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腦網路的點點滴滴和其他(四)

Main Menu | 2007 | 2006 | 2005 | 2004 | 2003 | 2002 | 2001 | 2000 | 1999 | 1998 |

電腦網路的點點滴滴和其他

                                                                                                                                                                                                          馬作忠

March, 2001

        以二十世紀美國的民主政治和台灣的獨裁專制為題材(政體不同但緋聞層出不窮則一致)的偉大歌劇“洋蔥環和春捲”(見上期《維聲》)尚未完成,其續集(至少“洋蔥環”的部份)的資料也已有了不少。美國以前的西部武打片中,結尾時很多是英雄騎馬走向夕陽的鏡頭,所以美語有“Cowboy rode into sunset”這句成語。

        美國總統歷來卸任時多是如此(尼克森因醜事而辭職,羅斯福死在任上則是例外),但二十世紀最後的總統克林頓卻是極端的例外。他不是走向夕陽而是風暴(更正確的說法應該是他製造了風暴)。首先,他在卸任前夕,赦免了一些不應該赦免的罪犯,引來議論紛紛。其次,他在紐約市曼哈頓中城租了一層 8千平方呎的辦公廳,每年租金80萬元,比所有現在還活著的四位前總統的辦公廳租金加起來還貴(我們納稅人要付租金)。克林頓卸任後的風頭還超過新任總統小布希。

                對於租金所引起的風暴,克林頓趕快在哈林(黑人區)找到一處面積一樣但租金只有四分之一的地方,以平息眾怒。對於赦免罪犯的事,因木已成舟,國會就是開聽證會,也無法回頭。其中除了牽涉到政治捐款的問題外,還牽出了小舅子和弟弟。克林頓拒絕弟弟所提的赦免而准許小舅子所提的人,美國媒體只報導事實而沒有說為什麼,因為他們沒有來請教我這位心理分析大師(特別擅長於事後有先見之明)。克林頓拒絕弟弟的請求,是因為公事公辦不可循私。對於小舅子的請求,克林頓因為和李文斯基的緋聞傷害到妻子,對她心有愧疚,為了拍她馬屁而特准小舅子的請求。如果不曝光,克林頓這一招很管用,可是一旦曝光,馬屁就拍在馬腳上了。喜萊莉(Hillary Cliton,前任第一夫人現任紐約州選出的參議員)在這件事曝光,特別是知道弟弟事先還收了犯人的四十萬元手續費(fee)後,還得匆匆召開記者會,說她事前完全不知情,事後已叫弟弟退還人家手續費。我完全相信她說的話,只是便宜了那名犯人,得到總統的特赦,還憑空撿回四十萬元。

        和克林頓搞緋聞的李文斯基,過去曾被電視記者訪問過,但她的經紀人事先跟電台提條件,規定什麼問題不能問。也許是好酒沉缸底,最近她將在 HBO (Home Box Office) 的特別節目中回答她和克林頓的緋聞詳情。節目將在大學生集會前進行,也許她會教她們如何用嘴含棒棒糖(lollipop),我們且拭目以待。

        美國有位女士,說話的力量有時也許還超過總統,她是EstherFriedman Lederer,寫專欄“Ann Landers”的作家。她出生於1918年,在195537歲時接下那專欄安蘭德絲,登於1000家分佈世界各地的報紙。她的專欄是解答民眾問題,包括交友、婚姻、家庭、小孩、工作、兩性關係和宗教信仰。因為她的回答富有幽默感和實用性(很多問題她會請教律師、醫師、心理學家和牧師),所以一直很受歡迎。其中問題不一定和你有切身關係,但看久了你也可以因此而知道發生於美國家庭中大大小小的問題,也知道人心不同各如其面。有些妻子抱怨結婚久後丈夫對性興趣減低,有些妻子抱怨結婚久了丈夫對性需求仍舊過盛而吃不消,立刻有人投書要蘭德絲叫那妻子把她丈夫送來給她。當然美國家庭中多的是婆媳問題、子女反抗問題、丈夫或妻子外遇問題和離婚又再婚後雙方子女問題等等。每個問題性質不同,答案也就不一樣,但對於丈夫有外遇一事答案幾乎千遍一律,就是兩害相權取其輕,是否離開他要看那一樣更壞而定。對於妻子性趣不高的,答案也一樣﹕“just be there”(在場就是了)。她有一位雙胞胎妹妹,寫同樣的專欄“Dear Abbey”,登於不同的報紙。有一段時間姐妹完全不相來往(不是因為專欄競爭的事),後來才重歸於好。她以自身經驗勸雙胞胎的母親不要將雙胞胎打扮得一模一樣,應該尊重雙胞胎姐妹或兄弟性格會有不同的事實。我想她的忠告也適用於我們教會的三胞胎姐妹。她還說父母的偏心是兄弟姐妹不和的主要原因。退休也是個大問題,很多妻子聽到丈夫要退休就慌了,因為丈夫整天在家,妻子不知如何應付(美國妻子不上班工作的一直佔大多數),當然也有例外,有些妻子抱怨丈夫退休在家,整天在廚房忙著弄三餐,侵犯了妻子的地盤使她失去成就感(當然立刻有些女人要她把丈夫送過來)。蘭德絲雖然不喜歡電腦網路(因為有很多男人和女人因沉迷於上網而忽略了家庭),對於丈夫退休在家無所事事時,給妻子的建議是“買部電腦給他”。

        我退休後,雖然不是無所事事,還是給自己買了一部電腦,接上了網路,每天用來看台灣的電視新聞,聽華府或西雅圖的網路音樂電台(最近最常聽的電台),看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公報社送來的電子公報和讀聖經,有時也聽線上講道。故鄉台中市的忠明教會網站(www.chuang-min.com)我曾經詳細介紹過(見《維聲》第34期“老馬識途遊網路”),後來該網路經過大翻修後已經面目一新,值得去看看,最重要的是有線上聽道,非常好。

        自從一月初知道新浪網(www.sina.com)可以打麻將後,每天就常上網打麻將,這和真麻將不同的地方是沒有金錢的輸贏,所以不是賭博而完全是娛樂,最適合基督徒了。兩個半月來,我的積分已高達 460萬點(新浪網給新會員一萬點,每胡一次一千點,每加一台 5百點),是少數的高手之一。雖然沒有真麻將的瞎扯和聊天,網路麻將還是可以和其他牌友溝通,和聊天室(chat room)類似,牌桌上有個小窗,大家可以打字打進要說的話。我已經認識了二十多位網路上的麻將牌友,分佈於世界各地,絕大多數是年青人。一位女孩來自大陸,在比利時讀生命統計學(Biostatistics),一位也來自大陸的年青科學家,在義大利作研究(病毒的複製cloning,改良農作物),有三位各住在英倫三島(英格蘭、蘇格蘭和愛爾蘭),有一位住在巴黎,一位住在法國小鎮。有一位女孩住在新加坡,她的同伴住在Brunei,問我知道是那兒嗎?我說知道,因為我不久之前在電視上看到考古家在附近海面探測沉船,拿出很多中國古代的陶瓷器,原先以為是明代鄭和下南洋的沉船,結果不是,是屬於古代Brunei的沉船。Brunei是新加坡附近的小王國,盛產石油,很多人聽都沒聽過,我居然知道,使那位牌友非常驚奇,幾乎佩服得五體投地,有一次她來加入我開的牌桌,告訴其他牌友她是因我而來的。在美國本土,有數位在加州各地由北到南。有兩位在德州,其中一位搞電腦,給了我一些電腦方面的知識。來自中國大陸的,很多有悲慘的身世。一位住在坎薩斯(Kansas)的女孩,是父母親在南昌勞改營出生和長大的,她說她吃過“anything with 4 legs that have protein”(任何含有蛋白質的四腳動物),還說狗肉味道很好。她來坎薩斯已六年半,目前在工作。她常來和我打牌,是因為我“整過”她,那次我連胡 7次(我最高記錄是連胡十次,誰和我一起打已忘記了)。有時候我的牌桌已滿,她也來旁觀一會,主要是來跟我打個招呼。那位住在義大利的科學家說他母親在22年前他 5歲時,因不堪勞改而死,他由祖母扶養長大,祖母已於去年在大陸死亡。另一位住奧克拉荷馬(Oklahoma)的男孩雖來自香港,但他在香港只住過五年而已,他的祖父原在新加坡開茶行,在1950年代因嚮往大陸宣傳的新中國的號召而結束生意回國,後來因“地主”罪名被清算死在大陸。他父母因出生於新加坡,所以在1970年代得以申請出國到香港,留下五歲的他在大陸由姨母扶養到十四歲時才到香港和父母團聚。他說在香港讀中學成績很好,高三時卻因失戀而考不上大學。後來申請到奧克拉荷馬的獎學金出來留學,已快拿到電腦碩士。他和一位來自台灣的女孩訂婚,要在她畢業後結婚。倆人曾一起回香港省親,卻因台灣入境限制使他不能和她一起去台灣省親。一位住在溫哥華的三十多歲來自上海的婦女,日夜都看到她上網打牌,原來她有十一歲和一歲的男孩,在家帶孩子,有空就打牌。她隨丈夫在日本住過,覺得還是加拿大好,她在大陸還是工程師呢。在美國東部我還認識在佛羅里達、紐澤西和波士頓的少女或家庭主婦。有一位住在紐約長島24歲少女,因她的簽證不能工作,白天常上網,晚上看電視。有一天她說晚上有個正式聚會,她有點緊張,我猜是相親,果然不錯。事後我問她進展如何,她說非她所能控制。男孩來自台灣(她也是),在美已五年,從事電腦程式設計。我還認識四位中年男子,一位住在費城,是台大的校友(他讀化學系),比我年青約20歲,在美國得博士學位,現在藥廠工作。一位五十多歲,住紐澤西靠近費城,是牙醫,兩位小孩都唸醫,一位已畢業。其餘兩位都住馬州波多馬克。較老的50多歲,來自香港,在美軍待過,1975年駐在台灣支援越戰,現在國防部工作,是非軍方的聯邦政府職員。他有時去蓋城的中國教會崇拜。我問﹕「太太呢?」他說太太來自台灣,是拜拜的,她會隨他去教會,他也隨她去拜拜。另一位49歲,來自台灣,七年前才來美國,雖然大哥(已退休在台灣)畢業於台大,但他不是,甚至沒有學士(大概是專科學校)是在美國拿到學士和霍浦金斯(Johns Hopkins)的碩士。現從事電腦業。跟我打牌時多在上班時間,他說是在顧客(client)的地方。他有90多歲的老母,由他和姐姐輪流扶養,我說他們真是孝順的好孩子,我就不敢指望我的兒女扶養我。他說他別無選擇。當他知道我的親家住在附近時,給了我他的無線電話號碼,要我有機會來他家附近時打電話給他,要和我吃頓飯,真好!偶而同我打過牌的,一位化名“Sunny dad”,一位化名“Sunny boy”,都住在加拿大多倫多(Toronto)有一次有人對“Sunny boy”說﹕「我遇過你的父親」,我以為是開他的玩笑的。有一天中午“Sunny boy”來跟我對打,他說學校放春假,我一直以為他是中學生,過一會,他說爸爸回來了,坐在他旁邊,原來他爸爸真的是“Sunny dad”這是我知道的第一對網路麻將父子檔,絕對可以和獨裁專制(蔣介石和蔣經國)以及民主政治(老、小布希)的父子檔比美。當天晚上,老子也來跟我打了兩手,我稱讚他的兒子“very nice boy”,他當然很高興,人家問幾歲了,他說﹕「7」,我幾乎氣得半死,搞不好原來我跟個乳臭未乾的小子對打了半個下午的麻將。話又說回來,我覺得老爸作的很對,讓小孩學會打網路麻將絕對比讓小孩玩其他電腦遊戲好得太多。家有小孩的兄弟姐妹們應該好好地考慮。那天我跟那小孩的部份對話如下﹕

                Boy: My leg hurts.”

                我﹕ “What happened?”

                Boy: I hurt myself.”

                我﹕ “oic”(Oh! I see.)

                Boy: My bro. says stupid.”

                我﹕ “Which one stupid? u hurt urself or play mahjong?”

                Boy: I hurt myself.”

        我早該懷疑這是小孩子說的話。當天晚上他老爸剛下了桌,他接下去旁觀,告訴我們他老爸給了他冰淇淋,其他的人輪流跟他說話,最後我說時候很晚了(已過了午夜),去睡吧,明天我再跟你打,他才立刻從我們桌上消失。你看,打網路麻將有時還得哄小孩呢!

        在聊天中,有些女孩會調皮地在句子後面加上圖形,是有表情有顏色的小臉。我找遍我的鍵盤,就是找不到能打圖形的鍵,因此請教那些調皮的小妞們,學會了12個不同的表情和 6 個不同顏色的感嘆號,覺得那些電腦程式設計師吃飽飯沒事幹,才會寫出那麼多的東西。最基本的表情是當你連著打﹕)時,立刻出現黃色的笑臉,也就是郭東耀長老提到的笑臉象徵(見上期《維聲》“喜樂會笑的人生”)可以用在任何句子。如果打﹕(,就出現藍色哭喪臉,用在放槍時(就是打出去的牌,被人胡了,你得付錢或扣點)。打入;P ,就出現伸出紅色舌尖的小黃臉,很可愛,這是說了俏皮話用的。打入﹕O ,就出現張開小嘴的紫色臉,是說錯了話用的。這四種是基本表情,還有八種複雜的表情,無法一一細述,你真的要知道,我可以e-mail給你。中國有句古話“四海之內皆兄弟”,現在可以改為“四海之內皆牌友”一點都不錯。我一直要在教會中找人同時上網打麻將,有位弟兄會打,卻堅持只興趣於香港麻將(很多香港人卻喜歡台灣麻將),所以沒有興趣上網打台灣麻將。有兩位姐妹也上網,一位有興趣于讀聖經(但還未找到中文雅虎台灣),另一位姐妹忙於尋找有關商業(business)的資料(大概在作股票),但都不會麻將。

        電腦網路真的改變了全世界,它不但改變了我的退休生活,也改變了大“魔頭”——俄國總統普丁(Putin)。在我的學生時代(1950年代),台灣稱大陸的人物為匪,蘇俄的人物為魔。每天報紙首頁,看到的儘是毛匪、周匪或林匪還無所謂,看到了“赫魔”(赫魯雪夫)則免不了心驚肉跳。普丁就是俄國現任民選總統,雖是冷戰時代克里姆林宮(Kremlin)特務出身,卻也從善如流,於 3 6 日在俄國兩個網站和英國 BBC網站 安排之下,在網路上回答問題。全世界的網友提出了二千多個問題,當然他不能一一回答,只能挑出一些包括很不友善的問題來回答。在私人方面,我們知道他喜歡古典音樂(最常聽的是他本國作曲家柴可夫斯基的樂曲),有空時也儘量運動。對於公開場合從不帶太太的原因,他說百姓選的是他,沒有選他太太。

        柯淳文長老最近給我一個網址(www.shuku.net),shuku就是書庫,真是名符其實,是亦凡公益圖書館的網站,可說是網路上的中文圖書館(也有英文書),藏書非常豐富,有中國古典小說如紅樓夢、三國演義、西遊記、水滸傳等外,還有很多很多。有現代武俠小說也是很多很多。雜文方面也收集很多作家,包括李敖,裡面收集李敖的文章,比李敖自己的網站還多,我又看了一小部分,才知道他坐牢的原因是被指為台獨份子(haha...., 我真不相信他會是台獨份子,可笑之至),為台獨五位主委之一。經過偵訊後,偵訊人員知道他是冤枉的,層報上去,蔣經國就是不准釋放他。他的自傳提到他父親是民國初年北大的學生,也是胡適的學生。他父親是我在台中一中高三的國文老師(李老師在大陸教過大學生,到台灣後因故屈為中學國文老師,所以只教畢業班),我可以自吹自擂說是李老師的得意門生,因而也成為胡適的孫學生了,這也是上網路的另一收穫。胡適出生時,父親已是老年人,但母親卻仍是二十歲左右的少女。我記得有人以此為例,證明男人老年時生育能力不減,而女人不但老年時沒有生育能力,就是四十歲以後懷孕,所謂高齡產婦,生下低能的兒女機會相當高(約801)。

        清朝末年以來,由於國勢積弱,中國被西方國家打得七零八落,因而有西化之議。如何西化一直是爭議的地方。所謂“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總是佔上風。四十年前李敖也大罵主張這樣的人,他認為要西化就要全盤西化,沒有選擇的餘地,不可能只選擇好的而不要壞的。他舉個例子,有一個英國人到非洲食人肉國家探訪該國留學英國的學者,看到他仍舊食人肉非常驚訝,那學者說﹕「我現在用刀叉不用手了」。這就是“中學為體(吃人肉),西學為用(用刀叉)”的具體例子。我覺得時間證明了李敖也許對,我們要人家的汽車,也要接受愛滋病。其實我們在西化過程中,仍舊沒有學到西方好的地方(例如民主政治制度和精神),壞的早就學到了(例如搖滾樂)。幸虧文化交流終究是雙方向的,美國也得全盤接受中國文化了,好的如中國烹飪(Chinese food,你有沒有注意到電視上常有老美拿著筷子由中餐館外賣的盒子中挾菜吃?),壞的如風水,還有以前的李小龍電影和現在的“藏龍臥虎”或“臥虎藏龍”。

        網路上除了新聞,其他資料如遊戲之外,就是各種商品的網上購物站了,除此之外,網路上還有一些陷阱,這些陷阱其實也是要你去花錢購買,不同的地方是要你花錢買色情。色情有各色各樣的,最可惡的是魚目混珠,讓不知情尤其是未成年的人無意中陷進去的網站。美國據說有三、四千萬人上網的目的是為了色情,這些人知道去那裡找,但是故意讓沒有這種意思的人陷進去就不應該了。目前網站的命名有四類,最多的是商業機構,網址最後在點號之後是comcommercial商業),所以是.com,政府和非營利機構是orgorganization機構),所以是.org,學校是.edueducation教育),服務網路的公司用.net(將來會有更多類,例如 .tv已經在廣告了)。最可惡的陷阱是故意跟白宮魚目混珠的網站。白宮的網址是 www.whitehouse.org,如果你和小孩要找有關白宮的資料,以為

反正網址最後總是以.com收尾,因此打 www.whitehouse.com 就慘了,那是百分之百如假包換的色情網站。我去過白宮多次,沒有上白宮網站的必要,小學生就很有需要知道白宮,柯淳文長老的千金有一次就陷進www.whitehouse.com去(她要找的是真正的白宮),告訴爸爸怎麼看到的不是白宮而是沒有穿衣服的女人呢?對有青少年和幼童的家長們,這是個嚴重又頭痛的問題,如何避免?大家可以去請教柯長老。

        中國古代以來,就一再強調“開卷有益”,要我們讀書,父母看到子女能坐下來拿起書來看就高興。其實父母應該注意兒女讀的是什麼(還有上網看的是什麼),我自己當中學生時上課有偷看小說的經驗,父母從來不知道我看的是什麼書。當時台灣在戒嚴之下,對出版物管制很嚴,我仍舊看了兩本禁書﹕郭良蕙的“心鎖”和“查泰萊夫人的情人”的中譯本。現在解禁了,我由網路的華視新聞知道台灣最近有針對初中女生的言情小說,其中有對性的直接而露骨的描寫(我所看的那兩本禁書相形之下大概是小巫見大巫了)。美國的母親多會買書給年幼子女看,可是兒女長大成青少年後(teenager13歲以上),就由子女自己去買書了。最近報載美國也有和台灣同樣的情形,一些針對青少年的色情小說充斥市面,所以作為父母的不可不知。我覺得現在身為父母的可能比我們當初更加艱苦,也就不再覺得生不逢辰了。

        我記得去年這個時候,愚公寫了一篇短文“教會成立十周年感言”,結尾說﹕「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除非禮拜後在餐廳忘記付錢,所以建堂是大家的責任」。愚公自以為什麼都懂什麼都對,這一次卻大錯特錯了,只要上帝應允,天下還是有白吃的午餐的,我們不就憑空得到一間美侖美奐的教堂嗎?

        上帝為何這麼做?大家有異象(vision)嗎?愚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