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Y2K′看‘Y1K〞的人生

Main Menu | 2007 | 2006 | 2005 | 2004 | 2003 | 2002 | 2001 | 2000 | 1999 | 1998 |

由‘Y2K′看‘Y1K〞的人生

                                                                                                                                                                                                        馬作忠

July, 1999

        再過半年,主後2000年(Y2K   就來臨了。政府機關,大小企業、商店和有電腦的個人,早就該忙著‘Y2K  通用(Y2K compliant  的工作。有一位老板問他的女秘書﹕「我們的‘Y two K’通用的準備進行得怎樣啦?」她以書面(memo)回答說﹕「我已經依照你的‘Y to K ’ 的指示去作,已經作好了,不過我覺得它沒有什麼意義。」她把2000年的月曆上所有的‘Y’ 都變成‘K’ 因此一月變成Januark, 二月變成Februark,五月變成Mak, 七月變成Julk,每週七天變成Mondak, Tuesdak, Wednesdak, Thursdak, Fridak, Saturdak, Sundak。‘Y2K’ 通用如果這麼簡單就好了,可是事實上卻複雜得多,因為很可能電腦的硬體和軟體都要換新,很費錢的。這筆帳該誰來付,國會還未通過法律,因為大家都知道將來大興訴訟是免不了的。明年元旦後我們會遇到什麼災禍還不知道(見維聲第十三期“由電腦和網路看人生”),到時候也許我們身受其害而必須控告某家公司才能得到賠償,洪律師可要大忙特忙了。

        生活在一千年前的主後  999 年的人類有怎樣呢?他們沒有電,也沒有“腦”(大多數人很無知),所以沒有電腦,也就沒有電腦的‘Y1K’ 問題,他們的‘Y1K’問題卻來自聖經。

        啟示錄第20章第 2節到第7 節,每節都提到‘一千年’(Y1K), 第 2節和第 3節還記載天使捉住魔鬼捆綁一千年,等到一千年完了,以後必須暫時釋放他。身為基督徒,你如果生活在主後 999年的歐洲,該怎麼辦?會不會以為這是表示主耶穌即將再來,因而停止一切日常生活活動,專心準備接受審判呢?如何準備?街人每天擠滿了人群,每人都痛哭流淚,鞭打自己,表示悔罪而期望得救。我們都知道不依照聖經指示去作,就不能得救,要按照聖經去作,又有多麼困難,而且要行之有恆,綿綿無盡期。‘Y1K’ 的基督徒的好處就是知道什麼時候是世界末日,而我們卻不知道,所以不能作“速成”的贖罪工作。

        西方的文明,全靠羅馬帝國勢力的擴展而傳播到歐洲各地。主後 500年後,羅馬帝國的崩潰,好比山崩地裂後的濃厚灰塵,埋葬了歐洲有五百年之久。主後 5001000年,歷史家稱之為“黑暗時期”(Dark Ages),主要是因為這一段時期,歐洲人生活在艱難、恐懼和無知(hardship, fear and ignorance)之中。

        根據考古學者掘出的骨頭研究的結果,黑暗時期歐洲人長時期營養不良。主後   990年代,平均壽命是三十歲,因為嬰兒死亡率高達百分之四十。男人如果過了青少年還活著,大多可以活到47歲,女人則為44歲(真是“人生50古來稀”,而且女人比男人長壽是四百年以後的事),因此很多人從來沒有抱孫的機會。

        當時的歐洲,人口約七千萬多住在當今的荷蘭、法國、義大利沿海地區。最大的城市人口只有一萬到兩萬人而已。絕大多數人口是農夫,住在人口 75 250的農村。農夫工作很辛苦,當時每畝的收成只有現在的十分之一。一般人日常食物很少有肉,只有特別節日時才有肉吃,所以缺乏脂肪,蛋白質和維他命。當時也沒有糖,要吃甜點只有蜂蜜。

        農夫所耕的田地,不是屬於教會就是屬於貴族。國王是虛有其名(國王也很少活過50歲的),權力都集中在貴族手中。貴族之中,如果不是為了田地而爭戰,就是定期聚集在一起比武,就像我們常在舊電影裡看到的騎士的爭鬥場面。因此,當時的社會有三大階級,正如一位教士所說的神職、貴族和勞動(those who pray, those who fight and those who labor)。

        教會是當時最重要的機構,有地有產,左右著(dominates) 大家日常生活。教會的修道院是惟一的教育機構,教士是當時的知識份子,也是科技人員,學習和研究的以神學為主。一般人包括國王和貴族是不識字的。貴族甚至以不識字為榮而且看不起知識份子。

        在司法方面,犯罪也就是犯法(A sin was a crime and vice versa)。罪犯都要受“煎熬審判”(trial by ordeal),必須拿起燒紅的鐵板或赤腳走過很燙的地面。如果毫不損傷,才是清白無罪,因此,凡是被控告的,沒有奇跡出現,永遠是有罪的。

        當時的人並不知道時間,完全靠教堂的鐘聲來計時,教堂計時方法以蠟燭燃燒速度而定,並不準確。晴天時則可根據太陽投射而計時(時鐘是三百年以後才有的)。教堂鐘聲也是大家聽到的惟一的人工音響。

        不知道時間,也許可以迷迷糊糊過日子,卻也不然,因為他們天天提心吊膽,不知道何時野蠻民族會入侵來個搶劫和大屠殺。野蠻民族來自匈牙利、中亞和西班牙,但最厲害的來自北歐的海盜(Vikings 或音譯成維京人)。維京人經常到沿海各地搶掠,也曾於主後1000年到達北美洲現在的加拿大地方居住過很短的時期,比哥倫布發現新大陸還早五百年。

        因此‘Y1K’ 的歐洲人(絕大多數是基督徒)真的生活在艱辛、無知和恐懼之中。歐洲以外的地區很多地方卻欣欣向榮。位於巴爾幹半島的拜占庭帝國(東羅馬帝國)繼續享受安定繁榮的生活,也負起保存古代希臘文化和羅馬帝國文物典章的責任。回教世界由第七世紀興起後繼續擴展, 他們綜合了古希臘和印度的文化,特別在數學特別是代數(algebra) 有特殊的貢獻,中國宋朝建於主後 960 年,所以到‘Y1K’ 時已安定了四十年之久,人民享受和平盛世,所以景況也比歐洲好得多中。國人發明造紙和火藥,中國男人照樣可以娶三妻六妾,所以不必像‘Y2K’ 的中國男人,用“乾女兒”的名義來掩護地下情人的身份。

        Y1K’ 來了又去了,世界末日並未如所預期的來臨,大家鬆了一口氣,其實那口氣鬆得過早,早了一年,因為實際上要過完‘Y1K   才是一千年。不過1001年也來了又去了,不知那些自我鞭打的基督徒有沒有後悔白打了自己呢?無論如何,日子還是得過。漸漸地經濟、政治和思想開始轉變。田地生產量也因犁的發明而增加。維京人和其他野蠻民族都擇地定居下來,不再搶劫和屠殺,人們開始有了安全感。此後三百年生活慢慢好轉起來,奠下了後來文藝復興(Renaissance) 和現代化的基礎。

        台灣有支歌叫“明日會更好”,歷史上證明‘Y2K’ 比‘Y1K’ 好,因‘Y3K’ 也會比‘Y2K’ 好。當‘Y3K’ 到時,我們當中有些人早已上了天堂,後悔天堂那麼好,為使麼不早一點去而卻留戀塵世呢?其他的也早下了地獄,當然更後悔為什麼當初不聽牧師、長老、執事和其他會友的勸告呢?

 

        附註﹕上一期《維聲》的“由行動電話看人生”中,遺漏了行動電話另一項用途,就是太太可以把看到的電視新聞,同步傳給丈夫。王太太打電話給正在I-66開車的王先生﹕「老王,剛才他們說在66號公路上有一部車開錯了方向,你可要當心啊!」老王回答說﹕「豈止一部?有數百部呢!」(原來老王就是開錯方向的人他卻以為別人都開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