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將軍的關節炎 和 狂犬病

Main Menu | 2007 | 2006 | 2005 | 2004 | 2003 | 2002 | 2001 | 2000 | 1999 | 1998 |

左將軍的關節炎 狂犬病

                                                                                                                                                                                          馬作忠

Sept, 2004

        中國餐館有一道菜叫“左公雞”,是“左公”的雞而不是左家的公雞。“左公”是左宗棠,“公”是中國文化中對老年人尤其是當官的人的尊稱(還好沒有人尊稱我為“馬公”)。除此之外,我對“左公雞”這道菜的來源就不清楚了。中餐館很早就盛行於美國,將菜單中的“左公雞”翻成英文有點小問題。美國文化中並沒有尊稱男人為公的事,因為左宗棠帶過兵,所以可以尊稱為左將軍,因此在美國中餐館菜單上的“左公雞”就可以翻譯成“General Tso Chicken”了,它可能是除了“雜碎”(Chop Suey)之外,美國人最熟悉的中國菜,因此,華盛頓郵報記者就以“General Tso Arthritis”(左將軍的關節炎)命名一種剛發現的華人較多的關節炎,其發病原因與使用筷子有關。

        使用筷子的手的大姆指、食指和中指的關節,因為經常受到挾菜的壓力,所以比其他的小關節更容易發生骨性關節炎(Osteoarthritis),也許比西洋人使用刀叉容易一點。波士頓大學的關節炎中心的醫師們在北京對兩千名老年人作了檢查,包括X光,發現65歲以上的人,一半有骨性關節炎的變化,其中一半的人(也就是老年人中,四分之一的人)有關節僵硬和疼痛的症狀。女人比男人多,也許和停經有關,也許因為女人除了吃飯之外,烹飪時也常使用筷子之故。

        骨性關節炎本來就是老化的一部分病變。人的一生,其實用筷子吃飯的時間不多,其他的時間我們的手,特別是拿筷子手(大部分人是右手,小部分人是左手)還作了很多的事,包括寫字投稿《維聲》和拿滑鼠(computer mouse)上網路,所以那三根手指的關節炎不一定要歸咎於左將軍。

        今年四月底,阿肯色州(Arkansas)一名男子到社區醫院急診處求診,他有兩天的輕度發燒和其他症狀,住院兩天後死亡,被診斷為“腦出血”。他的家屬同意捐出器官,於是他的肺臟、肝和兩顆腎,於54日分別移植到四位合適的病人。

        那位接受肺的病人,術後不久死於手術合併症,其他三人手術都成功,但後來都發生奇怪的症狀而分別於67日,68日和621日死亡。628日檢驗結果確定那三位病人都死於Rabies(狂犬病),病毒的來源來自那名本來健康的男子。那五位病人的家屬和所有醫院中與病人接觸過的工作人員(分佈於阿拉巴馬、奧克拉荷馬和阿肯色三州)都已被衛生當局人員接談,以決定是否需要接受預防注射。當然那些人的惶恐心情可想而知,因為狂犬病一旦發生,幾乎是必死無疑。至77日為止,在916人中,有174人(19%)被認為需要接受疫苗的注射。

        另外還有一位肝移植成功的病人,於五月初手術,6月初死亡,也證實死於狂犬病,但捐給他肝臟的病人並沒有狂犬病的病毒。原來這位病人肝移植手術中,用了一段血管,來自那位後來證實有狂犬病的捐器官的男子。美國過去有過六例因眼睛角膜移植而傳染到狂犬病的例子,這是首次因器官移植而傳染狂犬病的。

        狂犬病是一種叫rhabdovirus的病毒所引起的腦炎,其傳染途徑是病動物唾液中的病毒經咬傷或皮膚的傷口進入另一動物的體內。人類知道有狂犬病的歷史已很久,遠在主前五百年就已有記載,歷來民間一直有種種有關狂犬病的傳說。幾年前我登在《維聲》的“巴爾幹半島遊記”中提到羅馬尼亞中世紀傳說的“吸血鬼”,近年來醫學研究者認為那些黑暗中出現的“吸血鬼”很可能就是狂犬病的病人。被吸血鬼咬到後也會變成吸血鬼,符合狂犬病傳染的方式。

        狂犬病是英文Rabies的中譯名,是因為人被病狗咬到而得到的病,但狂犬病的病毒不只能夠讓狗發病而已,它還能讓很多種溫血動物如Skunks(臭鼬)、Foxes(狐狸)、Racoons(浣熊)和Bats(蝙蝠)得病。美國自從1950年代給狗注射疫苗以後,人被有病的狗傳染到的機會幾乎沒有,除非住在南方墨西哥邊境。1980年代有20位美國人得到狂犬病,都是在國外得到的。因此我們住在美國,就是被狗咬到(狗會咬人是遲早的事)不是問題,被野生動物尤其是蝙蝠咬到才是問題。上述那位健康而突然患病死掉又捐出器官的男子,經衛生當局追查結果,他在發病之前確是被蝙蝠咬過。

        病狗體內的病毒,是在死前57天進入唾液腺,這時候咬人時才會傳染。人被咬到後,潛伏期可能10天,也可能數年,但通常是37星期。潛伏期的長短,和咬傷部位到腦的距離有關,因為病毒是沿著神經纖維到達腦部,在腦裡繁殖後再到唾液腺。發病症狀包括傷部疼痛,皮膚對氣溫變化很敏感,喝水時會引起很痛的喉嚨收縮,因此病人不敢喝水(恐水症),而且坐立不安,行動怪異,最後發生四肢抽搐和麻痺,唾液多而濃(充滿了病毒),7天之內,必定死亡。

        因為狂犬病一旦發作,死亡是必然的事,因此被動物咬傷的處理非常重要。貓和狗,還有經常和動物緊密接觸的人(例如獸醫)都必須注射狂犬病疫苗。

        人若被狗或其他動物咬到,必須立刻以肥皂和水清洗傷口。如果那動物十天後沒死就沒事。如果十天內死亡,必須交給當地衛生局解剖腦部,檢驗有否狂犬病,有的話就必須注射狂犬病的免疫血清(Rabies hyperimmune globulin),同時開始狂犬病疫苗的注射(共四次,每次隔七天)。如果無法找到那隻咬人的動物(包括狗),那麼只好當作是有病的動物而開始預防注射了,這是萬全之計。

                我們在美國被野生動物咬到的機會不多,而且田鼠、野兔和松鼠都不會傳染狂犬病。但是你如果要到外國尤其是落後地區登山的話,也許要考慮先打疫苗後才去。至於蝙蝠,我們會遇到的機會不是沒有。幾年前我曾在我們旅館二樓走廊角落發現一隻蝙蝠,被我用掃把趕走,沒再來過。蝙蝠有可能飛入你家裡,如果有小孩獨睡在房間又發現有蝙蝠,就必須假定小孩可能被咬過(蝙蝠牙齒很小,皮膚的咬傷很難辨別),因此必須捉到蝙蝠送給衛生機關檢驗。如果沒人被咬,開窗趕它飛走就行了。發現死蝙蝠,別用手去拿,一定要戴手套。

〈後記〉﹕本文於89日完稿,當天下午我把原稿投入郵箱寄給陳牧師時,同一時候,遠在五十哩外的北維州 Herndon 地區(我們教會一些兄姐住的地方),相距不遠的兩戶有小孩在後宅玩耍和玩水,共有三位小孩被狐狸咬傷。當地的動物管理局據報後派人出去捕捉,結果打死了一隻狐狸,檢驗結果證實那隻狐狸患了狂犬病,那三位被咬的小孩(一戶是2歲和7歲,另一戶是5歲)都已接受預防注射。

        1998年美國據報有7962例的動物狂犬病,百分之九十三發生在野生動物,其分佈如下﹕

                浣熊﹕百分之四十四

                臭鼬﹕百分之二十八點五

                蝙蝠﹕百分之十二點五

                狐狸﹕百分之五點五

        狐狸在患狂犬病的野生動物中數目最少,卻偏偏發生在北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