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勒斯登和仲夏夜音樂會

Main Menu | 2012 | 2011 | 2010 | 2008 | 2007 | 2006 | 2005 | 2004 | 2003 | 2002 | 2001 | 2000 | 1999 | 1998 |

 

 德勒斯登和仲夏夜音樂會

馬作忠

August, 2012 

        1945年2月13日,我還不到8歲,那時發生在身邊的事都已忘記,更不可能知道發生在遙遠的德國德勒斯登(Dresden)的事,也想不到有一天我會經過那裡,停留了三小時。那一天英國 773 架轟炸機飛臨德勒斯登上空,投下無數燒夷彈。接著 527 架美國重轟炸機炸了兩天(德勒斯登沒有高射炮)。這是英國發明的一種摧毀整個城市的作法﹕當中彈地區起火燃燒,高熱(可能熱到攝氏一千度)空氣上升到高空,近地面的冷空氣迅速往燃燒處補充,連帶把人吸進而燒死,甚至成灰,這叫作“Fire Storm”(火燒的風暴)。德勒斯登的建築物大多燒毀(直立著而沒有倒塌),六十五萬人口(其中一半是來自東部邊境的難民,因為蘇聯軍隊已戰勝往西推進)中,據英美方估計燒死了三萬五千人(很多人被燒成灰所以死亡人數很難確定),戰後德方的估計高達13萬3千5百人。我覺得當雙方估計相差太大時,取其中間數,大概8萬人吧。

德勒斯登位於德國東部的易北河(Elbe)邊,建城於1206年,幾百年發展下來,曾被一位波蘭國王兼管,那位國王除了會生小孩(三百位兒女)之外,還喜歡藝術,所以德勒斯登有很多美麗的巴洛克(Baroque)建築物,其中的茨溫格爾宮(Zwinger Palace)從十七世紀就改為博物館。所以德勒斯登有“北歐的佛羅倫斯”之稱。 戰後德勒斯登和東德屬於共產黨,所以在1989年共產解體之前,去那裡觀光幾乎不可能。1994年我們參加東歐旅行團,遊柏林之後,在去下一個宿夜站的捷克布拉格的半途中,就在此鎮停留三小時,包括吃午餐。我們停留的地方是易北河邊的一個廣場,中央有座騎馬的雕像(騎馬的人是不是那位多子的國王,我不知道)。背著河站立,右邊是森伯(Semper)歌劇院,前面是茨溫格爾宮,左邊是大教堂(還在整修)。導遊告訴我們,這二座建築物和廣場附近其他的建築物都毀於二次世界大戰。這三座完全是仿照原來的形狀重建的。我走到歌劇院門口想進去,但門鎖著,由於時間的限制,也不能進去王宮裡的博物館和藝術館參觀。

那一天是1994年9月22日。第二年的2月13日,我在英文華府郵報讀了德勒斯登被炸50週年的記念文章和當時炸後的照片﹕豎立著被燒黑但沒倒的建築物,現在每次看德勒斯登那個廣場四周的照片,我腦海中立刻呈現著被炸後的德勒斯登的影像。

德勒斯登不是軍事基地,為什麼會被炸呢?1945年初,蘇聯軍隊已打入德國東部向西推進,拿下德勒斯登是指日可待的事。原來那時候雖然英美聯合作戰,但英相邱吉爾是主策者,他的目標除了澈底摧毀納粹黨的軍力外,還要阻止蘇聯。美國總統羅斯福、英相邱吉爾和蘇聯的史達林一月中才在雅爾達舉行三巨頭密談(那次還出賣了中國)如何劃分戰後的歐洲。邱吉爾要讓史達林目睹英美聯軍威力的強大,同時要讓蘇聯拿下的德勒斯登是座死城(Dead City),因此決定轟炸。轟炸的結果,是否嚇阻了蘇聯,不得而知,但蘇聯得到的是一座死城,則是事實。那幾萬死難者可說死得冤枉。

1996年4月26日星期六下午,內人和我,還有親家夫婦(大女兒的公婆)一起在紐約大都會歌劇院,看歌劇“波希米亞人”(La Boheme),演出前出來一位男人,自稱是經理,我立刻聽到四周有“Uh oh”的聲音,因為這種情形都是宣佈臨時更改角色的。要知道很多歌劇迷是專為某人而來,並不喜歡臨時變更的。那一次倒不是,他宣佈女高音Angela Gheorghiu和男高音Roberto Alagna已於上午結了婚。這是喜事,大家都熱烈鼓掌。他們兩人是戲中的男女主角,演的又是情人,所以那場戲除了預期的美好外,還有點喜氣洋洋。這兩位可說是古代的所謂金童玉女,現代的俊女和帥哥。他們兩位的歌唱我都收錄在“燦爛星光”的DVD,但最難得是他們出現在以下的DVD。

這一張DVD叫“Classics on A Summer's Evening”(仲夏夜的音樂會),是1999年7月11日在德勒斯登的森伯歌劇院前的廣場,是戶外的音樂會。演奏台就在歌劇院門前和一座騎馬雕像之間,那位騎在馬背上的就是生了三百多位子女的國王叫Augustus The Strong (能生那麼多子女當然強壯啦)。

這場音樂會的指揮是 Giuseppe Sinopoli,台上的樂團大概是歌劇院的,合唱團則包括歌劇院的加上教堂的詩班,相當浩大。由於場地我熟悉,也見過這對夫婦在新婚當天唱戲,因此對於這張DVD(定價$ 29.99)倍覺親切。除了音樂美妙外,片中常出現高空腑覽德勒斯登的鏡頭,包括易北河上的橋和公路,證實它是個美麗的城市。

這場音樂會一共有十三個節目,只包括三位作曲家,就是浮爾第(Verdi),普契尼(Puccini)和比才(Bizet)。管絃曲四支都是歌劇的序曲,三支是合唱曲,剩下六支都屬於那對年青夫妻,除了同唱兩首愛的二重唱(Love duet)外,各人還獨唱兩首詠嘆調。片中的歌唱都有英文字幕。

1.歌劇“茶花女”序曲

浮爾第的序曲,大多暗示劇情,這首序曲開始很哀傷,因為那是最後一幕茶花女將死的音樂。接著的旋律(當鏡頭轉到易北河上時)是在第二幕中,當茶花女答應男友父親的請求離開男友,老父走開後,男友由巴黎籌錢回來時,茶花女哭著問他“你愛我嗎?你能愛我像我愛你一樣深嗎?”

2.歌劇“奧特羅”中的二重唱

這是威尼斯帝國將官奧特羅(Otello)率艦出征勝歸來和妻子久別勝新婚的二重唱。這部歌劇雖然也是浮爾第的傑作,但我個人並不喜歡。

3.鐵匠大合唱

歌劇“遊唱詩人”(Il Trovatore)中,那群吉普賽 (Gypsy) 人在山上唱的歌,我讀小學六年級時音樂老師就教我們唱了。可見台灣那時音樂水準有多高,可惜後來反共歌曲出籠,拉下了台灣的音樂水準。

4.歌劇“卡門”中的“花之歌”

士兵唐荷賽(Don Jose)因幫助卡門逃走而坐牢,出獄後來找她,沒多久,軍營晚點號角吹了,他急著回營,卡門生氣,懷疑他對她的愛,唐取出她初見面時擲給他的花,唱了這首“花之歌”,內容是“這是妳當初丟給我的花,我坐牢時一直保存著,雖然已經乾枯,但芬香仍在,我閉著眼,一坐就數小時,聞著花香,想像妳的臉孔,詛咒妳,為何要遇到妳?可是我立刻又罵我自己,我發現我心裡只有一個念頭,一個希望,就是再見妳一面,啊,卡門,我是妳的,我好愛妳”。

5.歌劇“蝴蝶夫人”中“那美好的一天”

由於東西方文化的差異,雖然已經是二十世紀,這一樁美國海軍中尉和日本少女的婚姻註定是一樁悲劇。這一首普契尼的“蝴蝶夫人”中“那美好的一天”是她丈夫回美三年毫無訊息,女僕懷疑男主人會不會回來時蝴蝶唱的﹕「那美好的一天來到時,有一艘軍艦,將由遠方海平線緩緩駛進港口。可是我不會去港口會他,我將在山頂上等候,也許等很久,我不在乎,他會由山下上坡走上來,遠遠地呼叫我的小名,可是我不回答,我要躲藏起來。別怕,我相信會有那麼一天的,我對他有信心」。沒錯,他回來了,帶著新婚的洋婆子妻子,要來帶他和蝴蝶所生的兒子回美,真是情何以堪?於是她切腹自殺,正是當他由山下跑上來呼叫她的小名時!

 

        6.歌劇“Nabucco”序曲

見本文第13項

7.歌劇“卡門”序曲

這是一首很雄壯動聽的樂曲,裡面鬥牛的旋律很多人都很熟悉的。

8.歌劇“命運之力”中的“上帝給我平安吧!”

在所有男女間的愛情故事中,歌劇也好,現實世界也好,我以為浮爾第的這一部“命運之力”中的愛情故事最為悲慘。也許因為這樣,這部歌劇的序曲,開頭幾個音節,和貝多芬的“命運交響曲”有異曲同功之效果,都代表命運在敲門。歌劇開始,一位少女的男友到家中找她,那位不喜歡他的老爸拿了長槍指著他,要他把他的手槍丟到地上,他依照指示,把手槍丟到地上,誰知手槍觸地走火,射死了老爸。他和她立刻逃走,雙方失去連絡。她的哥哥發誓找到天涯海角也要找到而且殺死他們兩人替老爸報仇。兩位男生彼此互不相識,改名換姓從了軍,踫巧在一起作戰,他還救過她的哥哥一命,兩人成為好友。後來她大哥知道這位好友就是殺父仇人,雖然他再三解釋那是手槍走火的不幸事故也沒有用,兩人決鬥,一路來到修道院門前,她的大哥不敵受了重傷,奄奄一息。她多年來打聽不到男友的下落,躲在這家修道院,唱這首悲傷的歌“平安,主啊,讓我得到平安吧!”,嘆息她這麼悲苦的一生,修女每天送來食物給她也不過是延長她的哀痛而已。唱完之後聽到門外有打鬥的聲音,出去一看卻是失散多年的男友和倒在地上流血的大哥,她趕快去扶起大哥。臨死的大哥認得是妹妹,在斷氣之前用匕首刺死了妹妹。

         9.歌劇“托思卡”中的“燦爛星光”

畫家在牢獄的室外仰望滿天的星星,想到天亮後就要被槍決,唱出這首傷感動人的“燦爛星光”,想起女友,說再沒有比此刻更想活下去了(真是悔不當初搞政治)。唱完後女友興沖沖地趕到,告訴他好消息,他們可以相偕遠走高飛了,可是他仍舊必須經過行刑步驟,不過那槍決是假的,用的不是真彈。可憐她被警長騙了,行刑是真,男友死了,她也在追兵趕到逮捕她之前由監獄高牆上跳下身亡。這大概是惟一的男、女高音和男中音三位主角都死亡的歌劇。

         10.歌劇“Luisa Miller”序曲

我從未看過這部歌劇,也沒有聽過其錄音。其故事簡單說來,少女Luisa是老兵Miller的女兒和主人伯爵的兒子相愛,兩人的父親都反對,後來兩人相偕服毒殉情。這首序曲聽來並無特殊之處,如果是暗示劇情,那麼其詠嘆調並不很動聽。

11.歌劇“蝴蝶夫人”中的愛情二重唱

美國海軍中尉平克敦(Pinkerton)在日本買來一位少女當新娘,這是兩人進洞房的二重唱,也是“蝴蝶”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候,此後每況愈下,終至切腹自殺。

12.歌劇“阿依達”中的凱旋慶祝,有名的大軍進行曲(Grand March),包括合唱和芭蕾舞,是這場音樂會的high point 。

13.被捉去巴比倫的猶太人的思鄉曲              

 

 浮爾第(Giuseppe Verdi 1813-1901)可說是最偉大的義大利歌劇作曲家。他寫了很多部旋律非常優美的歌劇。他的第一部成功的歌劇叫“那不可”(Nubucco) ,是有關巴比倫(Babylon )內部爭王位和殘害猶太人的故事。結局是廢王那不可在向耶和華祈求後奪回王位,釋放待刑的猶太人,毀滅所有偶像,隨已信教的女兒加入猶太教。我不知道聖經是否如此記載,但這是歌劇的故事。這一首合唱曲“回憶往時”是猶太人的思鄉曲,也是愛國歌曲,給當時義大利人爭自由爭自治的政治行動很大的啟示和激勵。  歌劇初演於1842年,59年後浮爾第逝世(享年88歲),在葬禮遊行中,民眾自動自發地唱出這首合唱曲。當時還沒有雷射小盤(CD)和隨身聽,民眾居然能唱出此曲,對我來說真是不可思議。

        我在這一張DVD開始之前,加上一段由電視“古典綜藝節目Classic Arts Showcase”錄來的影像,是森伯歌劇院被炸毀前和重建後美侖美奐的情景。配樂是Weber的“魔彈射手”的序曲。

很多音樂家尤其是指揮壽命很長,但這場音樂會的指揮Sinopoli,於2001年4月20日在柏林指揮歌劇“阿依達”時,心臟病發作而死在指揮台,享年55歲。

捷克位於德國的東南方,有條河叫莫爾島河(Moldau), 捷克作曲家史美塔那(Bedrich Smetana) 寫了交響詩“我的祖國”組曲,其中曲調最優美的是“莫爾島河”。2002年8月中旬,莫爾島河氾濫成災,莫爾島河河水流到德國,叫易北河。易北河在德勒斯登那一段,夏天時水深2公尺,2002年8月16日高到9.16公尺(打破1845年8.77公尺的最高紀錄),因此這場音樂會的地區儘成澤國。德勒斯登可說是多災多難的城市。

 附註: 台灣也有這張 DVD,翻譯成“仲夏夜的愛情二重唱”,我在網上找到惟一的網站,照抄如下﹕

內容大綱﹕ 這份現場演出完成於1999年7月11日,本片兩位歌唱家阿藍尼亞與喬琪歐夫婦新婚不久之際。一人是黃金男高音新世紀的絕對人選,另一位則是當代頂級首席抒情女高音。這也是這對首席歌唱家首次在國內發行的現場演出實況錄影。 特價 NT 7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