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曼諾夫王朝的人生

Main Menu | 2007 | 2006 | 2005 | 2004 | 2003 | 2002 | 2001 | 2000 | 1999 | 1998 |

羅曼諾夫王朝的人生

——俄羅斯(Russia)旅遊記之一

                                          馬作忠

Dec, 1999

Slide Show 

            19987月,報載羅曼諾夫(Romanov) 王朝末代皇帝尼可拉二世(Nicholas II) 被列寧處決八十年後,遺骨運回聖彼得堡(St. Petersburg) 葬。俄國總統葉爾欽親自主持儀式,地點在“彼得和保羅堡壘”(Peter and Paul Fortress)內的皇家教堂,是我在1993 5 4日去參觀過的地方。

            1910年代,是王朝最不幸的年代,有五個王朝結束了他們的存在。首先是滿清被孫逸仙所領導的革命黨推翻  (1911),其次是羅曼諾夫王朝被列寧的共產黨推翻 (1917)。最後是奧地利(Austria)的哈斯堡(Hapsburg)王朝,土耳其的鄂圖曼(Ottoman) 王朝和日耳曼(德國)王朝同在第一次世界中戰敗而崩潰。那五位末代皇帝中,以尼可拉二世(1868-1918) 的命運最慘。他在退位後一年,被列寧下令槍殺。同時殉難的包括皇后、太子、四位公主、隨從和御醫。列寧不願世人知道他的殘忍,所以處決的事是暗中進行。可是焚屍滅跡沒有完全,除了太子和小公主完全焚毀外,其他剩餘屍骨還是被人發現,因而有太子和小公主Anastasia 沒有遇害的謠言,成為好萊塢拍片的好資料。電影“真假公主”(Anastasia) 還得過金像獎,狄斯耐也有同名的卡通影片。1991年蘇聯(U.S.S.R.)解體後的俄國政府開始調查尼可拉二世死亡的事,五年後找到骨頭,作 DNA檢查,還向英國女王夫婿菲立浦親王(和尼可拉二世有親戚關係)抽血對比,證實其中有些骨頭是尼可拉二世的(準確度99%)。自從共產政權崩潰後,加上多年來的經濟危機,俄國人民也許念舊,也許需要精神領袖,因此才有在他遇害同一天厚葬尼可拉二世的舉動。

            我是在台灣1950年代恐共時期長大和受反共洗腦教育的。那時候反共抗俄教條式的教育和宣傳,是現在中年以下的人所無法想像的。大陸的中國人是“匪”,蘇俄人不但是大鼻子,而且是“魔”。所以每天翻開報紙都有“毛匪”、“赫魔”(赫魯雪夫,是史達林的繼承人,說過要“埋葬資本主義國家”的名言)等等字眼。那種教育對很多人很成功,因為1970年,一位同學來國家衛生研究所(NIH) 進修,他太太在我家看到電視上的“周匪”(周恩來)時說﹕「他怎麼一點都不像土匪?」(當時的台灣,電視上絕對看不到大陸上的人物或風景的)也因為這樣,使我們對俄國所知不多。當1993年我決定去俄國旅遊時,除了內人以外,教會裡只有四位兄姐和我同行。有一位弟兄,聽到了只說“俄國?”,其他的就“盡在不言中”了。他也是在恐共時代長大的,所以我完全知道他心裡怎麼想,他心中說﹕「什麼地方不好去,偏偏要去俄國魔窟」。不過後來他也去了,大概因為我們六人安然由“地獄”回到人間天堂,而且津津樂道呢!

            俄國實際上和其他西歐國家一樣,是個有文化的美麗國家。它的歷史並不很悠久,是在第九世紀開始出現於現在的烏克蘭共和國(Ukraine) 的首都基也夫(Kiev)。它和位于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的東羅馬(拜占庭)帝國接觸的結果,使基督教進入了斯拉夫民族(Slav) 988年,統治者拉德密爾(Vladimir)王子宣佈基督教為國教,並下令所有民眾跳入河裡受洗(大概是有史以來最大的洗禮)。王子的後代開始向東北的莫斯科(Moscow)和其他地區(Vladimir Suzdal,這兩個古代小鎮我們也去參觀過)發展。所有文化和建築物不幸都於1237年毀於來自東方的蒙古軍。災後以莫斯科恢復得最快,到15世紀時,成為俄國的政治和文化中心。羅曼諾夫王朝由1603年開始統治俄國。國王稱為CsarTsar(中文譯為沙皇)。 兩位沙皇值得一提,第一位是彼得大帝(Peter the Great I 1682-1725)。他於1697年帶了一百人到西歐幾個城市考察,分別學到造船(英國的倫敦和荷蘭的阿姆斯特丹)和戰略(奧國首都維也納)。回國後決定全盤西化(滿清皇帝要是像他就好了),使俄國成為強國。1703年,他打敗瑞典,將領土擴張到波羅地海(Baltic Sea),同時動用了兩萬人,在尼瓦(Neva,“大”的意思)河邊建造〈彼得和保羅堡壘〉,鞏固該地區的防守。然後他將附近40個小島,建成要和歐洲城市比美的都市,這就是聖彼得堡建市的開始。由1714年到1741年,俄國所有磚石建材,只能用在此地。俄國的首都,也由莫斯科遷到這裡。

            第二位是女皇凱撒琳大帝(Catherine the Great II, 1729-1796),除了 政治上的豐功偉業外,她對西方藝術的愛好和收藏(她本身是在德國長大的德國人),使〈隱藏博物館〉(Hermitage Museum)成為世界著名的藝術館之一。

            俄國在帝王專制統治三百多年中,由於社會上不公平及階級顯明,常有人民起來反抗而遭殺害的事(雖然統治者都是東方正教的基督徒)。1917年共產革命後,人民生活更慘,所有教堂完全關閉,也許都是上帝的旨意。1924年列寧死後,市名被改為列寧格勒(Leningrad)。 1941年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被德軍包圍整整 900天(到1944 127日止)。由194112月到1942 4月,每天有3500人餓死。蘇聯解體後,市民投票改回原名聖彼得堡。

            1993年我看到廣告,去俄國旅行十天只要 $ 929,包括來回機票、住宿、三餐和觀光,非常合算,不過要搭俄國航空公司(Aaroflot)的班機。俄國的航空安全記錄是世界倒數第二,只勝過中國大陸而已。不過我認為俄國航空不安全僅限於國內,國際上還未聽過有失事的(我們去後第二年有一架由莫斯科飛韓國的飛機失事,到現在為止,就那一次而已),因此才決定去。出發那天上機,看到頭頂上行李架和長途巴士的沒有兩樣,心直往下沉。不過既已上了“賊船(機)”,又不能臨陣脫逃,只好既來之則安之。還好一路順風到達愛爾蘭的Shannon 機場換機,卻換了一架我從未見過的豪華大客機,大家都很高興。

            聖彼得堡的機場大廈,大理石的很壯觀,但因入關旅客太多,就顯得小而擠,通關過程很慢。不過旁邊在擴充,不久就可完工。看來共產國家也開始重視觀光客肥羊所能帶來的經濟繁榮。

            到了旅館安定下來後,我們六個人,已有一半經不起旅途的折騰,放棄了臨時加上的觀光。我和兩位姐妹隨著其他不累的旅客去參觀皇宮花園,佔地很大,特點是有五十座真人高的大理石雕像,這是女皇凱撒琳大帝心愛的花園,不知她的鬼魂此刻是否也在遊園?

            歐洲的旅館都供早餐,但多很簡單,甚至只有一杯牛奶和一個麵包而已,但我從未吃過像俄國旅館的豐盛的早餐。吃過第一頓早餐,就開始一系列緊湊的觀光行程。        

            聖彼得堡雖然也是個水鄉,但和威尼斯完全不一樣的是很少看到船隻在運河行駛,而且街道寬敞,汽車很多,公共交通發達,有巴士、電車和地鐵,完全和歐洲其他大都市一樣。

            聖彼得堡被尼瓦河分成南北兩大部分,河以南較熱鬧。河的北岸最明顯的就是“彼得和保羅堡壘”,裡面的同名的教堂,是列代沙皇長眠的地方。進入教堂,右側就可看到很多大理石石棺,裡面就躺著沙皇的遺體。教堂的鐘樓和四百呎高的塔尖,是聖彼得堡的地標(Landmark),當初彼得大帝下令所有建築物不得高于這個塔尖。堡壘佔地很大,其他的建築物,原來是軍營,後來成為關重犯的監獄,包括被指為叛逆的王子。站在堡壘城牆外的河邊,眺望著對岸的建築物,由左到右,有龐大的王宮(Winter Palace)、 海軍官校的高聳方形尖塔和聖埃塞大教堂(St. Isaac Cathedral 的金黃大圓頂,也是終生難忘的情景。

            王宮(Winter Palace)是巴洛克(Baroqae)式的建築,加上外表白色和淺藍色相間,很有浪漫氣氛。北面鄰著尼瓦河,上下兩層都有很多圓柱。南面向著廣大的王宮廣場(Palace Square), 有三重拱形入口。觀光客進入王宮,和以前到任的駐俄大使一樣,登上寬廣美麗的樓梯(Ambassador Staircase),抬頭望著高高在上的灰褐色(Beige 牆壁和雕像,以及金黃色浮雕和天花板壁畫,總免不了看到半裸女雕像高聳的雙乳。王宮內到處是綠色光滑的圓柱,金黃色的浮雕、壁畫,以及白色和金黃色的雕像,真是美不勝收。我們看了寬大的舞廳(Ball room)、 音樂廳和沙皇的寶座,其他的房間和王宮隔鄰的〈隱藏博物館〉,都放著或掛滿西方著名的雕像和名畫。很多是聖經故事,連我都看得出其中的意義,就難不倒你了。光是參觀這個王宮和博物館,就花了一個上午(其實要花上整天才夠),已經完全值回這次的來回旅費。

            王宮廣場另一邊是左右各一大排新古典式(Neoclassical)的建築物,由中央的雙重凱旋門連接起來,是政府機關(General Staff Headquarters)。凱旋門頂站著有翅膀的女神在有六隻馬拉著的戰車上,象徵俄國打敗拿破崙的入侵(1812年)。廣場中央的 165呎高的亞力山大圓柱(Alexander Column)也有同樣的意義。

            俄國歷來(1917之前)都是東方正教的國家,所以教堂很多,每座教堂都有不一樣的美,正如市內很多以前皇親國戚及大臣的豪華大宅,沒有兩棟是類似的一樣。聖埃塞大教堂有一個鍍金的大圓頂和四個小圓頂,在有圓頂的教堂中,僅次于羅馬的聖彼得教堂和倫敦的聖保羅教堂(黛安娜王妃結婚的地方)而排行第三。但最美麗的教堂是〈流血的救主〉教堂(Church of Bleeding Saviour),沒有圓頂,卻有九個形狀和色彩完全不同的洋蔥(Onion 型的頂。四周牆壁也漆了不同的鮮艷的色彩。這個教堂是建在一位沙皇被暗殺致死的地點。卡然教堂(Kazan Catherdral)是模仿羅馬的聖彼得教堂,不論教堂大小,圓柱的數目和規模都小得多,仍令人刮目相看,也使我脫隊,自己一個人來近看這間教堂(其他的人在shopping),摸摸那些大圓柱,可惜當時不知道要繞道後門去看那模仿義大利佛羅倫斯洗禮堂的“樂園之門”(見《維聲》第17期)。我們還看了另外兩間教堂(St. Nicholas Smolny Convent)。這五間重要的教堂,和所有其他的教堂一樣,遭受共產黨關閉的命運,後來還被改為博物館,有的甚至變成俱樂部。

            彼得哈芙(PeterhofPetrovorets 在聖彼得堡西方30公里的波羅地海的海邊。這裡有座夏宮(Summer Palace),是模仿巴黎的凡爾賽宮建造的,除規模小得多以外,裡面也裝飾得美侖美奐(有一個小孩住的房間甚至採用中國的裝飾)。外面則有頗具規模的宮庭花園和噴泉。可惜春天還未到達地球最北的都市,所以祇見空曠,未見鳥語花香和噴水。

            俄國著名作曲家柴可夫斯基(Pytor Tchaikovsky 1840-1893)大半生都住在聖彼得堡。但這裡最著名的還是基羅芙芭蕾舞團(KirovBallet)。我在美國看過他們的演出,在這裡卻沒有機會,真有點遺憾。旅行社為我們買票看了一場芭蕾舞,音樂是錄音的,舞卻跳得不錯。演的是有名的芭蕾舞劇〈基婕〉(Gieselle)。少女基婕因未婚夫變心而自殺,變成一位“Willis”(未婚而自殺的少女的鬼魂)。每夜半夜到黎明之前,所有 Willis 都在湖邊婆娑起舞。這時候如果有男人到這裡來就慘了,因為她們引誘他跳舞跳到精疲力盡而死。基婕的未婚夫良心未泯,到湖邊探視她的墓而碰上那群 Willis。基婕雖然生前恨他濫情,現在卻千方百計不惜違反命令而護著他到天亮,得以免死。這就是中國所認為的“蠻夷之邦”的文化。換成中國,根據“聊齋誌異”的故事,男人碰上女鬼,一定被迷惑而和女鬼們交媾到精疲力盡而死。柴可夫斯基寫了三部非常有名的芭蕾舞曲﹕天鵝湖(Swan Lake)、 J桃鉗(Nutcracker)和睡美人(Sleeping Beauty), 都在此地首演。不知什麼原因,世界上只有美國,每年十二月聖誕假期前後,一定要演芭蕾舞劇“胡桃鉗”和德國作曲家韓得爾(Handel, 1685-1759 的“彌賽亞”(Messiah)。其實我們都應該每年去看一次“胡桃鉗”(我最喜歡的是 New York City Ballet 和“彌賽亞”,給我們的心靈充充電。

            托爾斯泰(Leo Tolstay 1828-1910)是世界知名的俄國大文豪。他的名著包括〈戰爭與和平〉(War and Peace)和〈安娜‧卡列尼娜〉(Anna Karenina)兩者都被搬上銀幕,後者還不止一次,因為它是一部偉大的愛情小說。故事發生地點就在聖彼得堡和我們下一站目的地的莫斯科。有夫之婦的安娜和單身的伏倫斯基相愛而演出婚外情。後來雖離了婚,但在俄國封閉的社會裡,她無法和愛人公開進出(她不被其他貴族婦女接受),因而變得暴躁易怒,忌妒猜疑,不斷與伏倫斯基爭吵,使他無法忍受而離去後,她以自殺收場。她的命運和柴可夫斯基的芭蕾舞劇〈天鵝湖〉裡垂死的天鵝一樣,令觀眾憐惜落淚。這部1997年的電影,最難能可貴的是用柴可夫斯基的〈悲愴交響曲〉作為配樂。他的這首也叫第六號交響曲(Symphony No. 6, Pathetigue ),是在他逝世那一年在聖彼得堡首演,也是他作品中最具感動力的傑作,曲中傷痛、憂悶和悲哀的音樂,正是安娜命運的寫照。

            我曾說過威尼斯有如遲暮的美女,徐娘半老,風韻猶存(見〈維聲〉第18期)。聖彼得堡卻如遇人不淑的美艷少婦,楚楚可憐。我雖心有不忍,卻有幫不上忙的無奈。經過一見鍾情和四天相處之後,帶著惆悵的心情,踏上開往莫斯科的頭等臥鋪夜快車,life goes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