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2007年6月1日

Main Menu | 2007 | 2006 | 2005 | 2004 | 2003 | 2002 | 2001 | 2000 | 1999 | 1998 |

 

日記─2007年6月1日

馬作忠

July, 2007

Dream of defies loss of Limbs

Kellie Lim

Kit Armstrong's Website

Fantasie Impromptu Op.66 - Kit Armstrong

Kit Armstrong on Late Show w Letterman

  我有一部車維州的牌照期滿,趁此機會換成馬州的。我不知道馬州的汽車管理處在那裡,怎麼辦?想起4月24日星期六參加教會在大瀑布公園﹝Great Falls Park﹞的烤肉活動時,和數位弟兄聊天,知道有高科技產品叫GPS Monitor,裝在車上可以帶你去任何地方。一位弟兄說要是早三十年有這樣的產品,他一定可以多活三年,因為每次他開車去華府時總是迷路。其實迷路並不稀奇,我一生中迷路已不知多少次。我曾自吹在紐約市和華府周圍30哩,沒有我不知到的地方,那也是迷路得來的結果,也不見得因此而折壽三年。高科技產品固然有其神效,但也得看是不是Cost effective﹝划算﹞。我還是施展我的舊技,也就是低科技的方法,拿出電話簿和地圖,順利地找到位於Gaithersburg﹝蓋城﹞的汽車管理處。

  維州的汽車管理處到處有分處,但整個蒙郡就這麼一家,別無分號。廣大的停車場找不到停車位,只好順“Overflow Parking”的指標找到停車位後步行十分鐘才進門排隊。排了十五分鐘後,被送去一處“Document Review”,排在15人之後,站著又等了四十分鐘,收了我的文件,給我一張表格去填和號碼牌D205,終於可以坐著等,從D168等起,前後足足等了兩小時才拿到牌照,花了$146﹝ouch﹞,有效兩年。我的車原來﹝1989﹞是登記在馬州,後來搬去維州,現在又搬回馬州,因此不需再繳州稅,也不需再檢查﹝Inspection﹞,算是得到優待。

  維州的駕照號碼和社安號碼一樣,這是很愚蠢的作法,去年開始改用不同的號碼,而且在駕照一年內期滿的人可以去申請新照,去年我就換了新照,有效到2012年,可是現在我必須換成馬州的,因此拿到牌照後就去排隊換新駕照。這次只排五分鐘,是一位印度婦女,她說必須有出生證明或護照,我都沒帶。我要是聽她的話掉頭就走就好了,千不該萬不該說出我以前有過馬州駕照的,她立刻給我號碼牌A145,從A113等起,將近2小時終於輪到我,是位黑女人,她打了電腦,看到我放在桌上的牌照和產權證,她拿去看,又敲了電腦,起身去,一位白人婦女和她一起來,看了看電腦,我說我在1992年以前有過馬州駕照。白女人說1994年以後電腦才儲存有照片的資料,所以我必須和第一次申請駕照的同等處理:必須有出生證明或護照。那兩小時我完全是白等了,還是必須再跑一趟。我是遭受魚池之殃,只是不知道是恐怖份子的魚池或非法移民的。從11點半等到3點半,還好省了午餐。

  晚上八點我有本季最後一場的音樂會,在Strathmore Hall。雖然天熱,我仍舊走路去,才35分鐘嘛。7點出門前,我看到了ABC News最後一項“Person of the Week”,報導一位26歲東方人臉孔的女子,她的事令我好感動,一路上我都在想她的事,決定寫出來登在《維聲》。

  今晚的節目有四項,第一項的“仲夏夜之夢”和第四項的“第四號﹝意大利﹞交響曲”我都很熟悉,是孟德爾遜﹝Felix Mendelssohn 1809-1847﹞所作的,天才短命的作曲家。第二項是莫扎特的第20號鋼琴協奏曲。多年前我在電影院看過“Amadeus”那部電影後來得了那一年的奧斯卡最佳影片金像獎。“Amadeus”是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1791﹞的中間名字,那部電影的中譯名就叫“莫扎特傳”。電影開始的音樂就是今晚這首鋼琴協奏曲的開端,結尾的配樂就是第二樂章的開始,都是憂傷的音樂,後來我就完全熟悉了這首樂曲。莫扎特是位神童,五歲時開始作曲,六歲時到處公開演奏,包括在奧匈帝國的女皇Maria Theresia面前演出,他在短短35年生命中,所作的樂曲可能比任何作曲家多。我現在所有的DVD中,就有他的13首交響曲,14首鋼琴協奏曲,四首小提琴協奏曲,三首小提琴奏鳴曲和六部歌劇,比任何作曲家的多。

  今晚演奏這一首鋼琴奏曲的是Kit Armstrong。從他的姓名看不出,但他出場時居然是一位東方臉孔的男孩,我猜是15歲﹝後來資料證實我猜對了﹞。我坐在第二排中央偏左,所以他雙手在琴鍵上游走的情形我看得一清二楚。我的眼光除了掃瞄左右的弦樂組﹝後面的管樂組我看不見﹞外,都是盯著他和他的雙手,非常enjoy這一次音樂會。

  Kit Armstrong的天才,倒是很像莫扎特,五歲開始作曲和學琴。七歲時讀中學之外還得到加州的Chapman大學的獎學金而成為半時的學生,兩年後成為全時的研究所學生,目前就讀於倫敦的皇家音樂學院。在美國大學就讀時,他就當眾表演過,得過獎,也和著名的交響樂團協奏過。目前除了今晚和巴地摩交響樂團﹝Baltimore Symphony Orchestra﹞的演奏外,將和英國的BBC交響樂團演奏。他的作曲包括鋼琴曲、中提琴奏鳴曲、四重奏、五重奏、六重奏、一首鋼琴協奏曲和一首交響曲。他的交響曲是七歲時作的,曾由太平洋交響樂團﹝Pacific Symphony Orchestra﹞演出過。

  今晚音樂會的主題是“天才之夜” ,原來是用心良苦,介紹古今三位天才兒童:18世紀的莫扎特,19世紀的孟德爾遜和21世紀的Kit Armstrong。天才短命是過去環境衛生和貧窮所引起的,21世紀的天才應該和短命無關。

  回家後上網找資料,找到“You Tube”裡兩段影像,一段是Kit Armstrong七歲時彈蕭邦的“即興幻想曲”和他在CBS深夜的Talk Show﹝David Letterman﹞中彈他作的鋼琴曲。因為任何人都可貼上評語,有人說:“難道莫扎特決定來投胎轉世嗎?”另一位說:“不是啦,這是全新的天才“。

  我完全看不出Kit是混血兒的地方而是百分之百的東方小孩,就是找不到資料證實。他可能是Armstrong領養來的,或是娶東方女人拖油瓶來而認養的。無論如何Armstrong運氣真好,有這麼一位天才兒童的兒子。

  至於那位26歲的東方女郎呢?那是告訴我們她如何克服悲慘的命運。她在八歲時得到腦膜炎,幾乎喪生,雖然活了下來,但她的兩支小腿、右前臂和左手第一、第二和第三指都必須鋸斷,因此,她只剩下左手的第四和第五指。十八年來她克服了身體上絕大的缺陷,今年5月27日,她得到南加州大學醫學院的醫學博士,即將開始她的小兒科住院醫師訓練,我相信她會是一位出色的醫生。她的姓名是Kallie Lim,父母是華人移民,住在密州﹝Michigan﹞,父親是化學工程師,母親於二十歲時雙眼失明,但仍舊在家主理三餐和接送小孩上下學,已於三年前逝世,未能參加女兒的畢業典禮,Kallie說她答應母親一定要作好醫生。

  我將把她的照片和詳細報導的新聞放在我的網頁 williemaar.jay20151.com , 我以為這是我們給子女最好的教育例子,倒不是必須當上醫生,而是她的人生遭遇那麼悲慘都能克服,那麼我們有什麼困苦,比起來算什麼呢?

  6月1日,我退休剛滿四個月,一天中身體上和心靈上承受了這麼多,真感謝主又讓我過了一天,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