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Menu | 2007 | 2006 | 2005 | 2004 | 2003 | 2002 | 2001 | 2000 | 1999 | 1998 |

古城龐貝的末日

Last Day of Pompeii

馬作忠
March, 2005
Pictures

        對於印度洋沿海各地的大約十七萬海嘯死難者來說,去年1226日確是末日的來臨。由於現代資訊和高科技的發達,全世界各地有電視的地方,人們都目擊了這場空前的自然大災難,也觸發了各國愛心踴躍捐款的現象。災區的恢復速度各有不同,泰國普吉島的恢復最快,已經開始向觀光客招手。其他地區有的也許永遠無法恢復,但無論如何,兩千年後,恐怕沒有人會注意到這場災難。

        除了這次災難之外,最著名的自然災難大概就是義大利南方的古城龐貝 (Pompeii)了。它的著名是因為災難發生幾乎已兩千年,人們仍舊能夠到現場廢墟去憑弔、深思和想像。龐貝在主前第8世紀就已存在。主後79824日,附近的維蘇威斯(Mt. Vesuvius)火山爆發,龐貝被23呎高的火山灰掩埋,一直到1594年,因為建造輸水道才被發現。挖掘的工作於1748年開始,一直到現在仍然繼續中。

        龐貝當年是個人口兩萬人的羅馬帝國的城鎮,雖然挖掘出來的是受到火山岩石損壞的廢墟,除了街道,有些建築物仍舊相當完整,包括公共集會場所(Forum)、公共浴室、店鋪、住宅、別墅、競技場和鎮外一家旅社。很多建築物原有的壁畫、鑲畫(Mosaics)、油畫、雕像和其他物件,有的留在原處,但大多收集在那波里(Napales)的國家考古博物館內展覽。

        最初挖掘到外形有如人的屍體時,因為外面是凝固的火山灰,裡面人體已腐爛,剩下骨骼和空殼,於是有人想到穿個小孔,慢慢注入液體石膏,等石膏堅固後,除去外面的火山灰,就成了那人的石膏模型,甚至可看出面部表情。這種人體遺形,大多是痛苦地躺在地上或床上掙扎,少數靠牆壁站著。有一位工場的工人,抱著肩蹲在地上,也許只想蹲一下,等暈眩感覺過後就站起來,誰知他這一蹲就蹲了一千多年。當他重見天日時卻成為硬梆梆的石膏像。

        龐貝的二萬居民,據估計約有四分之一的人沒有逃離而葬身在火山灰之下,其他一萬五千人逃離此空前浩劫。由於當時資訊和傳播太過原始,所以才被後人遺忘了一千五百年。不過其中有一位18歲的倖存者,他是小普林尼(Pliny, the Younger),後來成為散文作家。25年後他在給一位歷史學家的書信講述當年發生在龐貝的災難。他說出事當天中午,他的伯父老普林尼(Pliny, the Older, 當時羅馬帝國的海軍司令,同時也是研究自然的科學家)聽說天空出現了一片奇怪的雲,登高看了一會,以科學家的敏感,斷定事情重要,立即吩咐手下備船朝怪雲方向駛去,以便就近觀察。剛要出門時收到火山附近居民求救的信,立刻下令所有船隻都趕去災區救人。老普林尼後來在海灘上被火山灰和濃煙窒息而死,才56歲。老普林尼寫過“自然史”(一部長達37卷的巨著),其中提到中國人“舉止溫厚,然少與人接觸。貿易皆待他人之來,而絕不求售也”。這比馬可波羅來華早了一千二百年。小普林尼還說當時地面震動很厲害,山頂噴出松樹狀黑雲,過了好一會,黑雲沿著山坡往下衝,蓋住山坡和底下的海面。他又說成片的灰由天空降下,他所在的鄉村不得不疏散。要知道當時的人根本不知道火山是什麼,因為拉丁文沒有“火山”這個名詞。

        過去兩百多年的科學家並不相信小普林尼所描敘的景象,因為火山爆發多是噴出火漿。最近才知道他所說的是類似火山爆發中很少見的威力強大的“Pyroclastic Flow”(火山碎屑岩流),這岩流包含乾熱的岩石塊和高熱的氣體,其熱度從攝氏200度到600度。岩流有兩部分﹕基本部分是較粗的岩石塊,沿山坡往下衝,時速達60哩;另一部分是較輕的熱氣、灰塵和較細的岩石。他們甚至以普林尼的姓來命名那次威力最大的火山爆發— Plinian type

        兩百多年來,龐貝一直吸引了很多考古學家、文學家、史學家和其他人士。大文豪歌德和馬克吐溫都來過。考古學家發掘的結果,甚至知道某些房子的主人,有名有姓,還有身份和職業。由所發現的器物和壁畫,知道那時代的人如何生活。主後79年的羅馬帝國在龐貝的公民,和在耶路撒冷的羅馬公民的生活習慣應該相去不遠。那也是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之後,他的門徒彼得和保羅到處傳佈福音的時期。有線電視“發現”(Discovery)頻道在一月三十一日首映“龐貝的末日”,也許能滿足一些人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的好奇心。這是綜合歷史和考古科學的戲劇化配合特別效果的記錄片,告訴我們當時的日常生活和災難發生時的恐慌和無助的實況。製片人告訴我們﹕“故事情節是真實的,但對話則是創造出來的”。片中火山爆發是採用1980 5月美國華盛頓州的 Mt. St. Helens的實況,加上電腦產生的影像。

        影片開始是一條狹窄的熱鬧街道。主後79 824日,大家生活照常,忙著賺錢。當地富人之一的主人,正和包商討論前廳重新裝潢的事宜,因為他正在競選公職,需招待有力的支持者。他的女兒正懷孕七個月(後來考古家發現全家數人死在一房間內的屍骨中有個孕婦)。另一家較年青,開洗衣店,門外街道邊放個大尿缸,讓行人解小便之用。那時尿值錢到羅馬皇帝會課尿的稅,為什麼呢?因為尿是酸性,是除去衣服上油垢的清潔劑。店裡有個長方形的大缸,衣服和尿就倒進缸內,由奴工站在缸內用腳踩衣服。龐貝有十多家這種洗衣店。這一天主人出外接洽生意,妻子有點恐慌,怕應付不了奴工。丈夫要她別怕,她對奴工下的命令,奴工都知道是主人的命令。於是丈夫帶了一位女奴出去了,那時女奴陪主人睡覺也是職責之一。果然他在談好生意後,和女奴在鎮外一家旅社睡午覺,後來女奴在旅社被塌下來的屋頂壓死,她的手腕的手鐲刻有“主人贈給女奴”。有兩位鬥士在街上蹓躂,羅馬帝國競技場的鬥士雖然也是奴隸,但鬥士平時可以自由地走動,而且他們的人緣之好,有如現在的足球員。那一天的上午,地面已經常有輕微的震動,人們也不以為意,似乎是司空見慣的事。但下午一點時,地面強烈震動,有人跌倒在地,不久大家都看到遠山頂上吐出黑雲巨柱,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隔不了多久和此後的18小時,天昏地暗,日月無光,黑雲一波又一波地來,落下濃煙、灰沙和大大小小的岩石,使人呼吸困難,只好躲入屋內,緊關門戶。洗衣店的工人都各自逃開,女主人拿了所有金幣,打算去尋找丈夫,走到鬥士的宿舍外被一位鬥士帶進去避難,後來死在裡面(考古學家後來在鬥士宿舍發現數具骨骼中有一付是富婆的)。她丈夫回家後發現家裡人空財空,後來死在街上。其他選擇不往南方避難的五千居民,全被最後一波由山上以時速60哩沿著山坡衝下來的岩流(Pyroclastic Surge)掩埋了一千多年。

        一千九百多年後,洗衣已不再用尿而用洗衣粉,洗衣缸已為洗衣機取代,奴隸買賣已被禁止,競技場已成為足球場,但維蘇威斯火山爆發的危機仍舊存在。自從那次普林尼式的爆發以後,它還爆發過20次,最近三次分別在 1906, 19261944年,幸虧規模都不大。據估計,普林尼式的爆炸大約每兩千年一次。換句話說,今後一百年內,隨時都可能發生。由於附近土地肥沃(拜火山爆發之賜)和氣候溫和,火山爆發所及的範圍的人口已澎脹到三百五十萬。就是火山最鄰近的高危險區(Red Zone)的人口也有七十萬。根據最近訪問和調查的結果,大部分人都採取“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態度而不願意搬走。目前最好的方法是以科學方法監測火山的活動,希望能在爆發前兩星期通知高危險地區人口疏散。

        維蘇威斯山現在每年有兩百多萬觀光客,古城龐貝廢墟則更多,都是值得一去的地方。18天遊歐洲七國的旅行團不可能經過這裡,只有14天遊意大利的旅行團才有足夠的時間遊龐貝和那波里的博物館。

附註﹕有興趣看“The Last Day of Pompeii”的DVD,可以向陳牧師娘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