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憂鬱症

Main Menu | 2007 | 2006 | 2005 | 2004 | 2003 | 2002 | 2001 | 2000 | 1999 | 1998 |

 

漫談憂鬱症﹝Depression﹞

馬作忠

September, 2007

The Puzzling, Tragic End of A Golden Couple

 

  1961年我還是醫學生到台大精神科實習時,一位教授帶我們去參觀錫口療養院。療養院名稱很好聽,實際上是把精神失常的病人關起來﹝Lockup﹞的地方。那時候,很多現在有效的精神病藥﹝Psychotropic Drugs﹞還未發展上市,對於精神失常尤其是可能危害別人或自己的病人,惟一的辦法就是關起來,不是關到監獄,而是關到療養院或是醫院的精神科病房。

  那一天有個影像,經過這麼多年了我還記得清楚,就是一位女病人,低頭畏縮地坐在幽暗的房間角落地上,雙手抱著膝蓋,不動。教授說她是患了嚴重的“憂鬱症”的病人,她的餘生可能就這樣一直在角落上坐著。

  後來我知道憂鬱症的病人會有自殺的念頭,但最嚴重的病人只能坐在房間的角落或躺在床上不動,連自殺的能力都沒有,反而病情好轉時,有了力量去自殺,這是很矛盾的事。當年沒有藥物能治憂鬱症,最嚴重的病人,惟一的療法是“電擊治療法”﹝ECT=Electroconvulsive Therapy﹞,也就是用電流衝擊頭部,引起病人全身抽筋﹝像癲癇症病人發作時﹞,看起來很野蠻的療法,但很有效,我親眼見過一次。副作用是有可能失去記憶力或頭痛。其實這種療法現在還使用,是對付藥物完全無效的病人的最後一招。

  人的自殺原因當然很多,但可能患了憂鬱症的原因最多,也是可能預防的,所以我們都應該有這一方面的知識。

  1986年秋天,三女兒進了維州大學﹝U Va﹞,有一次我們去探訪時,她說隔壁的宿舍,有一位讀工程的華裔學生持手槍自殺。我聽了很難過,替他的父母難過。我能想像出原因。他可能因為情變,但也可能因受到很大的壓力,特別來自華人的望子成龍和望女成鳳的心理。可是人生在世,都要承受外界的壓力,絕大多數的人都不會產生自殺的問題,少數無法適應的是因為精神失常。至於為什麼呢?是基因呢?還是環境的影響?我們還不清楚。

  今年8月1日華府郵報有一則新聞,我電郵轉給朋友,戲稱為“現代愛情故事” ,內容大致如下:

  一對住在紐約市已同居12年的男女,不祇是郎才女貌,因為女的貌美之外還有才華,男的是藝術家。數星期前,40歲的她自殺,留下35歲的他,朋友們都知道對他的打擊很深,但不知到底有多深,直到兩星期前才知道非常深,因為他走到海邊投水自盡,留下遺書說他找她去了。這不就是現代的“羅蜜歐和朱麗葉”嗎?可是仔細讀了很長的詳細報導﹝有興趣讀的可上我的網頁williemaar.jay20151.com按本文的Link﹞,我可以推測這是兩位精神失常的病人碰巧湊成一對,因為他們一直認為政府有陰謀對付他們,常有人跟蹤他們等等。

  憂鬱症是一種精神病,它牽涉到我們的身體、心情和思想。在身體方面,它影響到我們的飲食和睡眠。在心情方面,它影響到我們對自己的感覺。在思想方面,它影響到我們對事物的看法。這和單純的“心情不好”不一樣。心情不好會過去,可是得到憂鬱症,你不能指望說“你該好好振作起來”而好轉。沒有治療的話,症狀有可能持續終生。

  憂鬱症的症狀如下,但並不是每一個病人的症狀都一樣:

 1. 經常感到悲哀或焦急

 2. 常有毫無希望的感覺或悲觀

 3. 感到內疚和無助

 4. 對本來喜歡的娛樂或嗜好毫無興趣,包括性生活

 5. 容易疲乏

 6. 記憶力和注意力減退

 7. 失眠或睡眠過度

 8. 胃口不佳以致體重過輕,但也可能吃得過胖

 9. 有自殺念頭或自殺未遂

 10坐立不安

 11經常頭痛或身體別處疼痛,或消化不良

  憂鬱症的原因仍舊不明,雖然有家族性或遺傳性,但後天的影響例如家庭、學校或工作場所的壓力都可能是誘發的原因。近年來醫學研究者發現我們身體上重大的變化﹝例如中風、心臟病發作、巴金森症和荷爾蒙變化﹞也會引起精神的變化,使病人灰心而不在乎身體的安危。還有親人死亡、愛情挫折、經濟困難或其他重大壓力也能誘發憂鬱症的發生。

  婦女得到憂鬱症的數目是男性的兩倍,可能由於女性荷爾蒙的變化。很多產婦發生產後憂鬱症,但多是短暫性的。如果是嚴重的憂鬱症,就必須治療。最嚴重的大概是2001年德州一位婦女在浴缸淹死5位兒女,她被判因發瘋而無罪﹝Not Guilty by reason of Insanity﹞。發瘋是因產後憂鬱症。

  男性的憂鬱症常被酗酒、嗑藥或工作過度掩蓋。其症狀常常不是感到無助和無望,而是生氣、坐立不安和灰心,所以較難診斷出來。就是自己知道有問題,也不願意求醫,所以更需家人的支持和鼓勵。美國很多工作場所有精神醫學工作人員幫助職工人員了解憂鬱症是需要治療的病。

  有些人以為人老了,發生憂鬱症是正常的現象。錯了,正常老年人應該和我一樣,滿足於老年退休的生活,所以老年人要是得了此病,一樣的不正常,應該治療的。不過老年人因此而看醫生的話,是光說身體如何不對而不提心理的無奈、無助和無望的感覺,因而可能得到治標﹝身體的病痛﹞而非治本﹝憂鬱症﹞的治療。

  小孩的憂鬱症是近二十年來才被醫學界重視的病。患此病的小孩可能裝病﹝身體上的病﹞不上學,或擔心父母親會死,或容易生氣,在學校製造糾紛、不積極、不滿和覺得不被了解等等。由於小孩身心都在發育和發展階段,所以很難辨別那些是正常的行為或是憂鬱症。如果父母擔心小孩行為有了改變,或老師覺得小孩變了﹝Not himself﹞而小兒科醫生找不出身體的毛病,就應該送去專看小孩的精神科醫生會診。

  診斷一旦確定,現在治療憂鬱症,比四十六年前我看到那位坐在幽暗的角落的女病人時,好得多了。如果那時候已有現在的抗憂鬱症藥﹝Anti-Depressants﹞,她就不必被關在療養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