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鼻咽癌

Main Menu | 2007 | 2006 | 2005 | 2004 | 2003 | 2002 | 2001 | 2000 | 1999 | 1998 |

 

漫談鼻咽癌

馬作忠

June, 2007

  當年﹝1963-1965年﹞我在台灣台大醫院當內科住院醫師時,內科常見的癌是肝癌,婦產科常見的癌是子宮頸癌,耳鼻喉科常見的癌是鼻咽癌。肝癌和子宮頸癌我都漫談過,請參閱2005年7月和9月的《維聲》或上網www.williemaar.jay20151.com。現在應陳清芳牧師的請求來漫談鼻咽癌,是因為最近一位年青會友不幸罹患此病。

  以上三種常見的癌,四十年前我們都不知道原因,只知道子宮頸癌多發生於多產婦﹝修女患此病的非常少﹞,以為和產道受傷有關,肝癌和鼻咽癌則是台灣人的特產﹝肝癌也是中國大陸華人的特產,鼻咽癌也多見於中國大陸南方﹞。後來醫學的進步,肝癌已證明是B型肝炎病毒﹝Hepatitis B Virus,簡稱HBV﹞感染而來,由於疫苗已於十多年前發展成功,因此肝炎和肝癌未來將會減少很多。

  B型肝炎疫苗有效期限大約15年,因此現在的青少年﹝在台灣的或從台灣來的,因為他們在台灣出生時應該都打過B型肝炎疫苗的﹞。是否應該再打該疫苗是個問題,我認為應該再打。在此地出生的小孩,如果要去台灣探親或參加暑期活動例如“Love Boat”﹝參加過的青年對那暑期夏令營的尊稱,我兒子當年參加時找到了媳婦﹞,也應該打了B型肝炎疫苗才去。此外,青少女還應該注射HPV疫苗。為什麼呢?因為2005年我在“漫談子宮頸癌”中提到HPV疫苗可能三、四年內會發展成功,可是去年六月已經上市,現在美國有些州甚至考慮立法強制所有青少女﹝12歲以上﹞注射HPV疫苗,以防止子宮頸癌的發生。由於目前的HPV疫苗只能防止百分之七十五的病毒,所以就是打了疫苗,將來成年後,還是必須定期找婦科醫師作Pap test和有關子宮頸癌的檢查,而不能像打B型肝炎疫苗後就高枕無憂的。

  至於鼻咽癌呢?我們仍舊不知道原因,只能猜測可能的危險因素,例如環境、基因﹝因為有遺傳的傾向﹞、抽烟、通風不良、多聞香、喜歡鹹魚和吃中藥頻繁等等。但1966年發現很多鼻咽癌病人血液中有很高抗EBV﹝Epstein - Barr Virus﹞的抗體,也許有一天EBV疫苗的產生,就能減少鼻咽癌了。

  鼻咽癌發生在鼻咽,鼻咽的部位在我們鼻腔後面通到咽喉的地方。大家也許從醫院或電視見過必須靠胃管進食的病人。胃管是從鼻孔而不是從嘴巴放到胃裡的。還有當你一面吃東西一面大笑時,食物﹝例如麵條﹞可能是從鼻孔噴出來,可見鼻腔和口腔相通的。耳鼻喉科醫師拉住你伸出的舌頭,用小圓鏡從口腔伸到咽喉往上看可以看到鼻咽部位,這是惟一用肉眼判斷鼻咽部是否正常的方法。

  我們的耳朵在耳膜以外的叫外耳,耳膜以內是中耳,中耳有小管通到咽喉,那小管要是被塞住,耳膜內外壓力不一樣時,我們會有異樣的感覺,例如坐飛機起飛和降落時,你會嚥下口水或嚼口香糖以打開咽喉通往中耳的小管,消除那難受的感覺。如果鼻咽癌杜塞那小管,會產生那一邊的中耳症狀,因此,單側的中耳積水,耳鳴或耳塞,就有鼻咽癌的可能性。

  鼻咽癌的症狀還可能包括出血﹝鼻血或痰中帶血﹞,但四分之三的病人是發現頸部有腫塊而求醫的。如果癌往上﹝腦底的方向﹞長,可能壓迫到第三、四、五或第六腦神經,就可能發複視、頭痛或面神經麻痺﹝眼簾睜不開和同側嘴角下墜﹞。可是這些症狀都表示癌症已經蔓延出去。

  鼻咽癌和所有癌症一樣,最後都靠醫師夾出一小塊組織的活體切片檢查﹝Biopsy﹞,由病理醫師作最後的診斷。接著以X光片,CT Scan和MRI來判斷癌症蔓延的程度而決定分期和治療方法。鼻咽癌的分期如下:

  第一期:癌症祇在鼻咽區,還未向外蔓延。

  第二期:已出現在同側頸部淋巴腺。

  第三期:已出現在對側頸部淋巴腺。

  第四期:已蔓延到別的器官包括骨頭。

  鼻咽癌的治療法也和大部分癌症一樣,對還沒有蔓延的第一期,以手術切除為原則,但鼻咽區的手術很複雜又艱難,必須找有經驗的耳鼻喉科醫師。除了切除鼻咽區的癌之外,還必須作頸部淋巴腺的摘除,不論有沒有蔓延。術後常有副作用。

  第一期的鼻咽癌,如果不作手術切除,就作放射線治療了,用高能量放射線,每週五天各作一次,須六或七星期。

  對於第二期到第四期的鼻咽癌,則用化療和放射性治療,比只用一項的好,當然兩種療法都有副作用。

  至於治療的效果,大部分癌都以五年存活率為準,根據香港的報告鼻咽癌的效果如下﹝放射線療法﹞:

  第一期91%的病人五年後還活著。

  第二期85%

  第三期67%

  第四期50%

  所以鼻咽癌是屬於預後良好的癌症。

  根據台灣衛生署1990年的報告,台灣鼻咽癌的發病率是每十萬人口中每年有13人得到此病,其中三分之二是男性,平均發病年齡是45歲半,太年輕了。上星期聽到我在台中一中的一位同學﹝當過台大牙科主任﹞於數年前死於鼻咽癌,應該已六十多歲。相形之下美國的發病率是每十五萬人口才有一人發病,日本更少,每四十萬人口才有一人。新加坡則每十萬人口有20人,香港有26人發病,比台灣多得多。

  雖然如此,一般人得癌的機會應該是很微小,我們教會的人數不超過兩百人,任何會友得了癌都是one too many, 可是近年來卻時有所聞,乳癌、白血病、肝癌、卵巢癌、前列腺癌﹝x2﹞和鼻咽癌都有了﹝數年前還有骨癌﹞,希望這種統計學上超高的現象能夠保護其他會友餘生免患癌症,我也可以不再在《維聲》漫談什麼癌了。我們教會的確得到more than our share of cancer,讓我們在為得到癌的會友禱告中也懇求上帝因此而給我們一個break,不再讓我們之中任何人得到癌症。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