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孫女的來信

Main Menu | 2007 | 2006 | 2005 | 2004 | 2003 | 2002 | 2001 | 2000 | 1999 | 1998 |

外孫女的來信

馬作忠
Sept. 2006
Chloe和巴黎鐵塔
Chloe和拿破侖出生地
Chloe和法國少年

  今年暑假,14歲的外孫女Chloe自己一個人去法國度假,寫了一張明信片給我,全文如下:

Dear Akon,

How are you? I’m having so much fun! We’re at the pool right now. Today at the beach there were jellyfish all over the place, in almost every wave. A lot of people were catching them and putting them in a bucket. There must have been more than fifty jellyfish in the bucket!

I haven’t been able to learn wakeboard because of all the jellyfish, but we can see a lot of pretty fish from the boat in places like the photo on this post card. I’m out of room now, but may be I can see you in a few days when I get home. (heart) Chloe

  翻成中文大意是她在那兒玩得好高興,不是在游泳池就是在海灘。海水有很多水母,很多人去捉來放在桶內。也因為水母太多,她無法學滑水板。她們坐船經過明信片的地方﹝山璧和奇形怪狀岩石﹞的水邊時看到很多美麗的魚。

  Akon﹝阿公﹞是孫兒女們對我的專稱,對於內祖父則稱為“Grandpa”。這是我們兩對祖父母協商後的決定,以避免小孩牙牙學語時的困擾。後來證明我佔了點小便宜,因為小孩都是先學會叫“Akon”後才學會叫“Grandpa”。

  今年暑假六月中,法國一位醫生的15歲女兒來我的大女婿家中住了二星期多。除了華府外,他們全家還和她去紐約市玩。Chloe在7月24日一個人坐飛機去巴黎,對方父母親去機場接她,遊了巴黎鐵塔後回去一百哩外的家,然後全家和她去一個叫Corse﹝英文叫Corsica,中文是科西嘉﹞的小島度假,Chloe在八月十五日回到家。

  科西嘉在法國本土的東南方,地理上的位置類似中國大陸和東南方的台灣。所不同的是台灣是中國向荷蘭以武力搶過來的,科西嘉則是法國向義大利買來的﹝1768年﹞。數年後,法國還將北美洲路易絲安娜地區賣給獨立不久的美利堅合眾國。兩百多年後﹝一年前﹞路易絲安娜州尤其是紐奧良市﹝以French Quarter著名﹞淹水,因為早已過了保證期間,不能退貨。科西嘉卻成為歐洲人尤其是義大利人度假的勝地,可見法國人生意眼的精明。

  Chloe在給我的明信片說她玩得高興,那已近假期尾聲。其實在第一個星期,她非常想家﹝home sick﹞。她父親租了一個歐洲的手機讓她帶去,所以她能天天打電話回家。最主要一點是吃不習慣,倒不是因為沒有中國菜,而是因為法國人常常只吃麵包和乳酪。

  Chloe回家後第三天,我去看孫兒女們﹝兩男兩女,由16歲到6歲﹞,她緊抱著阿公,晒得像小黑人。我問他們如何去那小島?她說要坐7、8小時的渡輪﹝Ferry﹞,傍晚上船,早上到。這倒很像1963年7月13日晚上,我在金門料羅灣上海軍登陸艇﹝還提心吊膽,怕敵方砲擊過來﹞,第二天早上到達高雄,正式從軍隊退伍。所以我們祖孫兩人都有坐船的經驗。

  Chloe已有些照片,在這高科技時代,看照片必須坐在電腦前。Chloe將她的照片弄出來看,我要她電郵一些給我,但她還不會。她哥哥會,要我寫下號碼,他會電郵給我。有一張是Chloe站在一住家門口,頂上有“NAPOLEON”和一些法文,她說那是拿破侖出生的房子。我問“Are you sure?”,因為我記得他在“滑鐵盧戰役”﹝Waterloo﹞失敗後被放逐﹝Exile﹞到一個小島,所以Chloe站的門口,可能是他死前住的地方。Chloe說她不知道放逐的事,但那裡確實是他出生的房子。回家後我就上網看拿破侖的傳記,果然他出生於科西嘉。他出生前一年,義大利將那小島包括原住民賣給法國。所以他本是義大利人,在那裡長大受教育,難怪傳記中說他的法文並不靈光。

  我本來知道的拿破侖,除了失敗被放逐,又偷回法國再度稱帝,又失敗被放逐死在一個小島之外,都是從音樂得來的。他以平民身份﹝現在還知道是外國人身份﹞ 從軍,後來帶軍打敗歐洲數個王朝,讓有民主思想的貝多芬興奮激勵而寫了一首交響曲獻給拿破侖。可是後來拿破侖稱帝時,貝多芬非常失望,刪掉樂譜上拿破侖的名字,改為獻給一位英雄,那就是第三號交響曲﹝英雄﹞的來源。俄國作曲家柴可夫斯基作了“1812序曲” ,是慶祝俄國打敗入侵的拿破侖率領的法軍。這一首“1812序曲”終曲時鐘聲和砲聲齊響,每年夏天在Wolf Trap都可聽到,包括現場砲聲。

  1990年我去歐洲旅遊經過法國,才知道拿破侖是法國人心目中的英雄,因為拿破侖時代是法國國勢最強的時候。現在由於Chloe去科西嘉度假,我才知道拿破侖是那小島的原住民。你如果想像當初中國搶來的台灣島的原住民,出了一位偉人當了中國的皇帝或總統,是否不可思議呢?法國其實就是這樣的。還有,你知道拿破侖姓什麼嗎?他姓Bonaparte。

  科西嘉面積不到九千平方公里,是台灣的七分之一,人口不到30萬,只有台灣的百分之一。原住民從事農業,島上盛產柑桔﹝Clementines﹞、杏仁、粟、kiwis和橄欖。Chloe說島上原住民不喜歡外來的觀光客,那是當然的。

  由於Chloe和那位法國女孩都是醫生的女兒,我以為她們是經過醫學團體的交換計劃﹝Exchange Program﹞所安排的。不是,是我女兒私下安排的。我的孫兒女的小提琴老師是法國人﹝她是華府國家交響樂團的樂師﹞,她丈夫的哥哥是醫生,那位法國女孩是她的侄女,因此雙方的父母才安心讓女兒隻身遠渡重洋。

  Chloe回來後也沒能閒著,因為四天後她必須拉小提琴申請加入少年管絃樂團﹝Youth Orchestra ﹞,然後隨全家南下去南卡州海邊度假一星期﹝他們每年必去的地方﹞。大孫兒暑假參加過Chamber Music Summer Camp ﹝室內樂夏令營﹞,十歲的孫兒學大提琴,六歲的小孫女也開始拉小提琴,媽媽要她拉給阿公聽,她不肯,只好下次見面再說了。

  《維聲》還不能登照片,所以我把三張照片放在網頁上:

1. Chloe和巴黎鐵塔,2.Chloe和拿破侖出生地,3.Chloe和法國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