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都會歌劇團百週年慶典﹝上﹞

Main Menu | 2008 | 2007 | 2006 | 2005 | 2004 | 2003 | 2002 | 2001 | 2000 | 1999 | 1998 |

 

大都會歌劇團百週年慶典﹝上﹞

﹝Metropolitan Opera Centennial Gala, Part I﹞

馬作忠

April, 2008

MET OPERA GALA

  名列世界三大頂尖歌劇團之一的Metropolitan Opera﹝紐約大都會歌劇團,其他兩團分別為維也納歌劇團和米蘭歌劇團﹞,成立於1883年,今年是該團成立125週年,我知道會有特別的慶典。幾天前收到該團電郵來的2008-2009季節﹝開始於2008年九月﹞的節目表,其125週年的慶典不在10月22日而在明年3月15日,其方式是演出四部歌劇的一幕,使用首演時的場景。這和二十五年前的百週年的方式完全不同,更使我懷念那一次慶典的盛況。

  百週年的慶典於 1983年在10月22日該團首演的那一天,有午場和晚場,各四小時,有電視現場傳播到美、加和歐洲各地。午場的壓軸節目是Mirella Freni和Placido Domingo的二重唱,晚場則是Leontyne Price和Luciano Pavarotti。接著幕再起時,台上擠滿了兩場所有演唱者,齊唱“Happy Birth Day to Metropolitan” ,幾乎網羅了二十世紀七、八十年代著名的聲樂家。那一天的下午和晚上,我都粘在電視機前,覺得這是空前絕後的音樂會,看到2008年季節的125週年慶典節目,證實我所言不假,因為如果依照那一次的方式,只需一場,而且能在台上唱的明星,雙手曲指可數。

  那一次的慶典,後來出了兩張雷射盤﹝Laser Discs﹞共四小時﹝有三分之一的節目被刪除﹞,我立刻買了。1998年還出過一張DVD,但據說音響不佳,賣完後就不再出貨,所以我從雷射盤轉錄的DVD就顯得珍貴,願意和有興趣的人分享。

  以下介紹的是當天的午場,所唱的歌有英文字幕,但沒有演唱人的姓名,隨雷射盤所附的節目表已遺失,幸好我認得大部分演唱者。

 1. Overture from Smetana's THE BARTERED BRIDE ﹝交換新娘﹞

  百週年慶典由藝術主任James Levine指揮而開始,他選這一首序曲,很有慶典開始的氣氛。捷克作曲家Bedrich Smetana﹝1824-1884﹞所作的這一部歌劇不常演,但這首序曲很有名,常在音樂會單獨演出。他寫的最有名的音樂大概是交響詩組曲‘Ma Vlast’﹝我的祖國﹞,特別是其中的“莫爾島河”﹝Vltava﹞。 

 2. Eva Marton: 'In questa reggia' from Puccini's TURANDOT (杜蘭朵公主)

  匈牙利籍女高音Eva Marton唱普啟尼的“杜蘭朵公主”中的‘在皇宮內‘,這是在猜謎開始前,公主唱她為什麼要用此方式﹝猜錯了就挨斬﹞來殺外國人,因為她要替慘死在外國人手中的祖母報仇。 

 3. Kiri Te Kanawa: 'Dove sono' from Mozart's LE NOZZE DI

  FIGARO ﹝費加洛婚禮﹞

  紐西蘭籍女高音Te Kanawa是紐西蘭原住民。當年黛安娜和查理王子結婚時,上千萬的電視觀眾看到Kiri在婚禮上唱過歌的﹝我沒有看﹞。由於她在歌劇的優異成就,後來被英國女王封為Dame﹝和Joan Sutherland一樣﹞。這裡她唱樂聖莫扎特最著名的歌劇“費加洛婚禮“中的伯爵夫人,感嘆伯爵的愛已消失的無奈。“費加洛婚禮”可說是羅西尼的“薛爾維亞的理髮師”﹝Rossini's “Il Barbiere di Siviglia”﹞的續集,當年伯爵喬裝為士兵,在理髮師費加洛幫助之下,千方百計才追到Rosina而成為伯爵夫人,曾幾何時,她變成怨婦,完全是當今大部分婚姻的寫照,這不就是人生如戲嗎? 

 4. James McCracken: 'Dio! Mi potevi' from Verdi's OTELLO﹝奧特羅﹞

  男高音McCracken是美國人,出生於1926年,1958年就在大都會歌劇院唱,一直到1988年逝世為止,一共三十年。歌劇“奧特羅”是浮爾弟在完成傑作“阿伊達”﹝Aida﹞之後封筆16年後的作品,是根據莎士比亞的戲劇改編的,一經演出,即獲得空前的好評。McCracken被認為當時唱“Otello”最好的男高音,此頭銜後來被Domingo接下。奧特羅是北非摩爾人﹝Moor﹞,也是威尼斯帝國的將官,生性猜忌多疑,中了奸人小計而懷疑妻子不貞﹝為了一條手帕﹞。這首曲是向妻子索取他贈她的手帕不得而悲憤唱著“天啊!何其罪我”。 

 5. Nicolai Ghiaurov: 'La calunnia' from Rossini's IL BARBIERE DI

  SIVIGLIA﹝薛爾維亞理髮師﹞

  保加利亞男低音Ghiaurov唱的曲,來自“薛爾維亞理髮師” ,他是劇中的音樂教師,懷疑伯爵在追求Rosina,因而向她的監護人兼追求者Bartolo醫生提議造謠中傷伯爵。 

 6. Roberta Peters和其他五位歌唱家:Sextet from Donizetti's LUCIA

  DI LAMMERMOOR﹝蘭莫爾的露西亞﹞

  這是歌劇中最著名的六重唱,其中重要的是女高音、男高音和男中音,但我只認得女高音Roberta Peters,她已退休,但寶刀未老。她唱少女Lucia,被兄長﹝男中音﹞所矇騙以為情人﹝男高音﹞變心而和一位貴族﹝男高音﹞訂婚,這時情人趕來興師問罪,四人加上Lucia的侍女和牧師一共六人唱出各自的心情。 

 7. Joan Sutherland: 'Bel raggio lusinghier' from Rossini's

  SEMIRAMIDE

  澳大利亞女高音Joan Sutherland可以說是二十世紀最偉大的女高音,也被英國女王尊封為Dame。

  羅西尼的歌劇“Semiramide”的序曲常在音樂會單獨演奏,這首女高音曲“希望之光”是曲中最著名的詠嘆調。

  Semiramide是巴比倫﹝Babylon﹞的王后,謀殺親夫,後來被自己的兒子﹝由女中音扮演﹞殺死,但雙方原先並不知道彼此是母子關係,只有祭司長知道,所以可以說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8. Frederica von Stade and Judith Blegan: 'Presentation of the Rose from R. Strauss' DER ROSENKAVALIER﹝玫瑰騎士﹞

  這是女次高音和女高音的二重唱。在莫扎特、理查‧史特勞斯和其他少數作曲家的歌劇,女次高音常需女扮男裝反串男角。這裡就是。

  在劇中女次高音反串男生為騎士,代表一位老頭來女高音家裡下聘,以一支銀玫瑰作定情禮,這兩位男女卻一見鍾情,經過複雜的劇情,兩人倒是有情人終成眷屬﹝見第12項﹞。 

 9. Catherine Malfitano and Alfredo Krause: Act IV Duet from

  Gounod's ROMEO ET JULIETTE

  這是歌劇“羅蜜歐和朱麗葉”中私下結婚圓房的二重唱。西班牙男高音Krause已於1998年逝世,享年71。女高音Malfitano出生於紐約,母親是巴蕾舞星,難怪她也能在歌劇中跳舞。 

 10. Nicolai Gedda: 'Una furtive lagrima' from Donizetti's L'ELISIR

  D'AMORE

  瑞典男高音Gedda唱著名的詠嘆調“一滴情淚” ,來自多尼采提的歌劇“愛情的妙藥”。四十多年前在台灣時,就從中廣電台的播音中聽熟,都會背了。 

 11. Anna Tomowa - Sintow: 'Ernani, involami' from Verdi's ERNANI

  歌劇“Ernani”故事複雜但不重要,保加利亞女高音複姓Tomowa - Sintow所唱的詠嘆調很著名,“Ernani, Fly with me” ,在飛機還未發明的時代,有和情人比翼雙飛的意思,充滿了對情人思念之情。

 12. Kathleen Battle, Frederica von Stade and Elisabeth Soderstrom:

  Final Trio from R. Strauss' DER ROSENKAVALIER﹝玫瑰騎士﹞

  這是女高音、女次高音和女高音的三重唱。三位女生站在台上唱三重唱有什麼意思?是沒有什麼意思,但是如果知道中間的女次高音應該是男生的話,意義就大了,實際上就是如此。中間的女次高音和左邊年青的女高音是即將結婚的一對﹝見第8項﹞,右邊中年的女高音是貴婦,她的元帥老丈夫整天在森林狩獵,獨守空閨的她就養了一位小白臉,就是中間的女次高音。在“玫瑰騎士”的第一幕終前,貴婦感嘆年華逝去,必須放棄年青的小白臉,讓他去追尋年齡相當的女人,經過一波三折,終於如願以償。在劇終前的三重唱,中年貴婦的歌詞是“愛他還得包括愛他所愛的人…”。妳作得到嗎? 

 13. Mirella Freni and Placido Domingo: 'Gia nella notte densa' from

  Verdi's OTELLO﹝奧特羅﹞

  這是奧特羅戰勝歸來,群眾離開剩下他和妻子黛絲夢娜﹝Desdemona﹞單獨相對時的愛情二重唱﹝Love Duet﹞“黑夜漫漫”,敘述別後離情和他在戰場上危難。這是他們最好的時光, 此後每況愈下,終至他因莫須有的嫉恨而扼死她在床上,當他知道她本是清白含冤而死後, 自刺而死謝罪。 

註:有興趣看的會友可向陳牧娘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