在1802到1808六年間,他以非凡的速度,作了下列的樂曲:

  1. 五首交響曲﹝第二號至第六號﹞。
  2. 第三和第四號鋼琴協奏曲和小提琴協奏曲。
  3. 三首四重奏和兩首三重奏,還有三琴協奏曲﹝Triple Concerto, 小提琴,大提琴和鋼琴的協奏曲﹞。
  4. 四首小提琴奏鳴曲和六首鋼琴奏鳴曲。
  5. 惟一的歌劇“Fidelio”的首版和第一次修正本。
  6. 神劇“橄欖山的基督” ,“彌賽曲”和“合唱幻想曲”﹝Choral Fantasy﹞。


   1809年4月,奧國向法國宣戰。一個月後,拿破侖﹝Napoleon Bonaparte﹞的軍隊攻到維也納郊外。奧國皇帝攜眷逃亡。在最壞的5月11日夜晚,貝多芬走過狼藉不堪的街道,到他弟弟的家避難,以枕頭掩蓋雙耳,希望保存僅剩的聽力。

  過了夏天,貝多芬終於重獲作曲的能力,開始寫第五號鋼琴協奏曲。也許因為有這樣的背景,這首協奏曲被當時的樂評認為有爭自由的願景﹝Vision﹞。

  這首鋼琴協奏曲的特點在於它的長度,長於他的第五號“命運”交響曲而和他的第三號“英雄”交響曲相當。當這首協奏曲1812年首次在維也納演出時,據說聽眾中有一位法國軍官聽完後大喊“C' est 1' Empreur!“﹝“這是皇帝!”﹞ ,因而得到“皇帝”協奏曲的綽號。

  “皇帝協奏曲”經常在音樂廳演出。20世紀有三位著名的鋼琴家:Rudolf Serkin, Vladimir Horowitz和Claudio Arrau。我曾在現場聽過Rudolf Serkin演奏“皇帝協奏曲” ,但智利籍的Claudio Arrau的演奏生涯最長,足跡遍及全球各國﹝除了中國和台灣﹞,因為他常常演奏“皇帝協奏曲”而得到“皇帝”的綽號。

  這位“皇帝”出生於1903年的智利,上有兄、姊各一位,父親是外科醫生,但在他一歲時騎馬摔倒而死。母親當鋼琴老師來撫養三位幼兒女。Claudio在兩歲時,就能在鋼琴前辨別貝多芬和別的作曲家的鋼琴曲。六歲時開始到處演出。當他在智利總統座前演奏後,總統安排他在國會演出,由國會通過撥款送他和媽媽到德國學琴十年。

  1984年他回到久別十七年的智利,就在聖地牙哥﹝Santiego﹞可容納五千人的大教堂內,演奏“皇帝協奏曲” ,免費招待十七歲以下的青少年,因為他們沒有機會聽他演奏。當時教堂外的廣場還有五千人站在雨中聆聽這位81歲的“皇帝”演奏“皇帝”協奏曲。七年後他過世,享年88。

  位於馬州North Bethesda的Strathmore音樂廳 ,在今年11月5日星期六晚上8點和11月6日星期日下午3點,各有一場全是貝多芬﹝All Beethoven﹞的音樂會,節目是:

Prometheus序曲﹝同名的芭蕾舞劇的序曲﹞。


“皇帝”協奏曲。 第6號“田園”交響曲。


   七歲小孩到17歲青少年免費,免費票須到票房或電話訂票﹝301-581-5800﹞,是家中有學琴小孩現場看“皇帝”協奏曲的好機會,別錯過。

  貝多芬其他著名的作曲如下:

  1. Egmont Overture:

  Egmont伯爵﹝1522-1568﹞是德國文豪歌德於1788年筆下的悲劇歷史人物。全部戲劇的配樂是貝多芬所作的,這是開始的序曲。

  Egmont是荷蘭的貴族,本來忠於西班牙國王菲力浦二世﹝Philip II﹞。他反對國王在荷蘭地區的高壓政策,但也無法支持當地的反叛軍行動,卻被國王以叛國罪斬首。

  2. Leonore Overture No. 3

  Leonore是貝多芬惟一的歌劇“Fidelio”中的女英雄﹝Heroine﹞,為了救夫而女扮男裝。貝多芬修改過四次,每次都有新的序曲。這是第三版的序曲,但最後的版本“Fidelio”也有它自己的序曲。

  3. Fidelio Overture

  “Fidelio”是貝多芬惟一歌劇的最後版本,初演於1814年的維也納。歌劇的故事很類似一百四十年後的台灣﹝1950年代﹞,你可能突然消失﹝被逮捕﹞而親人不知你的下落。貴婦Leonore因為丈夫Florestan﹝西班牙貴族﹞失蹤,為了救夫而女扮男裝,到關政治犯的牢獄當獄卒而在獄中暗地尋夫,果然找到了被關在黑牢的丈夫,最終得到總督的特赦而回家團聚,也讓愛上她﹝以為是他﹞的典獄長的女兒大失所望。

  在我的記憶中,維也納歌劇院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遭英、美盟軍炸毀,十年後重建落成開演的第一部歌劇就是貝多芬的歌劇“Fidelio”。我曾在1990年代初期兩度來到這家歌劇院看過兩次歌劇:多尼采堤的“蘭瑪摩耳的露西”﹝Donizetti's “Lucia di Lammermoor”﹞和華格納的“洛安格林”﹝Wagner's “Lohengrin” ,裡面的新娘進行曲就是現今的”Here Comes The Bride”, 參加過婚禮的人應該都熟悉的﹞。

  4. Choral Fantasy - Fantasy for Piano, Choir and Orchestra

  貝多芬這一部鋼琴、合唱和交響樂團的龐大作曲是1808年和他的第5號﹝“命運”﹞、第6號﹝“田園”﹞交響曲一起首演的。事先他請詩人Christoph Kuffner寫了這首歌詞的詩。原文為德文,其英文譯本如下,我無法譯成中文的詩,因為詩,無論是舊或新,都非我所專長。

  Graceful, Charming and Sweet is the sound

  Of our life's harmonies,

  and from a sense of beauty arise

  Flowers which eternally bloom.

  Peace and joy advance in perfect concord,

  like the changing play of the waves.

  All that was harsh and hostile,

  has turned into sublime delight.

  When music's enchantment reigns,

  speaking of the sacred word,

  magnificence takes form,

  The night and the tempest turns to light:

  In outward peace and inward bliss

  Reign the fortunate ones.

  All art in the spring's sun

  Lets light flow from both.

  Greatness, once it has pierced the heart,

  Then blooms anew in all its beauty.

  Once one's being has taken fight,

  A choir of spirits resounds in response.

  Accept then, you beautiful souls,

  Joyously the gifts of high art.

  When love and strength are united,

  God's grace is bestowed upon 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