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交響曲和波麗露舞曲

Main Menu | 2007 | 2006 | 2005 | 2004 | 2003 | 2002 | 2001 | 2000 | 1999 | 1998 |

 

幻想交響曲和波麗露舞曲

                                                                                                                                                                                         

                                                                                                                                                                                         馬作忠

Sept, 2005

 

                這是我自己拼湊而成的一張DVD,包括兩首古典音樂中著名的樂曲。

 

                女人經常抱怨男人﹕“你從來不聽我的話”,這可是真的,有科學根據的。英國學術期刊“Neuro Image”(“神經意象”)報導,男人聽不懂女人的話,是因為男人的大腦構造比較不會解讀女人的聲音。

 

                英格蘭雪菲大學的研究員發現男人對女人聲音的反應和對男人聲音的反應大有不同。實驗發現,女人聲音在男人大腦裡觸動的,是他們大腦處理音樂的部分;而男人聲音在男人大腦裡觸動的是一種較簡單的方式。由於男女聲帶與喉頭大小和形狀都有差異,而且女性的聲音天生帶有更大的“旋律”特性,因此女性聲音比男性聲音複雜得多,造成男性大腦收到女性聲音時,當成音樂來處理,然後再解讀其中的意思。

 

                Hmm,有意思,值得大家深思。姐妹們就別怪妳的男友,或丈夫,或兒子“聽不懂”妳的話了,因為他正陶醉在妳聲

音裡的“旋律”(Melody),當然不知妳在說什麼了。

 

                弟兄們怎麼辦呢?你應該讓你大腦處理音樂的部位發達起來,才能了解她所說的話。如何發達大腦處理音樂的部分?當然要看我介紹過的DVD,尤其是“燦爛星光”那一片,因為裡面有很多女高音獨唱。我現在介紹的這一片DVD,也許更適當,因為需要用點腦筋。

 

                我曾經介紹過美國名指揮和作曲家伯恩斯坦(Leonard Bernstein 1918-1990)的青年音樂會(《維聲》第86期),我覺得適合作青少年的音樂教材。現在有了英國的最新有關女聲的研究發現,我覺得這套長達25小時的教材,變成弟兄們了解女人必修的課程了(just kidding)。不過如果看完後,仍不了解女人,也不要灰心,因為我大腦處理音樂的部位,已被刺激了五十年,仍舊不完全了解女人呢!

 

                伯恩斯坦在第一場“音樂的意義”中說音樂是一連串的音符,使我們聽了高興,音樂本身並不具任何意義。如果作曲家要用音樂來表達故事或內心情感,那是額外的收穫(Bonus)。也許他說的是“純粹音樂”(Absolute Music)和標題音樂(Programme Music)的區別。

                他對“波麗露舞曲”和“幻想交響曲”作了很詳細的分析,我早就有這兩首樂曲的CD,聽了無數次而熟悉得很,看了他的音樂會,還是學到很多我不知道的。前者是“純粹音樂”,後者是“標題音樂”,也就是用音樂來描寫故事。

 

                “幻想交響曲”是法國作曲家貝遼士(Hector Berlioz, 1803-1869)於183026歲時完成的,我曾在《維聲》介紹過,包括他的愛情史(見《維聲》第56期第16頁,200210月),因為此交響曲與他的愛情有關。他自己寫的音樂會介紹單中介紹其內容如下﹕

 

                “一位多愁善感的年青音樂家,因為愛情受到挫折而吃鴉片自殺。鴉片藥量不足以致死,但使他處於深眠狀態,腦裡出現的種種幻像被他譜成音樂”。

 

                大家不用猜測都知道貝遼士自己就是那位青年音樂家,鴉片只是個藉口,他的天才和豐富的想像力就足以寫出這部曠世的巨作而無須假借任何迷幻藥。

 

                他還說那位心愛的女人化身成為旋律,不時出現於所有的五個樂章中,它是法文“Idee fixe”,英文的Obssession和中文的“教我如何不想她”。

 

                伯恩斯坦以指揮和作曲家的身份,當然能分析得更加透澈,而且當他說我們必須知道“教我如何不想她”的旋律是什麼樣子時,能夠立刻讓樂師奏給我們聽。他指出這段旋律開始慢慢高上去,然後塌下來,又再高上去,又塌下來,完全描出一位單相思者的心境,也就是充滿希望而終於失望。接著他告訴我們在第一樂章(標題“視像和熱情”)中,作曲家如何把焦急、痛苦、嫉妒和憤怒的情緒描述得淋漓盡緻。

 

                在第二樂章(標題“舞會”)中,作曲家夢見在舞會中看見了他夢想的情人,“教我如何不想她”的旋律出現了,但伴著其他音樂,其實她並不在場,他越想去碰她,她飄得越遠。後來,美妙的法國式圓舞曲悠然停止,只有“教我不想她”的旋律,他以為她終於站在他面前,正要去抱她時卻被眾多的舞者隔開,又是一場夢。

 

                在第三樂章(標題“鄉村景色”)中,他夢見在寧靜的鄉村漫步,一切都很寂靜,只有兩位相距很遠的牧童以笛音互相連絡。他們的笛音描畫出美麗的阿爾卑斯山谷景色(我去過,所以不難想像得出),不久來了暴風雨,同時出現擾亂他心靈的影像(當然又是“教我如何不想她”的旋律)。暴風雨過去,他以為這下子可以得到寧靜,但當一位牧童吹出樂章開始同樣的笛音,得不到回應(只有遠方的雷聲)時也離開後,他突然感到無比的沒有愛的孤獨的感覺。也使我想起中國古詞“古道西風瘦馬小橋流水人家,斷腸人在天涯”,和“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念天地之悠悠,悽然淚下”所描述的情景。

 

                在第四樂章(標題“刑場進行曲”)中,他夢見殺死了人,殺死誰?當然是讓他因愛生恨的情人。他必須償命,被押去斷頭台行刑。當他就位被斬前瞬間,那影像又出現了,但只有瞬間而已就刀落頭被砍,掉入竹籃。

 

                在第五樂章(標題“巫師巫婆的聚會”)中,他夢見參加自己的葬禮,這是不尋常的葬禮,沒有聖樂,沒有人念祭文,伯恩斯坦為我們示範各種精靈鬼怪,“教我如何不想她”的旋律已轉變成“巫婆”,帶頭向他訕笑。

 

                “幻想交響曲”全長五十五分,伯恩斯坦的音樂會也那麼長,由於講解和示範都需時間,所以他省略開始的五分鐘(夢境般的音樂,為“教我如何不想她”出場的鋪路)和第三樂章大部份他稱之為“Hopeful, too hopeful”的部分,非常優美的音樂,所以看完他的講解,你就必須聽CD,除非有這首樂曲的音樂會實況。剛好我找到了2001年著名的柏林交響樂團在土耳其伊斯坦堡一間教堂的演奏會實況,所以接下去就是這部分的錄影。我把這兩場音樂會都依照五個樂章而分成五段,所以當你看完伯恩斯坦的第一樂章,就可以立刻跳去看柏林交響樂團的第一樂章,其餘類推。

 

                伯恩斯坦在第三場音樂會中講解“配樂法”(Orchestration),除了介紹各種樂器之外,最後一段用“波麗露舞曲”作為配樂的示範。

 

                “波麗露舞曲”(Bolero)是法國作曲家拉威爾(Ravel, 1875-1937)所作的芭蕾舞曲,沒有故事,所以是“純粹音樂”。伯恩斯坦用它來分析作曲家如何為各種樂器配樂。它只是一段很長的曲調,三再地重複,由單一樂器輪流奏出,每重複一次,聲音加強,更多的樂器加入,到最後整個樂團都參與,達到交響樂團的極限聲響。

 

                樂曲開始時,是由圈套鼓(Snare drum)擊出節奏,到約十四分鐘左右曲終為止都沒有變化,只是聲音慢慢加強。就在這節奏的背景上,開始很長有阿拉伯風味的曲調。這曲調分成A部和B部。A部重複一次,然後B部也重複一次,這樣AABB形成一組,一共演奏了四組半之後,加上很短的終曲而終止。以下是各組所用的樂器,可供聽CD的參考(我找不到有演奏Bolero的錄影,只好用CD代替,這段CD是芝加哥交響樂團灌製的)﹕

 

 

第一組         A﹕Flute A﹕Clarinet
  B﹕Bassoon        B﹕E flat  Clarinet
第二組  A﹕Oboe dmore A﹕Trumpet and Flute
  B﹕Tenor Sax B﹕Soprano Sax
第三組 A﹕French Horn and Picalo A﹕Oboes and Clarinets
  B﹕Trombone B﹕All Woodwinds
第四組 A﹕ Woodwinds and Violins A﹕ Same plus Trumpets
  B﹕Same plus Trombone, Cellos & Viola     B﹕ Full Orchestra
第五組 A﹕ Full orchestra  B﹕Full orchestra
終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