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之旅─華府國家藝術館簡介﹝上﹞

Main Menu | 2008 | 2007 | 2006 | 2005 | 2004 | 2003 | 2002 | 2001 | 2000 | 1999 | 1998 |

 

藝術之旅─華府國家藝術館簡介﹝上﹞

馬作忠

Januarary, 2008

Duccio 1308

Giotto 1320

One Point Perspective

Leonardo 1474

Mona_Lisa

  我曾於2003年寫過兩篇“藝術之旅”,那是因為我去俄國旅遊時,曾花了一上午時間,在聖彼得堡的“隱藏博物館”﹝Hermitage Museum of St. Petersburg﹞參觀過,後來又買了一套長達八小時介紹該館珍藏的錄影帶。該館是博物館,所以收藏的除了繪畫和雕刻品外,還有其他的藝術品,而且其目的是要使俄國學藝術的學生,不需出國觀光在該館就能看到上至史前時代下至現代的各類藝術傑作,所以該館珍藏品之豐,在所有博物館中可能是數一數二的。

  華府的國家藝術館﹝National Gallery of Art﹞比起來就小得多,因為收藏的僅是繪畫、雕刻和少數其他的藝術品,所以中譯名又稱為“國家畫廊”。雖然如此,它的珍藏品仍舊相當豐富,而且你在裡面依順序走完所有展覽室,也等於走過時光隧道,從13世紀的拜占庭帝國文化走到當代的美國文化。

  華府國家藝術館的存在,完全歸功於Andrew Mellon (1855 - 1937)和他的兒子Paul Mellon (1907 - 1999)。Andrew經商致富﹝石油和鋼鐵業﹞後從政,於1920 - 1932擔任過三任的美國財政部長,1932年出任駐英大使,參觀過倫敦的國家藝術館,認為華府也應該有那樣的藝術館,於是捐出他珍藏的藝術品三百多件和巨款建造藝術館。他逝世於1937年,他的兒子Paul Mellon監督藝術館的建造,於1941年開幕。此後Paul Mellon繼續捐出藝術品一千餘件和捐款購買藝術品以及後來建造東館﹝由華裔建築師貝聿銘設計,1978年完成﹞的費用。所以華府國家藝術館的建造費用完全來自Mellon父子,其珍藏藝術品則來自Mellon父子和其他受到他們激勵的私人捐獻,加上Mellon父子捐款購買的。至於日常運作、管理和維護費用,則來自聯邦政府,所以進館參觀是免費的。

  館內藝術品的展覽,和其他大部分藝術館一樣,按照年代和國家的分類而展出。

  西方的文明,全靠羅馬帝國勢力的擴展而傳播到歐洲各地。主後500年,羅馬帝國的崩潰,好比山崩地裂後的濃厚灰塵,埋葬了歐洲五百年之久。主後500年到1000年,歷史家稱之為“黑暗時期”﹝Dark Ages﹞ ,主要是因為這一段時期,歐洲人生活在艱難、恐懼和無知之中。歐洲以外的地區,很多地方欣欣向榮。位於巴爾幹半島的拜占庭帝國﹝東羅馬帝國﹞繼續享受安定繁榮的生活,也負擔起保存古代希臘文化和羅馬帝國文物典章的責任。

  主後1000年以後,歐洲的經濟、政治和思想開始轉變。田地生產量也因犁的發明而增加。原先令歐洲人提心吊膽的維京人﹝Vikings﹞和野蠻民族也都擇地安居下來,不再搶劫和屠殺,人們開始有了安全感。此後三百年,生活慢慢好轉起來,奠下後來文藝復興和現代化的基礎。國家藝術館的藝術品開始於此一時期的作品。

 1. 十三世紀至十四世紀義大利:

  中古世紀的歐洲,人們注重死後的世界。人生在世就是為了死後上天堂的準備。這一時期的藝術家都是為教會而創作的。畫家使用拜占庭的傳統和技術,也就是黃金的背景和永恆的人物來賦予影像﹝Icon﹞的精神力量。

  藝術館收藏的這一時期的繪畫,本來是教堂神壇的木板畫。這些藝術品,除了崇拜之外,還有教育大部分不識字的信徒的作用。內容多是有關耶穌和聖母瑪麗亞,還有一些殉教成聖的聖人,因此必須逼真而不再是理想的形象。

  喬托﹝Giotto di Bondone 1266-1337﹞是第一位以這種理念作畫的畫家。他放棄拜占庭藝術的裝潢型的複雜的線條,而以光線和陰影來呈現立體的感覺,因此被認為“現代畫”之父。

  杜契奧﹝Duccio di Buoninsegna 1255-1318﹞是另一名著名的畫家,但他是保存拜占庭風格的畫家。

   喬托在國家藝術館的一幅畫“Madonna and Child”﹝聖母和聖嬰﹞中,嬰兒左手緊握母親的食指,右手想拿母親手持的白玫瑰﹝象徵純潔﹞,完全表示出嬰兒的自然天性。

   杜契奧在國家藝術館的一幅畫“Nativity with Isaiah and Ezekiel”﹝耶穌出生和先知以賽亞及以西結﹞中,則完全呈現拜占庭的傳統,例如耶穌出生在山洞口,瑪麗亞身體大於其他人物等。 

 2. 15世紀義大利繪畫:

  15世紀的佛羅倫斯和其他義大利的小鎮,人們相信他們活在一個新的時代─文藝復興﹝Renaissance﹞。文藝復興是19世紀的歷史學家對那一時期的稱呼。是否適合,一直是爭論的焦點。

  “Renaissance”是法文“再生”﹝Rebirth﹞的意思。再生什麼呢?就是古代希臘和羅馬的價值觀。義大利詩人佩脫拉克﹝Francesco Petrarch﹞稱得上是文藝復興運動的發起者。他的作品含有革命性的思想,也說明新時代的兩大特色,就是個人主義和人文主義。個人主義是一種新的自我覺醒和自我肯定,人們藉此伸張個人的權力並反抗權威。人文主義就是合乎人道的思想或是人文科學﹝與神學相對﹞。他認為文學、歷史和哲學各方面的知識,應是為世人造福的工具。

  文藝復興的目的不在複製古人的工作而是再創造或超越古人的成就。當時的人文主義者並不是新異教徒,他們致力協調古典哲學與基督教義。建築師根據古典建築為範本,所設計的並不是異教徒的神廟,而是新的教堂。文藝復興是一種排斥中古而回歸古典的運動,不過最後卻開創一個新紀元,促發了現代人的產生。

  如果將文藝復興的範圍縮小到美術方面,大家公認建築和雕刻的文藝復興,開始於1400年後的佛羅倫斯。至於繪畫,則開始於佛羅倫斯和荷蘭兩地。

  15世紀義大利的藝術家知道如何用自然的方式來描述所見的世界。古典時期﹝主前第五世紀﹞的理想型的雕像成為他們的模型,希臘神話和聖經人物成為道德的模範例子。

  1400年獨立的佛羅倫斯,受到米蘭﹝Milan﹞公爵的武力威脅,當地人民在防衛家鄉成功之後,一股以本城為榮的新人文思想便油然興起。他們稱佛羅倫斯為“新雅典”、自由鬥士、藝術家及人文之鄉。當時的傑出藝術家如下:

  雕刻:唐那太羅﹝Donatello 1386-1466﹞。

  建築:布魯內勒斯基﹝Filippo Brunelleschi 1377-1446﹞。

     他不但完成了困難的佛羅倫斯大教堂的圓頂,還發明繪畫的“焦點透視法”﹝One Point或Linear  Prospective﹞ ,使繪畫裡的空間更為真實。

  繪畫:馬薩其奧﹝Massaccio 1401-1428﹞。

     他利用“焦點透視法”開創了繪畫新風格,但28歲就去世,只有幾幅作品留下。國家藝術館可惜沒有他的作品。

  焦點透視法的原理如下:

    鐵路的雙軌是平行永不交叉的,可是當你站在鐵軌中央往前看,那兩條直線的鐵軌越遠越狹窄,最後似乎在遠方的某一點交叉,那“交叉”點叫作“Vanishing Point”﹝焦點﹞。當你畫圖時,如果將圖中的直線都交叉到那焦點,那麼這幅圖就很有深度和立體感,似乎把觀畫者吸進畫裡。換句話說,看畫的人覺得自己參與了畫中的現場。這和中古世紀的畫面往外突出的感覺相反。國家藝術館有一幅畫,是Fra Carnevale於1445年所畫的“Annunciation”﹝天使報喜圖﹞是最好的例子﹝我有一張CD收集了國家藝術館四百多幅畫,第026就是﹞。

  15世紀中期以前,威尼斯是義大利最富強的城邦,它的艦隊控制了地中海,但自1453年拜占庭帝國被鄂圖曼帝國消滅後,加上非洲好望角的發現,威尼斯的貿易地位重要性頓減。雖然如此,威尼斯仍舊保存藝術方面的重要地位。威尼斯畫家吸收佛羅倫斯和其他義大利中部城市的畫格,同時和北方國家的貿易接觸而得到油畫的材料,畫家貝里尼﹝Giovanni Bellini 1430-1516﹞擅長於油畫,成為威尼斯畫格的開山祖。

  15世紀後期的佛羅倫斯,用刀刻木的藝術家比用刀屠宰豬和家畜的還多,可見藝術品和肉一樣,是生活不可或缺的東西。大部分的作品是宗教性的,是信徒訂製獻給教會裝飾神壇之用。希臘神話故事的繪畫也流行,買者用來炫耀他的好學。當地的統治者Medici家族是最大的藝術品收藏者。

  15世紀後期的佛羅倫斯還流行肖像畫。我們很難想像沒有人的影像的世界,但西歐從羅馬帝國亡國之後,肖像畫也隨之消失,一千年後才重新出現於佛羅倫斯。在此之前,人們看到的影像只有聖母瑪麗亞、耶穌、天使、殉教成聖的人和一些觀眾。最早的肖像畫是出現在教堂神壇的故事畫中,跪在角落上雙手合十的捐款買畫奉獻給教會的人。單獨的肖像畫要到以人為中心的文藝復興時期才有。那時候,人們開始有不同目的的肖像畫。最多的時機大概是訂婚時,和現在相親先使用相片一樣。國家藝術館最著名的肖像畫就是達文西在美國惟一的畫“Ginevra de'Benci”,畫中的她才16歲,是當地銀行家的女兒,從她的表情,似乎並不滿意這樁安排的婚事。達文西當時才22歲,正在嘗試用新的油料。達文西最著名的肖像畫“莫娜麗莎”現存於巴黎羅浮宮﹝Louvre﹞,沒去過巴黎的人也見過的,因為隨處可見。

﹝下期續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