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之都—維也納

Main Menu | 2007 | 2006 | 2005 | 2004 | 2003 | 2002 | 2001 | 2000 | 1999 | 1998 |

 

音樂之都—維也納  

馬作忠

Jan, 2005

 

Slide Show

Photo

 

        主後1991年,我曾以同樣的題目,寫了一篇遊記登於台大醫學院校友會的月刊,全文照登如下﹕

 

        我們校友之中喜歡古典樂的很多,我是其中之一,因此,每到歐洲旅遊時,總不放過有名的歌劇院和音樂廳。1988年聖誕後第一次旅遊歐洲時,在維也納住了三天三夜,看了一場歌劇,餘音繞樑三日。1990年夏天,參加十八天遊七國的旅行團,也經過維也納,住了兩夜,夏天時歌劇和交響樂都休演,但由旅行團安排,參加一場絃樂四重奏和女聲獨唱,都是典型的維也納音樂—圓舞曲和輕歌劇。當時許願有朝一日,一定要在春天或秋天到維也納住一星期,白天參觀博物館,晚上就上音樂廳。沒想到這個心願不久就實現,今年四月中旬果然第三次來到維也納,看了三場歌劇和兩場音樂會,也看了幾處博物館,皇宮的民俗博物館正在展覽台灣的排灣族文物。

 

        今年是樂聖莫札特逝世於維也納二百週年紀念。除他之外,有名的作曲家如海頓、貝多芬、修伯特、布拉姆斯、理察史特勞斯、約翰史特勞斯二世、布魯克納和馬勒,都住過維也納。其中只有修伯特和約翰史特勞斯是土生土長,其他的都是外鄉人但卻成名於維也納,由此可見維也納有其良好的音樂創作環境,古今中外還找不出第二個都市出產過這麼多的作曲家。為什麼呢?這完全歸功於統治奧匈帝國六百多年的哈斯堡王朝(Hapsburg),其歷代帝王和皇親多喜歡音樂,不但重金禮聘作曲家和音樂家,很多本身就是音樂家,所以維也納一直是歐洲的音樂首都。後來圓舞曲(Waltzes)和輕歌劇(Operetta)也發源於維也納。初中時看過一部電影“翠堤春曉”,敘述圓舞曲誕生的過程,想不到四十年後,我有機會來到此地和圓舞曲之王的銅像合影(見附圖)。

 

        維也納值得看的地方很多,除了大教堂和皇宮之外,對於喜好古典樂的,下列地方和節目,不可錯過﹕

 

        1.維也納歌劇院(Staatsoper

        十九世紀末期,皇帝下令拆掉城牆,改建為寬廣的道路,路的兩旁建些雄偉的公共建築物,歌劇院是其中之一。二次世界大戰末期遭盟軍炸毀,1955年依原樣重建落成。維也納歌劇是當今公認的三個最好的劇團之一,其季節由九月到次年的六月。坐在台下伴演的樂團就是鼎鼎大名的維也納愛樂團(Vienna Philhamonic),因此在這裡看歌劇有雙重的好處,尤其是管絃樂比重很高的歌劇。這一次我看了兩場,是華格納的Lohengrin和理察史特勞斯的玫瑰騎士,就是這一類的歌劇,很過癮。

 

        2.交響樂廳(Musikverein,原義是音樂之友社)﹕

        這是維也納愛樂團的演奏場所,建於1870年,音響效果非常好。該團既然大部分時間花在歌劇院裡伴奏,所以它的演奏會是在星期日上午。這一次我去的音樂會,是外來有名的Academy St. Martin in the Fields,由名指揮家Marriner爵士指揮。

 

        3.國民歌劇院(Volksoper

        主演輕歌劇和一些正歌劇。這一次我去看了莫札特的Don Giovanni。票價很便宜,所以佈景道具就差多了,但唱作均佳。

 

        4.演奏廳(Konzarthaus

        這是另一所主要的音樂廳,是另外一個樂團、維也納交響樂(Vienna Symphony)、 和其他音樂會的演奏場所。有一個叫哈夫堡(Hofburg Orchestra)的樂團,也值得去聽。這個樂團專演維也納音樂,也就是圓舞曲和輕歌劇選曲,由四月下旬到七月底,每星期二、四和六演出。

 

        5.維也納戲院(Theater an der Wien

        這也是歷史悠久的音樂廳,雖經翻修,但外觀仍和當年貝多芬所看到的一樣。貝多芬曾在裡面住過。傳說中他的合唱交響樂初演時,由他指揮,他已耳聾,聽不到如雷的掌聲,女中音扶他轉身才看到觀眾鼓掌,這就是發生在這間音樂廳的。不只貝多芬的作品多在這裡初演,很多輕歌劇也如此。可能是這個原因,每年五、六月間的維也納音樂節,這個音樂廳仍扮演重要的角色。該廳對街是條很長的攤販街,有點像台北士林夜市場,站在那裡吃一頓維也納烤雞和熱湯的午餐,另有一番風味。想像中我看到了貝多芬雙手放在背後,下巴突出,在那裡尋找靈感,

 

        6.皇家教堂和維也納少年合唱團﹕

        四百多年來皇家一直有少年合唱團專為皇家在教堂裡唱宗教歌曲。1918皇室中止時,此傳統也隨之中止。六年後,現在的維也納少年合唱團創立,接下傳統的職務。合唱團最初包括十四位男童,一如皇家時代,後來擴充到九十六位,分成四團,每團二十四位,輪流到國外演唱和在家擔任最主要的任務﹕就是由九月中旬到次年六月底,每星期日和宗教節日九點十五分的彌撒中,擔任唱詩班的重任。唱詩班除了二十四位男童之外,還有十八位歌劇院的男聲合唱團員和二十四位愛樂團的樂師。這是世界上水準最高的唱詩班了。任何人都可以買票去參加彌撒,這一次我是星期日到達,也是星期日離開維也納,所以不能參加。1989年元旦,我倒是參加了,當日詩班唱了五支聖歌,最後一支完全由男童唱“平安夜”,此曲源自奧地利的一個小鎮,所以是道地的奧地利歌,由維也納少年合唱團唱出來,真是此曲只能天上有,人間那得聽幾回?

 

        以上所記載的,雖已經13年,仍舊正確,但可以再加補充。1994年秋天,我們參加東歐旅行團,也經過維也納,住了兩夜,有機會再聆賞一次哈夫堡(Hofburg Orchestra)樂團的演奏會,地點在皇宮內的音樂廳,更為難得。因為沒有說不准照相,所以我還拍了一點演奏會實況錄影,有時候我還會放出來看。

 

        維也納還有一樣「特產」,就是“西班牙騎術學校”(Spanish Riding School)的表演。那是一些精選又受過訓練的白馬,由騎士們騎著列隊表演,現場有交響樂團伴奏,所以也是一項“高水平”(中國大陸所喜歡用的名詞)的娛樂。在季節內(夏天休演)每週三表演,票很難買。1991年時我去看過練習(Rehearsal),也要買票才能進場。現場不准照相,但我有雷射盤“Vienna in Music”,其中就有一段這種騎馬表演。

 

        初次去維也納觀光,除非有充分時間,不可能去上述的地方而必須作基本的觀光,就是我以下要介紹的景點。

 

        有一位朋友告訴我他第一次參加旅行團去歐洲17天遊 7國的觀感時說﹕「每天坐遊覽車,from church to church(由這間教堂開到那間教堂)」,是相當準確的觀察。歐洲各國一直是信奉基督的國家,所以教堂是很多城鎮最重要的建築物,除此們外就是皇宮和城堡。所以維也納的觀光景點也是教堂和皇宮。

 

        1.The Cathedral of St. Stephan (St. Stephansdom)﹕聖史提芬大教堂是維也納的地標,這座位於市中心的哥德式的古老教堂的高聳的塔尖,在郊外山坡上很容易看到。它開始於12世紀,現在的建築物溯自1556年。由大教堂到歌劇院的一條街禁行車輛,兩旁是高級百貨店,是主要的購物區,大教堂和歌劇院地下都有地鐵站,很方便。

 

        2.Imperial Palace (Hofburg)﹕龐大的皇宮,曾經是主宰中歐的政治、宗教和社交的中心,是由13世紀開始,經歷代皇帝擴建而成,所以建築物有不同時期的型式。現在裡面部分是現代奧國元首的住所,不對外開放。對外開放的除了藝術館、音樂廳、博物館(皇家的寶藏和皇冠)、皇家教堂(崇拜時有維也納少年合唱團唱詩)和皇家馬廊(西班牙騎術學校)之外就是皇家寢宮 Imperial Apartment ,到處是美侖美奐的裝飾。其中皇帝Franz Joseph (1830-1916) 和皇后 Elizabeth (1837-1898)的巨幅畫像給我很深刻的印象。皇帝年青時就登基,皇后非常美麗且深受百姓愛戴,可是我似乎能夠從他們的畫像看出喪獨子之悲痛。他們的獨子Rudolph (1858-1889)結婚很早,只生了一女兒。哈斯堡王朝除了武力之外,還靠聯婚來擴充版圖,因此Rudolph 和他的祖先一樣。婚姻是一種政治性的安排,所以他的婚姻生活並不快樂。後來他和一位平民女郎Marie 墜入情網,兩人彼此相愛太深,覺得前途毫無希望而走上殉情一途,1889年他們在Mayerling的狩獵行宮相偕自殺身亡。皇帝在那裡建了修道院記念死去的獨子和繼承人。1936年和1968年重拍的電影“Mayerling”就是這一段愛情故事。我沒看過電影,但10年前在電視上看了英國皇家芭蕾舞團的同名的舞劇。皇后喪子 9年後,去訪問瑞士日內瓦時,被義大利人反對皇室(義大利當時被拿破侖征服而給奧匈帝國統治)的殺手暗殺而死。皇帝在獨子死亡後,另外立一位侄子為太子,由19041914年,太子的行宮就在Beverdere Garden裡。

 

        3.Beverdere Garden﹕位於南火車站附近(1988年第一次遊維也納時我們就住在南站對面的旅社),庭園很大,在山坡上,遠遠就看到聖史提芬大教堂和市區。這座行宮可以說是最美麗的巴洛克(Baroque 式建築物。現在裡面是展覽奧國1920世紀的藝術品的藝術館。1914年,那位太子夫婦被暗殺,主謀者來自鄰國Serbia(前南斯拉夫聯邦之一),奧國向Serbia索主犯不得而向Serbia宣戰。俄國沙皇答應Serbia的求援而出兵。德國是奧國盟邦而向俄國和法國宣戰,並且入侵比利時,英國和比利時有協防之約而向德國宣戰,第一次世界大戰就這樣開始,後來美國也加入。1916年,奧國皇帝以86歲高齡逝世,由侄孫繼位。1918年大戰終於結束,戰敗國的德、奧皇室都被迫解體而成為共和國。

 

        4.Schonbraun Palace﹕這座黃色美麗的皇宮建於18世紀初,有一千五百個房間,有僕人一千人。女皇Maria Theresia用它作夏天的住所。1762年,6 歲神童莫札特在宮內女皇面前彈鋼琴表演,深得女皇的歡心。莫札特親吻女皇,說長大後要娶小公主 Marie Antoinette 為妻。後來當然沒有,Marie 嫁給後來成為法國皇帝的路易十六,1789年法國革命成功推翻皇室後 4年,皇帝和皇后都被送上斷頭台身首異處而死,她才38歲。後來法國的拿破侖攻陷維也納,於18051809年住在這裡,娶了一位奧國公主,還生了兒子,這位兒子有智障,21歲時死在此皇宮內。

 

        皇宮內的裝飾也是絕頂華麗,甚至有我們從未見過的中國裝潢。可惜宮內不准照相,只能照皇家的馬車(共60輛,也很華麗)和廣大美麗的庭園和噴泉。1994年第四次遊維也納時,我們花大半天時間,由後往前,走完整個庭園。

 

        維也納的地鐵系統年齡與華府的相當,所以都很乾淨。但有一點與別的大都市不一樣的,就是出入地鐵站或上公車,都採取榮譽制度,你必須先買票,進站或上汽車時,在機器箱口打卡印上日期時間就行。地鐵站的大門入口和月台之間沒有任何欄杆。後來我在匈牙利的布達佩斯和捷克的布拉格搭地鐵,也是一樣的榮譽制度。這三個都市以前都是奧匈帝國所統治的。

 

        不論以前的帝國時代或現在的共和國時代,維也納一直是音樂之都。它的歌劇團和交響樂團,仍被認為是世界頂尖的。每年新年前後更有它的傳統,就是約翰‧史特勞斯的音樂。每年除夕,兩個歌劇院都演他最有名的輕歌劇“Die Fledermaus”(蝙蝠),新年日維也納愛樂團(Vienna Philphamonic)演奏史特勞斯家族為主的圓舞曲。我們這些不住在維也納的外邦人怎麼辦?住在紐約或華府的人,可以乘奧國航空公司直達(Non-Stop)維也納,八小時就到。不能去維也納的,可以在新年日看公共電視台轉播的維也納新年日演奏會。CBS新聞前任主播 Walter Cronkite退休後,主持維也納愛樂團新年日音樂會轉播是他惟一公開露面的機會。他被認為是美國最可以信任的人(現任主播Dan Rather即將下台,他的聲譽與前任可說差之千里,因為他在大選前未經求證就迫不及待報導布希總統年青時服役作弊)。他在2003年音樂會的第一首樂曲韋伯的“邀舞”的解說,和我登在《維聲》(200211月第5529頁)所說的圓舞曲的起源相符合。他還在這節目中穿插一些奧國風景和芭蕾舞,使音樂會更為生動。除夕夜上演“蝙蝠”的傳統已沿襲到倫敦和紐約。2003年華府歌劇團在電視傳播過,它減掉很多對話,使用英文版,唱英文還有英文字幕(有如卡拉OK?),縮減到二小時半,很多不敢看歌劇的人應該試試這一部。這部輕歌劇名叫“蝙蝠”,其實和蝙蝠及狂犬病毫無關連,只是有關除夕的慶祝會而已,尤其劇中還有真正的慶祝會,邀請名藝人在台上表演給劇中人(還有台下觀眾)看,很有過節氣氛。華府歌劇團的“蝙蝠”中的慶祝會,邀請到匈牙利和俄國駐美大使夫婦和三位最高法院法官(他們是台上的貴賓,不唱的),有西班牙特別的歌唱,也有芭蕾舞明星的表演,但壓軸戲是多明哥(Placido Domingo)的唱歌,光聽他就值回票價(目前他是華府歌劇團主任)。

 

        除了2003年音樂會(我再加上馬術表演及維也納少年合唱團)和輕歌劇“蝙蝠”的DVD外,我還有初中看過的黑白電影“翠提春曉”,是小約翰史特勞斯的傳記,所以這三片DVD(有興趣的會友可以向陳牧師娘借看)都是有關於他的,為什麼呢?因為他的圓舞曲不只風糜了維也納,也風糜世界各地,就如“翠堤春曉”的結尾,他的“藍色多瑙河”問世不久,就傳遍了十九世紀的世界各角落。多瑙河本身是美麗的河川,喜歡坐郵輪Cruise的人,應該也去Cruise多瑙河,參觀前奧匈帝國的維也納和布達佩斯,保證你有美好的回憶!

 

        補充﹕我在“燦爛星光”文中介紹著名聲樂家和歌曲,其中第40項(見《維聲》第76期第10頁)是Beverly Sills,她唱的那首歌輕快且花腔十足,我一直不知其歌詞。最近我得到該歌劇“村女琳達”的 DVD,有五國語言的字幕,那首歌的中文歌詞如下﹕

 

        “哦,你是我靈魂的光彩,是我美妙的生命,是我的摯愛;生生世世無論何處,我們將緊密結合。快來吧!我的摯愛,來撫平我熱切愛你的心;我的心為你的愛輕嘆,我的心只為你啊。快來吧!”

               

        這是琳達在等候情人Carlo時唱的,她以為他是和她一樣窮的未成名畫家。實際上他是一位子爵,當她知道他家準備迎娶一位門當戶對的女子時發瘋,連父母親也認不出來。後來Carlo說服母親要娶琳達,用他的愛喚回她的記憶,她才恢復正常情,有人終成眷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