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erkat

Main Menu | 2007 | 2006 | 2005 | 2004 | 2003 | 2002 | 2001 | 2000 | 1999 | 1998 |

Meerkat

馬作忠
Nov. 2006
Photo
The Whole Story

  我很少看電視連續劇,最近卻看了一部“Meerkat Manor”﹝Meerkat的莊園﹞,是在有線電視的動物頻道﹝Animal Planet﹞播放的,每星期五晚上播出,每集半小時,扣去廣告,只剩20分鐘。第一季﹝First Season﹞已播完,在13集中,我錯過兩集,但知道其中內容。第二季已播放了4集,但內容和第一季大同小異,所以只看第一季就知道Meerkat每天為了生存和扶養下一代的艱辛,和人類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中國人的祖先,自大自滿,以為中國是世界的中心,對中國以外的世界並不重視,事實上也沒有能力去注意,當然從未見過Meerkat,所以也就沒有中譯名了。Meerkat是住在非洲﹝南非﹞Kalahari沙漠邊緣地區的動物,在生物學的分類﹝我還記得是:界、門、綱、目、科、屬、種﹞,是屬於Mongoose科,Mongoose有中譯名,叫“猫鼬” ,所以Meerkat也許較近於猫﹝Kat=Cat﹞,所以我自己翻成中文為“糜猫”吧!

  古代中國人不知有糜猫,但糜猫的世界倒有點像古代中國的社會。古代中國,每個村莊多是同姓的人,例如李家莊或王家莊,要是相鄰而居的話,常因一些事件而結仇械鬥。糜猫是群居的動物,每家有其地盤覓食,相鄰兩家常因領土問題而大打出手﹝其實是用嘴相咬﹞。

  人的成長,有嬰兒、小孩、少年和成人各階段,糜猫也有類似的成長,成猫體重約一磅半,身長10至14吋,尾巴7至10吋長,因此比猫還小。嬰猫只有成猫的四分之一長,三吋左右而已。母猫每年能生三次,每次生3隻至5隻。出生三星期後就耳目都清楚,四星期後就能隨成猫去覓食。

  糜猫以吃地面和土中的昆蟲為生,但也吃蜥蝪﹝Lizards﹞、蛇和其他小動物。因為天生不怕毒液,所以也吃蠍子﹝Scorpions﹞。糜猫的前肢有很尖銳的爪,善於挖土,除了覓食之外,還能挖出縱橫曲折的地道,作為牠們的居所。1962年秋天,我隨部隊進駐金門,金門防衛司令部就在太武山的坑道﹝Tunnel﹞裡,我因公去過一次,其中景像除了較寬廣之外,很像糜猫住的坑道。因為中國人從不知道有糜猫,所以我不能說中華民國的陸軍工兵旅是向糜猫學會挖地道和住在坑道的。

  糜猫最特殊地方是能夠用兩條後肢站立﹝尾巴有幫助平衡的作用﹞,因為站著看得較遠,容易看見來襲的敵人,尤其是來自天空的大鳥。

  糜猫每家可說自成一國,每家國土大約3平方哩。女主猫是一國之主,男主猫則負責領土的方整,以尿尿劃下邊界,讓鄰國的糜猫知道不許擅入,它是國中最強壯的,所以負有國防的責任,同時監督其他男猫,不准在女主猫懷春時靠近,以保持它和女主猫交配的權利。除了這一對之外,其他的糜猫幾乎都是這一對所生下的猫。由於母猫一年懷孕生產三次,兩年後就可能有30隻猫生活在一起,其中從嬰猫、孩猫、少年猫到成猫各階段都有了。由於3平方哩的領土只夠支持40隻糜猫的生存,因此女主猫最重要的職責是控制猫口,可是牠自己不知節育,只是禁止其他女猫﹝也就是牠的女兒﹞懷孕生猫。一旦女兒猫生下嬰猫,那麼當了祖母的女主猫常會殺死孫猫和趕走女兒猫。我自己當了祖父,所以我的觀念很多和現在的中年人不同,但有一點相同的地方,就是擔心自己的青少年期的女兒會懷孕。糜猫也一樣,但不論人或猫,這都是防不勝防的事。

  這一部有關糜猫的連續劇,是敘述一家糜猫的生存故事,是英國劍橋大學十年來研究和觀察的結果。對我來說,每隻糜猫臉孔看來都同一個模樣,但工作人員能辨別,而且給每一隻猫命了名。女主猫叫“阿花”﹝Flower﹞ ,讓它的頸部帶了一個能放出放射線的儀器,加上到處放置﹝包括坑道內﹞的照相機和錄影機,所以這一家的一舉一動,都錄影下來。

  如果沒有特殊事故發生的話,這一家大小猫,天一亮就從坑道小心翼翼地冒出到地面上,先集體忙著把坑道入口處挖大,然後阿花帶隊,衝出去覓食。不論在什麼地方,總有一猫站在較高的地方站立著,眼看四面耳聽八方,注意有無敵人來襲,特別是從空中來的大鳥。其他大小貓就可以專心挖土找蟲吃。如果看到敵人來襲,那猫會發出警報,所有猫都立刻跑去附近的地洞避難。警報解除後,大家又都跑出來繼續覓食。在三平方哩內,到處有它們事先挖好的避難洞,就是居住的坑道,也有好幾處,當一處住所附近的地皮都挖過後,全家就會搬去另一處,讓最近挖過的地皮有休息的機會讓昆蟲繁殖,很像人類農田應該輪流休耕一樣的道理。

  如果一切順利的話,它們在上午吃飽後,在炎熱的陽光照耀下,會在樹蔭下午睡,下午再覓食。傍晚回家,在坑道口消磨時間,此時三三倆倆,互相整理皮毛,除去寄生蟲,可以避免生病,天黑後在外面危險,就進入坑道睡覺。沙漠地區晚上很冷,所以它們大家擠在一起較暖。因此被趕出門的猫,單身既無法保持皮毛乾淨,覓食時一邊挖土一邊須注意有無敵人來襲,效率自然大打折扣,晚上又無他猫可依靠保暖,所以生存的機會不大。

  如果糜猫每天生活都那麼順利的話,就沒有這部連續劇可演,也用不著10年的觀察了。實際上它們的生活與大部分人類一樣,順利時候並不長久,經常遭遇挫折,終生辛苦就是為了生存和養育下一代。

  連續劇開始時是它們的大好日子,因為阿花三星期前生的四隻小猫,要從黑暗的坑道出來初見天日和見見各位大、小哥哥和姐姐的日子。阿花很緊張,因為初出道的小猫,有四分之一的機會活不過當天。

  阿花的伴侶叫查佛,查佛的弟弟叫尤傻,尤傻本來是阿花的伴侶,但後來阿花被查佛搶去,尤傻毫無辦法,因為打不過哥哥。尤傻此後一直沒有女猫緣。當鄰居賴家的主雄猫被敵人咬死後,賴家主女猫守寡,尤傻想當入幕之賓也不成。

  阿花有三隻成猫女兒,叫莫札特、托思卡和黛西,還有一位很有責任心的成猫兒子,叫沙士比亞。這一天阿花的四隻嬰猫出洞和眾猫見過面後,阿花帶隊去覓食,留下嬰猫在洞口,由莫札特和數隻少年猫看守。嬰猫餓了,大姐莫札特能夠餵乳,因為糜猫成年雌猫,沒懷孕也能產乳。不久,三隻少年猫無聊,就結伴離開洞口去玩耍,其中一隻還咬著小弟弟帶著走,為的是好玩,卻不知此舉可能危害小弟的生命。果然少年猫玩過頭,忘記帶小弟回家,可憐的嬰猫被小哥遺棄在荒野,幸虧大哥沙士比亞提早回家,遇到放單的嬰猫而咬著帶回去,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有一天群猫發現牠們的一個防空洞被蛇佔住,一起在洞口大吼大叫,企圖趕走那蛇,沙士比亞被蛇咬了兩口,一處在後腿。此後兩、三天,牠得忍受痛苦和餓肚,硬撐著等候復元,其間姐姐莫札特犧牲覓食時間,在旁邊陪伴和看守,真的有如人類的人性。

  鄰居賴家有一男猫,叫卡羅,吃飽沒事幹,專門跑到這一家的門口探頭探腦。原來牠是一位情聖,先後誘姦了阿花的三位女兒,而且都懷了孕。托思卡先生下四隻小猫,老媽知道後進坑道去,我們都替嬰猫擔心,阿花會不會咬死自己的孫猫呢?幸虧沒有,老媽只是趕托思卡掃地出門,孫猫就由叔叔和阿姨們扶養。老媽始終沒讓托思卡回來。托思卡惟一生存的機會,就是找個伴侶另起爐灶,可是卡羅是隻花心猫,不能托以終身。

  莫札特也生下三隻嬰猫,祖母阿花也沒有咬死孫猫,但尤傻忽然發傻,覺得那坑道不夠安全,擅自搬動莫札特的三隻嬰猫到另一處坑道。在大家被攪得迷亂之中,其中一隻嬰兒被棄置在沙漠的豔陽下而烤死了。莫札特也被老媽趕出家門,只能遠遠地注視著它兩隻倖存的嬰猫。莫札特再三向老媽求情,終於被特准重進家門,但不久又墜進情聖卡羅的情網,“食色,性也”也見于糜猫。

  黛西一胎生下七隻嬰猫,但生在一個離家很遠的洞裡。在尤傻的幫忙之下,搬了兩隻回家,因已天黑,黛西的選擇是留在家裡呢還是去照顧那五隻嬰猫,冒著凍死的危險?結果牠選擇放棄那五隻嬰猫。

  有一天阿花帶著大家覓食,地點靠近鄰居賴家,賴家眾猫過來要搶地盤,被阿花這一家趕跑,幸虧只有流血,沒有傷亡。又有一天阿花這一家誤入賴家,牠們趕來捍衛領土,也被阿花這一家打敗,牠們立刻撒尿在新的邊界,把賴家的領土佔為己有。

  另有一天阿花這一家又誤入賴家,而且派猫下去坑道偵察,發現只有嬰猫,無猫看守,正準備對嬰猫大開殺戒時,賴家眾猫回來了,阿花趕緊帶隊撤退。

  風水輪流轉,當阿花又生下四隻嬰猫後,那天由沙士比亞看守,賴家眾猫趕上門來,要進坑道殺嬰猫,沙士比亞拼命死守,當阿花帶眾猫回家時,敵人已撤退了,四隻嬰猫安然無恙,但沙士比亞就此失蹤,很可能犧牲自己而保存了小弟小妹的四條命。

  我知道洛杉磯的動物園有糜猫,別處有沒有我不知道,你如果不能去洛杉磯,就只有向陳牧師借我錄的DVD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