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s和Paparazzi

Main Menu | 2007 | 2006 | 2005 | 2004 | 2003 | 2002 | 2001 | 2000 | 1999 | 1998 |


Hos和Paparazzi

馬作忠

May, 2007

 

It's a Daddy

Photo

  有人說過學習一種語言,必須學會它的罵人或粗話,才算是精通那種語言。按照這種說法,不但英文我還未精通,甚至台灣話和普通話,我也還未精通。尤其是當今電腦網路的盛行,罵人或粗話的字,可能日新又新,要是有人用來罵我,我是一點也不知道的,就是用來罵別人,我同樣是鴨子聽雷。

  今年復活節﹝四月八日﹞前後,美國的媒體收音機和電視台發生一件轟動的事。一位有名的鐵嘴還因此而下台。起先我並沒有注意,因為種族岐視和女性岐視,在美國是層出不窮,不是新鮮的事。後來事件鬧大了,好奇之下,才知道原來是為了一個字“hos”。我以為那位名嘴既然指的是數位女人,是多數,那麼單數就應該是“ho”了。每年聖誕,我們都聽到聖誕老人‘hohoho’的笑聲,你可以‘hohoho’ ,怎麼‘ho’就不行?。我有一位中學同學姓侯,我們都叫他‘老猴’。如果有一天我在街上碰到他,大叫‘老猴’,會不會引起行人異樣的眼光呢?茲體事大,我非搞清楚不可,所以就上網去作Google Search。‘ho’的尋找結果,有244,000,000項,都無關罵人的話。至於‘hos’ ,還不到一半多﹝104,000,000項﹞,也多與罵人無關。第一項HOS是上市公司的股票,第二項是新音樂的網站hos.com,第三項是聯邦政府有關營業時間﹝Hours-of -Service,簡稱HOS﹞的法令規章。第四項是網路百科全書Wikipedia對‘hos’的定義,共有23條,最後一條提到‘hos’是聚在街上的一群妓女。

  Google Search的第五項是發現地心引力的牛頓﹝Newton﹞的生平。第六項是荷蘭阿姆斯特丹的網站,有關五、六年級學生的課外作業。

  第七項和第八項一定是最近一星期才出現的,因為有詳細的報導這件鬧得滿城風雨的事件。前者的標題如下:

  Media Matters - Imus called women's basketball team “ nappy-headed hos”﹝艾莫斯稱女子籃球隊是一群‘捲髮的妓女’﹞

  這件事發生在4月4日早上的MSNBC電台﹝同時也在收音機電台播出﹞,主持人艾莫斯﹝Don Imus﹞在報導前一晚美國大學女子籃球冠軍賽結果時,描述敗隊紐澤西州的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球員有如一群‘捲髮的妓女’ ,接下去還稱讚勝隊田納西大學的球員好可愛﹝cute﹞。前者十位球員中有八位是黑女人,後者清一色是白女人,這不是種族岐視是什麼?一星期後數家公司中止在該節目的廣告,比各方不斷的抗議更有效,電台就開除了艾莫斯,雖然他自己認為他已再三道歉,不應該因此而丟掉工作﹝年薪至少數百萬元﹞。因此,當你需要在屋外澆花或澆草,大叫兒子給你hose時,可要小心,別讓鄰居以為你要hos。 hohoho,hahaha!你如果能在印好的字典找到hos這個字,我就請你下一次在教會的午餐。

  Paparazzi是英語中另一個有趣的字,這個字是外來字,怎麼來的並不重要﹝我手邊的字典也找不到這個字﹞,它指的是專門跟著有名人物尤其是女性跑的攝影師,中文的譯名叫“狗仔” ,這些人跟著名人跑就叫“狗仔隊”。大部分名人﹝Celebrity﹞對狗仔隊很傷腦筋,因為他們跟著,如影隨行,就是要尋找特別的鏡頭登在報紙或雜誌的首頁。當年英國王子的王妃黛安娜﹝Princess Diana﹞半生都為狗仔隊追逐而困苦,最後在巴黎也因要避開狗仔隊而發生車禍傷重而死﹝巴黎警察局最近已正式宣佈那純粹是車禍而非謀殺,因為黛安娜死後一直有被英國王室謀殺的謠言﹞。4月15日華府郵報的Parade雜誌登有一些人的年薪,其中一位35歲住在加州的Eric Ford,他是一名‘狗仔’ ,那一年他的收入是十八萬五千元,比56歲的Karl Rove﹝總統的助手﹞的十六萬五千元還多。不過Eric Ford這位狗仔比起另一位狗仔Larry Birkhead又是小巫見大巫了。

  誰是Larry Birkhead?也許你和千萬美國人同時在電視上看到,當法官宣佈DNA比照的結果,他是Nicole Smith的女嬰的生父時,Larry的雙手握拳上下跳躍,真像贏了巨額彩票﹝Lotto﹞。事實上也可能如此,因為他的女兒可能繼承數千萬美元的遺產。我一生中還未見過任何男人當了父親比他還高興的。我一直以為那位女嬰的生父,不是Nicole的律師,就是她的保鏢,因為只有他們兩位才是近水樓台先得月,我現在惟一的疑問是這位保鏢是如何當的?怎麼會讓一名狗仔追上了Nicole的床呢?

  Nicole Smith到底何許人也?根據網路百科全書Wikipedia,她的本名是Vickie Lynn Marshall﹝Marshall就是娶她還未一年就逝世的97歲億萬富翁的姓﹞,藝名Anna Nicole Smith則更為聞名。生於1967年底,死於2007年2月8日,死因相當可疑,後來判為服藥過量而非自殺。她33歲時和大她63歲的Howard Marshall結婚,從未同房過,他一年後死亡,她爭分遺產,依照德州法律,她可得數百萬元,她立約放棄,要爭一半財產,地方法院也判給她三、四千萬,但還在美國最高法院纏訟中,她出庭時,華府最高法院外的狗仔隊才龐大呢!她一分錢還未到手,怎麼會自殺呢?半年前,她的20歲兒子死亡,死因也可疑,後來也判為服藥過量。根據他所服的藥,我可以判定他生前是服用嗎啡或海洛英成癮而在戒藥中。他的母親Nicole居然將拍攝兒子屍體的權利以20萬元賣給一家雜誌,也許可見她需錢孔急吧。不論如何,她可真是個不平凡的女郎。她的不平凡,並不全因為她是個最成功的淘金女郎﹝如果打贏爭遺產的官司﹞,而是因為她是“花花公子”﹝Playboy﹞雜誌的“最佳玩伴”﹝Playmate of the Year﹞。“花花公子”雜誌每月都登有該月的“玩伴”裸體照,是由眾多的年輕女郎中挑選出來的。每年就有12位,然後選出一位為那一年的“最佳玩伴”。Nicole是1993年的“最佳玩伴” ,那一年她已26歲。再算一下,她死時39歲,兒子已20歲,因此她19歲時就已婚﹝Smith是她的夫姓﹞生子。再想一想,她以生過小孩﹝她還有個夭折的女兒﹞的身材,擊敗了當時應徵的所有未婚而更年輕的女郎。這一點就顯出她的不平凡。我相信當時她必須隱瞞已婚生子的事實,否則,她還未脫光衣服就被淘汰出局了,因為“花花公子”雜誌是很岐視年長女人的,除非是名人。我還判定商人基於打鐵趁熱的原則,“花花公子”雜誌一定會將Nicole當年的裸體照再回鍋登出來增加銷路。果然不錯,我去書店逛過,五月份的“花花公子”果然登出1993年Nicole Smith的裸體照。96歲的Howard Marshall會娶Nicole,一定是因為她曾經是“花花公子”的“最佳玩伴”。

  Marshall家族的律師已說Nicole的女嬰是連一毛錢也得不到的。如果真的那樣,我們也不必替Larry擔憂,因為他說過他要將他的故事出賣成書和拍成電影。至於他還會不會support他的女兒,God help her!

  每個人都有他的故事,但並不是每個故事都值錢,除非是狗仔如何追逐到名女人的床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