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D

Main Menu | 2007 | 2006 | 2005 | 2004 | 2003 | 2002 | 2001 | 2000 | 1999 | 1998 |

 

STD

馬作忠

August, 2007

  STD是Sexual Transmit Diseases的縮寫,直譯成中文就是“經性行為傳染的疾病”,也就是性病或花柳病。除了因輸血而得到,基督徒應該是不會得到這種病的,不過我們都應該有這一方面的常識。

  性病的種類因時代不同而不同,先從我還在台灣時說起。那時花柳病的名詞比性病普遍,大家也不避諱談到。花柳病只有兩種:淋病和梅毒,幸虧抗生素尤其是盤尼西林﹝Penicillin﹞對這兩種病都有效,連病人都知道的。

1. 淋病﹝Gonorrhea﹞

  淋病是感染到病菌Neisseria gonorrhoeae的病。病菌由尿道口侵入。男性病人排尿時有發熱或疼痛感覺,然後尿道排出黃色排泄物甚至帶血。不治療的話,症狀會消失,但會變成慢性或往上蔓延到前列腺和輸精囊。同性戀男性會有直腸炎。女性病人可能有尿頻繁和解尿困難,尿道口可能有膿液,也可能有陰道炎和子宮頸炎,但很多病人完全沒有症狀,而且成為慢性子宮頸炎,淋病的病菌在那裡繁殖,成為傳染的來源。也有可能往上蔓延到子宮體內和輸卵管,終至輸卵管閉塞成為不孕症,或輸卵管狹窄造成子宮外孕,破裂時大出血而死,如果來不及手術的話。

  淋病病菌也可能進入血液,引起心臟內膜炎或腦膜炎,但引起關節炎較多。眼睛的感染則見於新生兒或病人解小便後沒洗手而摸眼睛引起。眼睛發炎時,如不迅速治療,可能失去眼睛。

2. 梅毒﹝Syphilis﹞

  梅毒比淋病複雜得多,因為有第一到第三期不同的病變。梅毒的病菌是外形有如旋螺的螺旋菌Treponema pallidum。第一期病變發生在直接接觸地方:生殖器官、肛門和直腸、舌尖、嘴唇或咽喉,有不痛性的潰瘍和局部淋巴腺腫大。就是不治療,也會自己好﹝self-limiting﹞,但病菌在體內血液繁殖。第二期在數星期甚至6個月後發生,主要病變在皮膚﹝包括手掌和腳底﹞,長出皮疹﹝以紅斑居多﹞,加上全身無痛性的淋巴腺腫大。就是沒有治療也會好,但會再發,甚至多年後發生第三期病變。

  第三期梅毒可能發生在很多器官包括心臟﹝可能因此而死﹞,但最嚴重的是侵犯腦部及神經系統的神經梅毒﹝Neurosyphilis﹞。病變如果在脊椎,會產生感覺失常和行動失控。如果發生在大腦,可能會有性格改變和精神失常。

  人因精神失常而殺人的例子比比皆是,偶而也有大屠殺的發生,就像最近維州理工學院﹝Virginia Tech﹞的韓僑學生有系統地射殺學生和教師32人的慘案﹝我們教會會友子女在該校就讀的很多,幸虧全都無恙﹞。他是精神病人,與梅毒無關。人類歷史上最慘的集體屠殺莫如“Holocaust”了。1933年歐洲有9百萬猶太人分佈各國,那一年希特勒領導的納粹黨執政後,消除異己,專制獨裁,此後12年間﹝到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失敗自殺而死﹞,他指揮屬下,有系統地殘殺了6百萬人,絕大多數是猶太人,加上吉布賽人和殘障或弱智兒童。希特勒為何仇恨猶太人?有種種不同的猜測,包括猶太人到處控制當地的經濟命脈。但最近有相當可信的猜測,英國一位精神科醫師所領導的研究組宣佈了事實,希特勒年青時從一位猶太妓女傳染到梅毒,埋下了他日後對猶太人展開種族大屠殺的原因。

  這位醫師的理論有充分的間接證據,因為希特勒的私人醫師莫瑞爾在日記中推測希特勒患了梅毒。他記載希特勒有嚴重胃痛和皮膚問題,帕金森氏症﹝Parkinsonism﹞和情緒不穩定,都是感染梅毒的證據。此外希特勒的“突如其來的犯罪行為、疑心病和裝腔作勢” ,都是梅毒後期的精神症狀。

  治療淋病和梅毒的特效藥盤尼西林是1947年才發現的,如果早發現25年,也許可以避免那一次的種族大屠殺。

  患了梅毒而未治療的病人,病菌存留在血液中,會經輸血傳染給受血人,孕婦病人也能傳染給胎兒成為先天性梅毒。病人也會產生抗體,但那抗體只能預防再感染,卻殺不死已在體內的病菌。檢驗病人血中有沒有抗體一直是診斷梅毒尤其是潛伏期的方法,包括美國各州申請結婚許可﹝Marriage License﹞的驗血。我沒有在美國結過婚,不知道萬一血液檢查是陽性時怎麼辦?不能結婚嗎?

  梅毒最初的來源據說是哥倫布發現新大陸時,他的船員帶回歐洲後引發大流行的。中國則由印度傳入﹝印度是英國殖民地﹞。實際上其來源仍在爭論中,因為古典希臘文獻中已有記載,古城龐貝﹝Pompeii﹞廢墟中也有梅毒的證據,這都在哥倫布之前。

  美國還有一項有關梅毒的研究而違反人權的慘案,我以前聽說過,但不知道詳情。只知美國總統還因此向病人後代道歉。現在上網查到確實的事實。那是發生在阿拉巴馬州的“Tuskegee梅毒研究”。它開始於1932年,使用600位沒受教育的黑人窮人,其中399人被故意讓梅毒菌感染,另201人作比較之用。研究停止於1972年。在這40年中,病人從未得到治療,也不知道他們得了什麼病,還傳染給配偶和子女,估計至少有一百名男女死於梅毒。研究終止於1972年,是因為被報紙Washington Star揭發此一慘案。聯邦政府後來因此而有法案“National Research Act”,規定政府必須審查和批准任何牽涉到人身的研究。

  以下的性病是我來美國以後才有的。

3. 性疱疹﹝Genital Herpes﹞

  台灣當年也許有,但我從未見過。這是長在生殖器官的疼痛的水疱,好了以後會再發,其病原是病毒﹝Virus﹞Herpes Simplex type 2。得到此病的人發作時煩惱不堪,但不會死。抗病毒﹝Antiviral﹞的藥膏可以減輕症狀,但無法根治。

4. 愛滋症﹝AIDS﹞

  愛滋症﹝或最初的愛死症﹞是AIDS的中文音譯名。AIDS全名是Acquired Immunodeficiency Syndrome,中文的意譯是後天性的免疫不全症。既然是後天性,那麼有先天性的嗎?有的,很少,要是兒童不幸得到此症,最嚴重的必須住在完全消毒過的隔離環境內。較輕的就是很容易生病等等。

  愛滋症的發現是1981年的事,我還記得很清楚。那一年夏天,紐約市的醫院急診處忽然來了數位病人得到Pneumocystis carinii的肺炎。這種肺炎的病原是一種寄生蟲,免疫系統健全的人是不會得到的。這些病人還曾經去過海地﹝Haiti﹞,為什麼呢?同性戀男人很喜歡去那一國度假。AIDS最後字母S=Syndrome﹝症候群﹞而不是病,就表示免疫系統不健全的人,所得不祇肺炎而已,還有很多,包括非典型的肺結核和血管癌﹝Kaposi's sarcoma﹞等等。不久我們知道AIDS多發生於男性同性戀者,發病後兩年內必死無疑。 

  愛滋症的病原發現、診斷和治療,是現代醫學的奇蹟,因為兩年後,巴黎和本地NIH的兩組研究小組先後發現病原是一種病毒,而且成功地培養出來,兩組的命名各不一樣,後來協調一下,統一命名為HIV﹝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法國的Dr. Luc Montagnier和本地的Dr. Robert Gallo分享了那一年的諾貝爾醫學獎。病原既然是病毒,那麼檢驗病人血中是否有抗體將是診斷的方法,於是數家檢驗公司競賽開始,誰先發展出檢驗方法﹝必須向NIH購買病毒株種或付使用費﹞上市誰就發大財。兩年後果然有了確實的檢驗診斷的方法,沿用到現在。

  病人傳染到HIV的方式有三:第一是性行為,不論異性或同性戀。同性戀很容易得到的原因是HIV很容易由直腸進入血液內。第二是使用不潔的針頭,例如醫護人員為病人打針或抽血不小心刺到自己,但更多的是注射海洛英的成癮者﹝Drug Abuser﹞。輸血或血漿曾經是得此病的來源,很多血友病的兒童就是這樣得病的。現在血液都先檢驗有無梅毒、B型肝炎和HIV,所以輸血得到HIV的機會微小,但並非絕對不會,因為供血者﹝Blood donor﹞如果染到HIV,也要相當時間才檢驗陽性,在此之前檢驗陰性,但血液已會傳染。第三是孕婦的HIV會傳給胎兒﹝其實B型肝炎的傳染方式也一樣,嚴格說來,也是性病之一﹞。

  病人傳染到HIV後,病毒在血液內繁殖,然後破壞淋巴球和其他防禦病菌的細胞,因而抵抗力大減,其他病菌乘虛而入,就發生愛滋症後兩年內死亡。

  抵抗HIV的藥後來也發展成功上市,自1990中期以後,標準的療法是使用三種不同的抗HIV藥,抑制HIV的繁殖而延緩發展成愛滋症。至於服藥多久?沒有人知道,因為沒有病人願意停藥試試看,所以可能要終身服藥。有些抗HIV的藥,用在B型和C型肝炎也有效,這些病人也許必須終生服藥。

  抗HIV藥的問題除了副作用以外,最大的問題在於太貴,很多人尤其是非洲貧窮國家的病人負擔不起。

  HIV的來源是非洲的猴子,最初的病人可能被猴咬過,或殺猴時猴血接觸到殺猴者的皮膚傷口。

  世界衛生組織﹝WHO﹞估計自1981年以來,全世界約有二千五百萬人死於愛滋症。2005年,死於愛滋症的約有二百八十萬人,其中百分之二十為小孩。目前全球約有三千三百萬至四千六百萬人體內有HIV,其中三分之二在非洲。

  任何病毒引起的病,發展疫苗是預防和控制那病的最重要的步驟。26年來,HIV的疫苗仍未發展成功,我以為主要原因是HIV也引發我們體內的抗體,但那抗體沒有殺死HIV的能力,這和B型肝炎或普通感冒完全不同。

  沒有疫苗,預防勝於治療就顯得更正確了。如何預防所有性病?你們可以問中學以上的兒女,因為現在學校都有性教育﹝Sex Education﹞課程,你們也可藉此機會和他們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