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家泰納﹝J. M. W. Turner﹞

Main Menu | 2008 | 2007 | 2006 | 2005 | 2004 | 2003 | 2002 | 2001 | 2000 | 1999 | 1998 |

 

畫家泰納﹝J. M. W. Turner﹞

馬作忠

November, 2007

Turner-Venice-1844

Turner-Venice-1843

Turner-Venice -1834

Turner-Mortlake-Terrace-1827

  威廉‧泰納﹝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 1775-1851﹞是英國最著名的畫家。華府國家藝術館推出特別展,展出他的146幅作品,大部份來自倫敦的Tate Gallery,展出日期從今年10月1日開始到明年1月6日。

  在特展的揭幕日,華府郵報記者提出下列的選擇題:

 1. 泰納的偉大在於水彩畫的清純的色彩和色調﹝Color and Tone﹞。

 2. 泰納的偉大在於他的建築物和風景油畫都很逼真。 

 3. 泰納的偉大在於畫出古典文物的永恆。   

 4. 泰納的偉大在於刻畫出工業革命的真實。

 5. 泰納的偉大在於毫無拘束的畫筆和調色。

 6. 泰納的偉大在於8百多塊很詳細的印板﹝特展中沒有這一類的作品﹞。

  答案是上述6項都對。從特展中的146幅作品展示出來,如有至少6位風格不同而又不按牌理出牌的畫家的作品。由此可見泰納是位多變的畫家。藝術研究者雖曾作過詳細的研究,仍舊無法了解他是如何發展他的畫型﹝Style﹞,因為他的畫型讓我們對於自然和藝術兩方面都有新的看法。

  泰納出生於美國獨立的前一年﹝樂聖莫札特19歲時﹞。父親是倫敦的一位理髮匠和假髮製造師。泰納自幼就有藝術天才,他的父母親頗引為傲,12歲時的畫,被父親掛在理髮店的窗口,而且出售給顧客。14歲時,他去探訪住在牛津附近的鄉村的叔父,在那裡養成了終生的習慣,就是在鄉村漫步,觀察大自然,在本子上畫下素描。

  15歲時,他的作品﹝水彩畫﹞在皇家藝術學院每年一次的畫展中展出,此後60年,每年都有他的新作展出。21歲﹝1796年﹞時,有第一幅油畫展出﹝題名“海上漁夫” ,這次特展中有﹞。26歲時,他成為皇家藝術學院歷來最年青的會員,5年後成為學院的教授。

  一生中除了英倫三島外,他還多次到歐洲大陸遊歷,隨時記錄下各地風景、山水、人情和建築物。

  1801年去瑞士,1817年去萊茵河,1819年去意大利經Turin、 Como、威尼斯後,停留較長時間在羅馬和那波里斯,然後取道佛羅倫斯回國。1821年去法國包括巴黎,1828年重遊羅馬。1835年經柏林、德勒斯登、布拉格和維也納,再度到威尼斯停留﹝159年後的1994,我也走過相同的路線,他用素描,我用Camcorder和相機記錄我們看到的景物,他的畫,尤其是威尼斯的,頗能引發我的共鳴﹞。1841年他再遊瑞士和相鄰的北意大利。1845年再遊法國,此後身體漸漸衰弱,逝世於1851年12月19日,留下8百多萬遺產,身邊所有的畫,都捐贈給英國政府,現存於Tate Gallery,部分在這次特展中展示。

  有一本藝術史的書,有關泰納的一段,我覺得相當準確,但又怕翻譯得不夠貼切﹝Lost in translation﹞,所以先抄下原文:“Light is the dominant visible element in land and seascape, and it becomes a major of Turner's concern, so that he seems to offer a link between Claude in 17th Century and the French impressionist later in 19th Century. But he also sought pictorial form and structure thru which to express the energy、the drama、or the sweetness of nature, her serenity、or her turbulence, and this he had to invent and to assess in terms of its correspondence with his emotional, as well as visual experience. In this respect he stands beside Cezanne in uncovering issues that still challenge the modern artist.” 

  上述的大意是:“在風景和海景中,光是最明顯的元素,因此泰納的圖畫非常注重光線,所以他似乎介於第十七世紀的法國風景畫家克勞德‧洛漢﹝Claude Lorraine 1600-1682,法國人但常住於羅馬﹞,和第十九世紀的法國印象派畫家的過渡時期畫家。不過他又尋求用圖形和結構來表現大自然的能量、戲劇性和甜美性質。至於對大自然的恬靜和強暴,他必須發明綜合內心的情緒和觀察得來的經驗的繪畫表達方法。在這一方面他和公認的現代繪畫之父塞向﹝Paul Cezanne 1839-1906﹞一樣,所提出的問題仍然深深影響到現在的畫家。”

  換句話說,泰納的繪畫,到後來很抽象看不出形狀或形狀模糊,甚至祇剩下一堆不同的顏色,如果不是他寫下標題,你根本不知道他在畫什麼。這不就是現代畫的特徵嗎?

  1834年10月16日,英國議會大廈被大火燒毀,很多人來看,泰納也在隔岸觀火,後來畫了一幅油畫和一些水彩畫,特展中一小間掛了11幅有關火燒的畫,行家說光為了這11幅畫,就算其他11個大房間的畫都不存在,已經值得你來藝術館了。是否如此,你自己來看吧。

  常聽人說退休後要去旅遊,但沒聽人說退休後要逛藝術館,可能是逛藝術館不需等到退休。不過逛藝術館倒是退休後的好活動,一來走路對身體有益,二來看畫或雕刻品是心靈的享受,一舉兩得。

  三個月前,本地一群喜好古典音樂者成立了“音樂賞析沙龍”﹝Music Salon﹞,主要活動是每月一次邀請音樂名家分析古典音樂名曲﹝每月第四個星期六上午10-12點,地點在Potomac Community Center﹞。兩月前我加入為會員,目前人數約一百人左右,有些是和我一樣已退休的。當我決定10月10日星期三去藝術館看“泰納特展”﹝當天有“Gallery Talk”和專題演講﹞,我通知沙龍的秘書﹝有會員的電郵址﹞,她通知已退休的會員,那一天除我之外,有十一位出席﹝另有一位找不到地鐵站停車位而回家﹞,就這樣我們的unofficial“Art Club”成立了,每月第二個星期三上午十點半在國家藝術館西館二樓﹝Main Floor﹞的圓環﹝Rotunda﹞集合,等候專家帶我們作例行的“Introductory Tour”﹝50分鐘﹞後,展開每月預定的活動。11月8日是看介紹泰納的影片,30分鐘長,整天放映,一直到明年1月6日,地點在一樓﹝Ground Floor﹞的西側。接著去Cascade Cafe﹝在東西館之間的走廊﹞午餐到下午一點,然後看泰納的146幅畫,累了就回家,或參加下午二點三十分另一堂“Introductory Tour”後回家。

  逛藝術館當然任何一天都可以去,但週末人多。去時應該先到Information Desk要一份當天的活動表,除了專題演講﹝並非每天都有﹞外,每小時有“Introductory Tour” ,隨著館內專家走50分鐘,等於上了一堂藝術課。因為每個Tour題目不一樣,所以你可以整天都跟著不同的專家走,看他們要你看的藝術品。如果這麼逛藝術館幾次後,不變成專家都很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