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谷的世界

Main Menu | 2007 | 2006 | 2005 | 2004 | 2003 | 2002 | 2001 | 2000 | 1999 | 1998 |

梵谷的世界

國家藝術館“梵谷傑作特展”簡介  

                                                                                                                                                                                  馬作忠

Nov, 1998 

Slide Show

Online Tour

   “梵谷傑作特展”(Van Gogh’s  Van Goghs: Masterpieces From the Van Gogh Museum, Amsterdam)於10日在國家藝術館揭幕,為期90天,到明年元月三日為止。元月十七日到四月四日將在洛杉磯展出。已存在25年的荷蘭阿姆斯特丹梵谷博物館正在翻修(該館預計每年訪客60萬人,實際上超過三百萬人,廁所不夠用),所以才能將該館 200幅圖畫中借出70幅到美國兩地來展覽,加上國家藝術館收藏的兩幅,一共72幅名作。

  天下不如意事十有八、九,梵谷也不例外,他想當牧師當不成,卻成為當今最有名的畫家。

  文生‧梵谷(Vincent Van Gogh)生於主後1853年,死於主後1890年,才37歲。他作畫的時間只有10年,卻留下作品1700件(其中 900件是素描)。生前只賣出一張,約美金80元,死後一百年(主後1990 5月),他的一幅畫創下美金8250萬元的記錄(被日本人買去)。

  文生是荷蘭人,父親是牧師。12歲到外鄉上學時就喜好讀書,所喜歡的書多是描述窮人的。16歲因經濟原因而輟學,在一家印製藝術品的公司工作三年,開始和弟弟提歐(Theo Van Gogh)通信。提歐保存了文生寫給他的661封信(由短信到4千字)。由那些信,我們知道了文生一生內心的掙扎和感受,還有對他自己的作品的描述,使我們更容易了解文生和他的作品。20歲時他被調到倫敦的分公司工作,愛上房東的女兒而遭拒絕,這失戀給他很大的打擊。22歲時被調到巴黎的分公司,沒多久,在聖誕節公司最忙的時候不假而離開,不久就被解雇。第二年回到倫敦,為的是再見舊房東的女兒(真是不到黃河心不死)。他當小學教員,收入僅夠糊口而已。在叔父介紹之下,他回到荷蘭一家書店工作,這次只維持四個月。24歲時,他想當牧師,開始準備考神學院,準備了一年就放棄了,因為他無法應付拉丁文和希臘文。退而求其次,25歲的文生去比利時的布魯塞耳參加平信徒傳道訓練。畢業了並沒有派到工作。他只好再退而求其次,自己去傳道。他以為只要表現得好,就會有教會給他有薪的傳道工作。他到礦場去向礦工傳道和照顧受傷的礦工,果然感動了布魯塞耳的教會,,他得到了六個月帶薪的試用機會,不幸他以狹義的眼光來解釋聖經,他依照耶穌的指示將衣物給了窮人,自己生活在最起碼的生活裡。教會負責人很不以為然,以過度熱心會嚇走信徒為由開除他。失去了教會的經濟支持,他生活在半饑餓中。父親叫提歐來勸他回家,不但無效,反而有九個月他不寫信給提歐。我們不知道那九個月他是如何過的。然後他又開始寫信了,一寫就是四千字。他非常氣憤教會,但在內心中更加接近基督。27歲的他(主後1880年)決定成為畫家。在提歐資助下,他開始提筆作畫,由素描開始,兩年後開始油畫。後來雖然斷斷續續拜過師學習,但他可以說是無師自通的。30歲時他和一位有個 5歲男孩而又懷孕的妓女同居,雖然是出於同情之心,卻得不到家人和老師的諒解。不久,他搬去荷蘭北部鄉村。此後兩年間所畫的都是當地的鄉景和農夫。他說農夫世界很多方面優于文明世界;穿補縫衣服的農村少女美于盛裝的貴婦。就在這種心態之下他完成了現在大家公認的第一張傑作“吃馬鈴薯的人們”(The Potato Eaters, 1885  4月)。畫中一間狹窄的房間,五個人圍著小方桌,吃一盤煮熟切塊的馬鈴薯和喝咖啡,就這是他們全部的晚餐。他特別強調粗糙的手和臉。他畫這圖是強調農人的自食其力,吃自己親手中植的東西(言下之意是所有剝削農人的人應該感到愧咎)。

  主後1886年二月,他到了巴黎,第一次看到成名畫家,如馬內(Manet)、竇加(Degas)、塞尚(Cezanne)的作品和進口的日本畫,使他耳目一新和眼花撩亂。雖然他生性內向,仍舊和其他著名畫家尤其是高更(Gauguin)成為朋友,互相討論和觀摩。兩年後他完全脫胎換骨。他的畫由暗晦而蛻變為鮮明多彩。這兩年他完成了 200張油畫。主後1888年,他來到法國南部小城亞耳(Arles)。這是在河邊(Rhone River)距地中海55哩的地方,是羅馬帝國時代的重鎮,凱撒和君士坦丁都君臨過此地,所以有典型的羅馬古代的劇院、紀念碑和輸水道等石頭建造的古蹟。文生對於這些古代藝術品毫無興趣。他的興趣完全在亞耳的陽光和色彩。他的畫格又開始轉變。他用火燄般的色彩,簡單但過分誇張一些色彩。那年12月,他的精神病首次發作(割下自己一小片耳朵)。主後1889 5月,他雖住在精神病院,但在病情穩定時,仍完成了一些傑作。

  主後18905月,他出院回到巴黎,到郊外小村奧維(Auvers)租房而住,就近看加薛醫生(Gachert)。雖然他覺得加薛醫生比他更病重(他說盲人牽著盲人,兩人最後都跌到陰溝去),但他為醫生所畫的肖像,一百年後卻賣了八千兩百五十萬美元的最高價。727日,他又回到田裡作畫,這一次多帶了一把手槍,他拿槍射自己心臟下方,沒有死。他整理衣服蓋住血跡,走回床上躺下。房東看他沒有下來吃晚飯,上樓去叫他,他說他自殺沒有成功。兩天後,在抱著他提歐的手臂中與世長辭了。

  他最後一幅畫“烏鴉和麥田”,一片麥田中有條中斷的小徑(無路向前走),一群烏鴉(代表死亡,因為烏鴉群知道那兒有垂死的生物,等著啄食)在黑雲(黑暗勢力)之下飛來,可能暗示他因病而覺得無助,只好面對死亡。對於我們來說,不也是人生走到盡頭(圖中的小徑),就得面臨死亡嗎?這是我最喜歡的一幅畫。

  綜觀文生‧梵谷的一生,從小就有愛人和助人的愛心,身為牧師的兒子,很自然的想當牧師。如果他如願當了牧師,也許後來會以繪畫當嗜好,他就不會成為偉大的畫家。他傳教失敗,是因為他太過熱心,嚇走了信徒也開罪了教會。27歲的他,愛人卻無法以言語與人溝通,只好用藝術來表達他的感覺。他覺得如果他不能減輕農夫生活的困苦,至少他要用繪畫來表達他的同情心,也許他覺得這是他和上帝溝通的途徑。

   “梵谷傑作特展”已經未展先轟動。特展是憑票按日按時進場,票是免費的。830日開始索票時,在93度溫度下,有2600人排隊索票。其實不必在陽光下排隊,所有Hecht Store裡的Ticket Master有票出售,每張收服務費$2(每人限 6張)。兩星期後,所有預定票(216,000張)都已送完或賣完。不過每天至少有1800張票當天給,先到先得,送完為止。這是看特展惟一的辦法。我建議在藝術館開門前(上午10點)到達索票(在西館Constitution Ave的入口處),以免向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