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夫人

Main Menu | 2007 | 2006 | 2005 | 2004 | 2003 | 2002 | 2001 | 2000 | 1999 | 1998 |

蝴蝶夫人

馬作忠

Aug, 2005

  這是我剛得到的DVD,我覺得非常好,願意借給有興趣的兄姐觀賞。

  這是1995年一位法國導演拍的歌劇電影,拍的地點雖然在非洲,但很像故事發生的地方—日本長畸。片中演員的年齡和種族,都和故事中的相似。女高音中國籍的黃英和男高音美國人 Richard Troxell 都不是有名的,但聲音好唱得不錯,演技也很好。

  “蝴蝶夫人”(Madame Butterfly)的故事很簡單﹕女生愛男生,男生拋棄女生,女生自殺。這是十九世紀末美國作家John Luther Long 所寫的短篇小說,由 David Belaso改編為舞台劇,1900年在紐約首演成功,傳到倫敦,義大利作曲家普契尼(Giacomo Puccini 1858-1924)在倫敦看到時,覺得很適合譜成歌劇,就是“Madama Butterfly1904年初演於義大利米蘭(Milan)時失敗,他非常生氣,因為他認為這是他是最好的作品。經過修改後,同一年再演出時非常成功,此後在世界各地一直風行。內容簡介如下﹕

  駐於日本長畸的美國海軍中尉平克頓在視察他租來的新居,準備成婚。美國領事來訪,平克頓告訴領事說,他將和一位日本女士結婚,依照日本的風俗,兩人僅限於同居關係,只要他一走,兩人就宣告拆夥了。領事很不贊同,勸他不要玩弄人家的感情。平克頓在他的詠嘆調唱出玩世不恭的心態﹕在每一個港口,如果沒有找到一位女郎,生命就白白浪費了。反過來,才15歲的蝶蝶樣(Cio Cio San),因喪父為了生活和養母親而去當藝妓,對這段婚姻卻全心全意地投入。為了他,她秘密地去當地基督教宣教會受洗為基督徒(她希望跟他一起在美國鄉下教會一起敬拜上帝),後來叔父知道,非常忿怒,在婚禮中前來責罵和詛咒蝶蝶的背叛祖宗和日本的神,她的親戚也因此而離開她。這部電影中,她的叔父來去都是駕雲,是很怪異的。蝶蝶對平克頓說,她被親人遺棄,但她不覺得悲哀,因為她有他。在這種情形之下,悲劇怎能不發生呢?眾人離去之後他們倆人的愛情二重唱(Love Duet)常在音樂會單獨演出,“ 仲夏夜的音樂會”(Classic On A Summers Evening)中就有(見《維聲》第85期)。

  平克頓回美後三年了,毫無音訊,蝶蝶每天都上山眺望港口,希望看到他的軍艦。為了消除女僕的疑慮,她唱出那首最受歡迎的詠嘆調﹕“那美好的一天”(Un bel di)。黃英唱這首歌,不輸於很多有名的女高音。不久領事來告訴蝶蝶;平克頓再也不回來了。不過當他知道蝶蝶已為平克頓生下個兒子後,答應寫信告訴兒子的父親。最後平克頓回來了,帶著在美國結婚的“真正的妻子”,要帶他的兒子回美。蝶蝶知道她的一生完了,依照父親的遺訓“當一個人生活得不著尊嚴,也要死得尊嚴”而切腹。在舞台中,蝶蝶倒地而死,平克頓才高喊 “Butterfly, Butterfly” 出現。但在這部電影中,平克頓來得及抱住垂死的蝶蝶,蝶蝶望著平克頓在那哀傷感人的音樂最後的音符斷了氣。從蝶蝶睡醒看到眾人,獨獨不見平克頓,卻見到一個陌生美國金髮女郎開始,到劇終那一段,電影的處理非常恰當,足以賺取些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