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a Netrebko 和“茶花女”

Main Menu | 2007 | 2006 | 2005 | 2004 | 2003 | 2002 | 2001 | 2000 | 1999 | 1998 |

Anna Netrebko  和“茶花女”

馬作忠

Aug, 2006

  五十年前我在台灣還是醫學生時,有一本叫“音樂雜誌”創刊,我訂閱了,可惜出版一年就停刊。我出國時,還隨身帶著值得保存的部分,後來紙張發黃,我就影印保存下來。其中“歌劇欣賞”一共介紹了15部,“茶花女”是其中之一。雜誌已停刊那麼久,譯者也去世多年,所以應該沒有人指責我抄襲他們的作品。他們是根據  Victor Book of Opera一書所譯,“研琢經年,力求貼切”,但我仍發現有些地方不符事實,所以稍加修改。

  茶花女(Violetta維奧麗特)是巴黎的名妓,在她青樓賣笑的生涯中,出現了用真情愛她的阿非列德(Afredo Germont)。1840年的某天,茶花女家裡賓客雲集,在一群尋歡客中,阿非是惟一來尋找真愛情的人。他為茶花女的美麗溫婉所迷醉,可是在風塵中打滾的茶花女,不信有人真心地愛上了她。

  舞會就要開始,身染疾病(肺病)的她幾乎昏倒,但勸客人不要介意,繼續尋歡。阿非並沒有跟著大家離開而留下來靜靜地在旁陪她,使她很動心,不過當她想到自己的卑賤身世時,不覺就失去了自信。阿非對她鍥而不捨,最後他的真誠贏得她的信賴。茶花女乃洗淨鉛華,跳出風塵,在鄉下一棟安靜的房子和阿非同居下來,企圖付託終身。這一段日子(三個月)是甜蜜的,一對情人朝夕相廝守,但家庭的開支則靠她的積蓄來應付。不久坐吃山空,茶花女連手飾都賣光了,阿非聞訊後才決定回巴黎去籌錢。

  阿非出門不久,茶花女被昔日的女友找到住所而來函邀請她參加當晚的舞會,茶花女不想去。這時阿非的父親找上門來,老父對兒子的荒唐行為大為不滿,更明顯地鄙夷茶花女的身世,聲色俱厲地告訴她不要再同他兒子來往。不過當老人明白茶花女靠賣手飾來維持兩人的生活時,也不禁對這個癡情的「神女」起了三分憐愛同情之意。可是老人依然希望她能永遠離開他兒子,因為阿非的姐姐將要嫁給一位貴族,如果阿非娶了一位妓女,勢將影響來家聲而破壞了他女兒這門親事。茶花女最初不答應,但經不起老人再三懇求,乃決定犧牲愛情,痛苦地接受老人的請求,於是她重墮風塵,去參加當晚女友的舞會,因為那是惟一讓阿非死心而離開她的手段。

  阿非不知內情,氣憤這個女人水性楊花,找到當晚舞會地點,激忿地狂賭,卻手氣奇佳贏了錢,當眾把錢摔在茶花女身上侮辱她,還用極惡毒的話罵她。茶花女受此刺激就病倒了。不久病勢越來越重。此時阿非的老父對強迫拆散這一對戀人的事也已翻悔,於是他把真相告訴兒子,並寫了一封信向茶花女致歉。阿非連忙趕來見茶花女,但已太遲,茶花女病入膏肓,在阿非老父趕到後死去。

  接著有詳細分幕情節和特別提出著名的詠嘆調,幫助讀者去欣賞。可是在1950年代的台灣,很少人買得起美金 $5.98的唱片(換成台幣 240元,是台灣大學住宿學生一個月的伙食費)。我記得廣播電台也很少播放歌劇選曲的(管絃樂較多),所以在台灣時,我只聽過歌劇“茶花女”第一幕和第三幕哀傷的前奏曲和“飲酒歌”而已。

  我是於1965年來到美國紐約市後才有機會上歌劇院,此後四十年間去過很多次,看“茶花女”的次數最多,一共五次。我還擁有不同版本的唱片、錄音帶和CD的“茶花女”錄音。1980年代雷射盤上市後也一樣。有一年,“茶花女”還拍成電影(由Theresa StratasDomingo主演)在電影院上演,我去看了,也買了後來製成的雷射盤。1990年代,我曾經在我家舉行的喜樂團契聚會時播放給會友們看,看完時,一位姐妹長老淚流滿面說﹕「難怪馬醫師那麼喜歡歌劇」。

  我有種不同版本的“茶花女”DVD,去年又上市一部新的,看後覺得很值得向大家介紹這位目前紅得發紫的女高音Anna Netrebko和這一部“茶花女”。

  Anna Netrebko 是俄國人,出生於1971年,她的第一份工作是在聖彼得堡的瑪琳斯基戲院(Mariinsky Theater, 有名的Kirov歌劇團的老家)當清潔工,大概她在抹地板時也常常唱歌,得到歌劇團的藝術主任兼指揮Valery Gergiev的注意,經他的訓練和指導之後,開始在那歌劇團唱俄國歌劇,後來擴展到義大利歌劇包括花腔的美歌派歌劇。199524歲時,在舊金山歌劇院作美國的首演,然後到其他城市演唱。由於她的聲音清純,年青美麗又會演戲,到處受歡迎。2002年在紐約大都會歌劇院首演俄國歌劇“戰爭與和平”。2003年出第一張歌劇選曲CD,是當年最暢銷的CD之一,後來又出一張“茶花女”選曲的CD。我有她2005年出的第一張DVD Anna Netrebko, the Woman and the Voice”。2005 年莎茲堡音樂節(Salzburg Festival)的“茶花女”,就由她主唱,製成這一部DVD

  莎茲堡是樂聖莫扎特的出生地,他在1756年出生的房子,我曾於1989年冬天去參觀過。莎茲堡音樂節的歷史已有一百多年。莎茲堡出生的另一位樂壇巨人是名指揮家卡拉揚(HerbertKarajan 1908-1989),他大部分時間花在柏林交響樂團,但也主持1960年代到逝世前的莎茲堡音樂節(七月最後一星期和八月四星期),演的節目除了莫扎特音樂之外,還有其他古典名作。1990年代以來的音樂節主持人還包括現代的作品,同時鼓勵古典名作的現代詮釋,所以才會有這一部我認為不可思議的“茶花女”。不可思議的地方在於佈景和服裝。歌劇最重要的演唱不論男、女高音和男中音三位主角,都是第一流的,合唱部分(維也納歌劇合唱團)也是。

  傳統的“茶花女”佈景,不論是大廳、家庭住宅或臥室,我們都一眼看得出來,近年來的傾向是佈景堂皇富麗,爭取觀眾的讚賞,也許有點過份。但是所謂現代的詮譯,我常覺得是畫蛇添足,尤其是這一部“茶花女”。幸虧還沒有人敢修改音樂(只有拍成電影時,為符合實景和不超過兩小時而刪除部分音樂)。

  “茶花女”幕啟之前,有憂傷的序曲暗示戲情,大部分觀眾會閉目養神作暖身(warm up)準備。可是這一部卻是早已幕啟,我們看到台上空無一物,只有一位老人坐在台上右邊一個大時鐘的旁邊。他是誰?原劇根本沒有這一位。這位老人幕起和幕終時都在,其他三分之二的時間也在台上,默默地注視其他的人,不唱,只有最後一幕唱了幾句,是茶花女的醫生唱的,所以他是醫生?可是醫生怎麼有空日夜跟著茶花女?他是死神或中國傳說的閻羅王?或是茶花女的守護神?也許這就是那位怪異的舞台主任要觀眾去猜測的現代詮釋了。前奏曲開始不久,茶花女從左邊開門進來,瞪著大鐘看,代表她知道她在世日子不長,所以繼續她的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態度。她穿著現代的紅色衣服或睡袍,脫下來只剩襯裙,其他的人,不論男女一律穿黑色西裝,與傳統的十九世紀服飾完全不同。第一幕應該是開舞會的大廳,但我們看不到傢俱,只是後來合唱團員喬扮的舞客們抬來一張大沙發,讓茶花女站在上面。她似乎不是風塵女郎而是好萊塢的電影明星。第二幕第一景在茶花女洗盡鉛華的鄉下住宅,我們看到的是五張大沙發。第二景又回到舞會大廳,當眾賓客聚賭時,還把旁邊的大時鐘搬來當賭桌。第三幕在茶花女的臥室,她病倒睡地板。我實在不懂這種現代的詮釋到底要告訴我們什麼?

   “茶花女”於1853 3月首演於威尼斯,並沒有成功,主要是劇情是當時的真實故事,演出時以同時代的服裝與佈景(那時候人們也是比較喜歡看古裝的戲)。其次是演員的歌唱未練好,唱茶花女的女高音身體過胖,不像患肺癆的樣子,所以當她劇終倒地而死時惹來觀眾鬨堂大笑。作曲家浮爾弟( Giuseppe Verdi 1813-1901 )想不到他得意的作品,竟會受到這樣的虐待。第二年五月再次演出時,他將劇中人物道具換成法國路易十三時代(1840年代)的模樣,演員也深加訓練,演茶花女的女高音也比較苗條,所以第二次的演出非常成功,到處受歡迎,一直到現在,是我看最多次(一共五次)的歌劇。如果有像Anna Netrebko 這樣的女高音來華府演出,我還是會去看的。演唱阿非的是Rolando Villazon ,也年青。他是墨西哥人,在本國受過正規聲樂訓練後,來美國加入舊金山歌劇團的訓練班,1998年開始發跡,是當今歌劇院爭相邀請的男高音。唱阿非的老父的是著名男中音Thomas Hampson(在“歌唱的藝術”中,他是講解人之一),是屬於“薑是老的辣”的老薑。合唱團和樂團,都來自維也納歌劇團,所以除了佈景和服裝,都是頂尖的。你如果一生只看一次歌劇,應該看這張DVD,可以向陳牧師借。這部DVD有中文字幕,更加難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