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都會歌劇團百週年慶典﹝下﹞

Main Menu | 2008 | 2007 | 2006 | 2005 | 2004 | 2003 | 2002 | 2001 | 2000 | 1999 | 1998 |

 

大都會歌劇團百週年慶典﹝下﹞

Metropolitan Opera Centennial Gala, Part II

馬作忠

May, 2008

  以下是當天晚上的節目:

 1. Montserrat Caballe and Jose Carreras: Final Duet from Giordano's ANDREA CHENIER     

  西班牙女高音Caballe和男高音Carreres的二重唱,來自義大利作曲家Umberto Giordano (1867-1948)的歌劇“Andrea Chenier”。1790年代法國革命初期,首先送很多皇家和貴族上斷頭台,接著又斬了很多異議人士,其中一位是詩人Andrea Chenier,臨死前他的女友來了,她說她不是來道別而是來陪他死的,因為她買通了獄卒而頂替一位女死囚受刑。接著唱出歌劇中最著名的二重唱之一“Vicino a te”﹝就在你的身旁﹞,高興他們能夠相愛而且一起面對死亡。這真是可歌可泣的偉大愛情。 

 2. Ileana Cotrubas: Lia's Aria from Debussy's L'ENFANT PRODIGUE 

  羅馬尼亞女高音Cotrubas獨唱法國作曲家Claude Debussy (1862-1918)的歌劇“L'Enfant Prodigue”﹝浪子回頭﹞中的Lia的詠嘆調。歌劇故事取自聖經中的浪子回頭的故事。Lia是那位向父親分產而離家花天酒地的浪子的母親,聖經﹝新約路加福音第15章﹞的寓言故事並沒有提到她,但普天下的母親,對於流浪在天涯的末子的思念之情則是一樣的:“年來年去,每次新季節,都使我更哀傷,…我為失去的兒子流更多的淚水。兒啊,你為何離我而去?在為母的心中,你的影子永存。……” 

 3. Bacchanale from Saint-Saens' SAMSON ET DALILA     

  法國作曲家聖賞﹝Camille Saint - Saens 1835-1921﹞寫了歌劇“参孫和大利拉”,這是其中的巴蕾舞,樂曲很動聽。歌劇故事來自聖經舊約士師記第13章至第16章。詳情請参閱1999年2月“参孫和大利拉”。

http://williemaar.jay20151.com/Samson-et-Dalila.htm 

 4. Grace Bumbry and Renato Bruson: Duet Act III  from Verdi's NABUCCO     

  美國黑人女高音Bumbry和義大利男中音Bruson的二重唱,來自義大利作曲家浮爾弟﹝Giuseppe Verdi 1813-1901﹞的成名作歌劇“Nabucco”的第三幕。歌劇初演於1842年。浮爾弟29歲時,故事是外邦人巴比倫國王Nabucco如何由崇拜偶像迫害猶太人而改信耶和華。歌劇中的猶太人的思鄉合唱曲“Va, pensiro”最有名,當60年後浮爾弟逝世時,送葬的群眾自動地唱出這首曲,也唱出當時民眾渴望自由和自治政府的心情﹝那時候義大利被奧匈帝國統治﹞。這首二重唱是Nabucco的女兒弄權要他簽署處死猶太人的命令。從這部歌劇開始,浮爾弟擅長於創作特殊的二重唱,例如“弄臣”中Gilda和父親,“茶花女”中茶花女和男友的父親,“阿伊達”中阿伊達和父親、“奧特羅”﹝見上期最後一頁﹞和“化裝舞會”﹝見以下第10項﹞中的二重唱都是很好的例子。 

 5. Katia Ricciarelli、男高音和男低音: Final Trio from Gounod's FAUST     

  義大利女高音Ricciarelli和兩位不知名的男聲聲樂家的三重唱,來自法國作曲家古諾﹝Charles Gounod 1818-1893﹞所作的“浮士德”幕終前的三重唱。這部歌劇是當天一百年前歌劇團成立所演的第一部,當時演唱瑪格麗特的是瑞典女高音Christine Nilsson,她也是該劇在巴黎初演﹝1869年3月3日﹞時的名旦。一百年後,她的同胞女高音Birgit Nilsson﹝我不知道她們兩人是否屬於同一家族﹞也成為國際歌劇紅星,所以當Birgit出場時﹝當晚倒數第二,顯示她地位的崇高﹞,她特別加唱一首一百年前Christine所喜歡唱的瑞典民歌﹝見下述第9項﹞。至於“浮士德”的故事,請参閱2007年12月“歌劇A-Z II”的第14項。

http://williemaar.jay20151.com/OperasA-Z2.html 

  有時候我在想如果當人年老時,真的可以將靈魂出賣給魔鬼,換來再一次年青的機會時,有多少人會那麼作?地獄也許有爆滿的可能吧? 

  本節目開始時,舞台上後方坐了約30位盛裝的老、中年人,都是過去在該劇團演唱過的聲樂家,包括Rise Stevens、Eleanor Steber、Bidu Sayao﹝我曾在“燦爛星光”中介紹過﹞和Zinka Milanov﹝找不到她的錄影,但我有她和Jussi Bjoerling唱的“Tosca”CD﹞。

 6. Leona Mitchell  and Giuliano Ciannella: Duet,  Act I, from Puccini's MADAMA BUTTERFLY     

  美國女高音Mitchell和義大利男高音Ciannella合唱“蝴蝶夫人”中的愛情二重唱,也許不須再介紹,可以参閱2005年8月的“蝴蝶夫人”。

http://williemaar.jay20151.com/MadamaButterfly.htm 

 7. 七位不知名的聲樂家和合唱團員: Final, Act I from Rossini's L'ITALIANA IN ALGERI     

  義大利作曲家羅西尼﹝Gioacchino Rossini 1792-1868﹞作這一部喜歌劇時才21歲,在短短的27天內寫成,演出後受到熱烈的歡迎,是有關一對義大利的情人,因沉船失散又在異國﹝阿爾及利亞﹞重逢的經歷,所以歌劇名為“在阿爾及利亞的義大利人”。劇中七位主角和合唱團都在台上唱第一幕終前的七重唱和合唱,因為沒有穿上戲服,所以我們看不出誰是誰,只憑歌詞認出男高音的Lindoro和女低音Isabella,那對失散重逢的情人。 

 8. Marilyn Horne: Mon Coeur s'ouvre a ta voix from St.-Saens' SAMSON ET DALILA     

  美國女次高音Horne獨唱‘参孫和大利拉’中最著名的詠嘆調“你的聲音敲開了我的心扉” ,就是這首歌使参孫向大利拉洩密﹝見上述第3項﹞。

http://williemaar.jay20151.com/Samson-et-Dalila.htm 

  Marilyn Horne唱完謝幕,在下台前往後擁抱坐在台後的Rise Stevens,場面感人也很恰當,Marilyn可以說是Rise的接班人。 

 9. Birgit Nilsson: Isolde's Narrative and Curse from Wagner's TRISTAN UND ISOLDE     

   Birgit Nilsson是當時被認為唱華格納﹝Richard Wagner 1813-1883﹞樂劇最佳的人選而“Tristan und Isolde”又是她的拿手戲,從她一出場就掌聲歷久不斷可以看出。故事請参閱2007年11月“歌劇的現場轉播”。

   http://williemaar.jay20151.com/MetOperaHDLive.html 

  她還額外加唱一首瑞典民歌“我記得當我才十七歲時”﹝詳情見上述第5項﹞。 

 10. Leontyne Price and Luciano Pavarotti: Duet Act II from Verdi's UN BALLO IN MASCHERA     

   美國黑人女高音Price和義大利男高音Pavarotti合唱浮爾弟的歌劇“化裝舞會”第二幕中的二重唱。我曾在德國柏林歌劇院看過這部歌劇。故事請参閱2007年10月“歌劇A-Z (一)”中的第3項。

   http://williemaar.jay20151.com/OperasA-Z1.html 

 11. Happy Birthday        

  幕啟時台上擠滿了午場和晚場所有演出者,齊唱“生日快樂” to Metropolitan Opera。

  當年﹝1983﹞10月18日﹝演出前4天﹞的紐約時報,詳細地介紹這兩場慶典,指出大都會歌劇團花了兩年的時間來籌備,打了上千通電話,才聚集了98位大小明星,在同一舞台上唱。記者問負責人“你們這麼作會不會太多?觀眾會不會產生文化消化不良症呢?”他得到的回答是“根據我的經驗,真正的歌劇迷是永遠不嫌過多的歌劇”。我想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