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關節炎和退休

Main Menu | 2007 | 2006 | 2005 | 2004 | 2003 | 2002 | 2001 | 2000 | 1999 | 1998 |

 

漫談關節炎和退休

                                                                                                                                                                                        馬作忠

December, 2005

        關節炎包含範圍太廣,內科領域內的風濕科(Rheumatology)專科醫師(Rheumatologist)一生所看的,幾乎都是關節炎的病人。美國大約有七千萬人,也就是男、女和小孩,每三個人就有一人有關節炎。關節炎也是引起殘廢(Disability)最多的原因。什麼情形之下會得到關節炎?最多屬於下列五種情況之一﹕45歲以上。膝蓋曾受過傷,嚴重到必須臥床休息或使用過拐杖或開過刀。體重超重十鎊以上。從事粗重活動,例如彎腰和舉重物等等,每天超過三小時以上。兒童有過臀部問題,走路一跛一跛的。

        什麼是關節炎?簡單說來就是關節的發炎,因此而有痛、腫和僵硬,影響到日常生活的種種活動例如穿衣、開瓶蓋或上下樓梯的困難。關節炎的原因很多,包括細菌感染(例如鏈球菌和淋病球菌)、外傷、新陳代謝和其他原因。45歲以上的,多是由於關節的退化,人類必經的生老病死的過程。關節炎大多是慢性的,一旦得到了,就終生纏住你,你只有想法減輕或適應它,它不會要你的命,但足以使你終生痛苦。

        關節炎的疼痛,可能時好時壞,可能只有一個關節或數個關節。痛和僵硬通常早上較嚴重。當你有關節痛連續兩星期以上,就應該去看你的家庭醫師,作確切的診斷。治療關節炎的藥物很多,很多需醫師處方,有些自己可以在藥房買到,但你還是詢問你的醫師是否可以使用。常用的藥物種類如下﹕止痛藥。非固醇類抗發炎藥(Non Steroidal Antiinflammatory drugs, NSAIDs),能減輕疼痛和腫脹。固醇類(Steroid),用於最嚴重的關節炎。抗風濕藥(Disease-Modifying anti-rheumatic drugs, DMARDs),能延緩類風濕關節炎的進行。除了藥物以外,下列的活動也可能有幫助﹕

        運動﹕在比較不痛或關節較不僵硬的時候作作運動,目的在增加關節活動的範圍和增加肌肉的力量。熱敷或冷敷關節﹕熱敷能暫時放鬆疼痛的肌肉,冷敷能暫時麻痺疼痛部位。也可用來作運動前的準備,但每次別超過20分鐘大部分患關節炎的人不需手術。但當治療失敗時,手術能夠減輕疼痛和增加關節功能,尤其是膝蓋的人工關節,效果相當好。

以下簡述兩種大家常聽到的關節炎﹕

                類風濕關節炎(Rheumatoid Arthritis   RA)這是一種全身性的慢性發炎,部位不限於但主要在關節的軟骨的表面粘膜(Synovial Membrane)。原因還不完全明白,但有家族遺傳的傾向,發病的基因已被找出。美國人口百分之二有這種病,多在20歲到40歲間發病,以女性居多,為男性的3 倍。很多病人產生一種自身抗體能破壞關節的軟骨表面的粘膜而發病。最初發病時,除了手指、手腕、膝蓋、腳跟和腳趾關節腫脹疼痛和僵硬之外,還有其他全身症狀如發燒、疲倦、食慾不振等等。約百分之二十的病人還長出皮下小結節。更少數病人有脾臟和淋巴腺腫大等等。抽血檢查時,約四分之三的病人有“類風濕因素”(Rheumatoid Factor,一種自身的抗體)。X光檢查雖能作出確切的診斷,但常在發病六個月以後。這種關節炎包括發生於青少年(Juvenile Rheumatoid Arthritis)的,常好好壞壞,但最終都會破壞關節軟骨。因為抗風濕藥(上述的 DMARDs)能延緩此關節炎的進行,所以儘早求醫作確切診斷非常重要。這種關節炎既然名叫“類風濕”(Rheumatoid=Similar to Rheumatic),也就是類似風濕而不是風濕,那什麼是“風濕”呢?像狂風又淹水的紐奧良嗎?其實就是不疏散,在紐奧良災區長住,其危險在於得到細菌或寄生蟲引起的胃腸傳染病和皮膚病,但不會是“風濕”。Rheumatic Fever(風濕熱)最初命名的由來和中醫一樣,可能以為和風及濕有關,所不同的是中醫永遠停留在最初階段,西醫則名稱雖然不變,但永遠不停地以科學方法找出病因和療法。風濕熱是相當嚴重的病,雖然不是細菌直接傳染的,卻與一種溶血性的鏈球菌(Streptococci)有關。鏈球菌通常在小孩的喉嚨發病,發燒和喉痛,小孩就是不吃藥幾天後也會好,但身體內產生抗那鏈球菌的抗體。本來這是好事,我們身體就是靠產生抗體來維持健康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當下一次鏈球菌進入體內時,和抗鏈球菌的抗體相遇會發生強烈反應,傷害到關節、心臟或腎臟(很像第一次世界大戰時,英、美和法國聯軍和德軍作戰,最激烈的戰役發生在無辜的比利時,其傷害最慘)。發生在關節和心臟的就是風濕熱(Rheumatic Fever),發生在腎臟時,就是急性腎小盂腎炎(Acute Glomerulonephritis)。小孩得了這兩種病之一的,絕大多數會好,但少數不幸變成慢性的風濕性心臟病或慢性腎炎。前者是一些中年人中風的原因(心臟裏形成的小血塊流到腦,杜塞了腦血管),後者則造成腎衰竭,在找到適合的腎作移植之前,必須經常洗腎。所以預防這兩種病的原則,就是不讓身體有機會製造抗鏈球菌抗體。這就是為什麼小孩發燒和喉痛時,必須立刻去看小兒科醫師。小兒科醫師能夠判斷是鏈球菌感染(Strept-throat)或感冒。如果是前者,立刻服盤尼西林或其他抗生素,消除鏈球菌,不讓身體產生這種抗體而引起後患。

        骨性關節炎(Osteoarthritis OA)這是關節炎中最常見的一種,也稱為退化性關節病(Degenerative Joint Disease),因為它是人老化所引起的。美國有兩千萬人有這種病。40歲以上的人,百分之九十在X光片中就已有這種病的特殊病變(所謂“骨刺”),但不一定疼痛。隨著年齡增加,發生疼痛的可能性越高。這種關節炎的發生,是因為關節使用久了,其軟骨無可避免會磨損,損壞的軟骨無法再生修補,所以人活越老,越無法逃過此浩劫。通常活到65歲時,百分之十一的人,和活到75歲時,百分之七十到九十的人會得這種關節炎。因此,如果你喜歡旅遊,不要等到退休時才去,因為到時候你可能彎身不了或爬不動,也可能關節疼痛不已。再不然就是前列腺肥大,常要跑廁所。

        退休的男人,除了自身可能患的疾病之外,還可能給配偶帶來“災害”(Disaster)今年1017日,華府郵報在第一頁報導了一項流行在日本的病症,就是RHS Retired Husband Syndrome老公退休症候群)。華府郵報的網址(www.washingtonpost.com)所有新聞,可以免費電郵給朋友,這一則新聞是當天電郵最多的新聞。63歲的寺川櫻在一幢都市的公寓度過四十年的婚姻,由妻子升格為母親,兒女長大離家後又淪為女傭,因為後來老公對晚餐苛求和對她做的家事百般挑剔。三年前老公下班回來說準備退休,她絕望了,因為他還上班時,每天下班回家,侍候這位大老爺已讓她受不了,他退休後待在家裡,她想﹕「我還有活路嗎?」她想到離婚,但因怕經濟陷困境,只好維持婚姻,卻因此而悶出病來,因為他退休後完全斷絕社交生活,幾乎沒有朋友,常連續數週足不出戶,只是看報或電視,不然就對她大吼大叫,頤指氣使,還禁止她和朋友外出,一旦獲准外出,她還得事先為他準備好三餐才能出門。數月後,她得了胃潰瘍,說話言詞不清,眼睛四週長滿疹子。醫師發現她喉嚨長了息肉,卻不知起因為何,於是轉去精神科,被診斷為“老公退休症候群”(這是黑川醫師在1991年首先提出的)。

        日本男人的“大男人主義”,我在年青時就聽過,我以為是屬於我父親那一代的,但還存在於我這一代,是我所無法想像的。由於文化的差異,美國的退休問題和日本有不一樣的地方。一星期後,同一報社的一位女記者寫了一篇美國的退休問題。美國婦女對於老公退休有兩個笑話,其一是“For better or for worse, but not for lunch”(有福同享,有禍同擔,除了午餐),其二是“雙倍的老公卻只有半倍的錢”。

        在美國,悶出病來的是退休的老公本身而不是配偶,尤其是在充滿有工作狂(Workaholic)的男人的華府、對這些男人來說,頭銜(Job title)幾乎是它們的全部,退休時失去頭銜,幾乎失去一切,當然會產生憂鬱症(depression),尤其是除了工作同事之外,沒有別的朋友和興趣的人。這是男人上班,配偶待在家裡的情形。至於夫婦都工作的,就有了他的退休加上她的退休的問題。根據研究調查的結果,他退休而她仍在上班最令他不滿意了。他和她都退休的話有三種結果﹕第一種是婚姻本來就有問題的,平常因為兩人都忙著上班,婚姻問題能夠暫時避免,兩人都退休了,每天都在一起發生磨擦機會更多,最後走上離異一途。第二種是“婚姻的再生”(Renaissance of Marriage),當然最好。第三種是介於兩種之間,兩方有在一起的時間,也有各自單獨行動的時間,當然最重要的是兩人都有朋友和各自的興趣和活動。心理專家同意像日本那對夫婦成天守在公寓裡的話,美國的退休夫婦也會發生類似的情形。

        至於台灣呢?我在世界日報的網站找到一篇文章,是南投一位婦女看到中譯的〈退休老公症候群,日婦女的夢魘〉後寫的,摘錄如下﹕

        我家的老公除了有川櫻的老公的症候(足不出戶,看電視和報紙,對家事百般挑剔)之外,要我每天依他開的菜單買菜,我每天(他不外食)必須按他指示,否則他會罵我懶,找我吵架,我真的快煮瘋了。

        朋友的老公正相反,什麼都要「省」,為了省水,不洗澡,小便不沖水,衣服不換洗。兒子和媳婦為了怕兩老營養不良,買了熟食回來,除了被唸被罵,因捨不得把吃剩的倒掉,一熱再熱,吃出毛病而住進醫院。這種情形一年演上兩、三次。另一位朋友的老公更讓人受不了,一天到晚疑神疑鬼,例如她出門久一點,跟男人說話,出遊(單位的自強活動),有他認為可疑的男同事在內,回來就得聽他不堪入耳的辱罵。鄰居王太太的老公,固定每天早上五點吃早餐,十一點吃午餐,五點吃晚餐,逾時就生氣罵人。

        我的姐夫從年輕就很會幫忙做家事,退休後更愛做,不過多了一張碎碎唸唸的嘴,把兒孫都「唸」得搬出去住。躲不掉的老姐說﹕「你就不能不要唸啊?」有一天,姐夫真的不唸了,因為他中風成了植物人了。瘦了一圈的老姐,現在常常勸我﹕「會做、會唸、會吃,總比什麼都不會來得好。」

 

        附註﹕去年12月,我曾詳細介紹了韓德爾(Handel)的神曲“彌賽亞”(Messiah),也提供了倫敦西敏寺(Westminster Abbey)於80年代錄製的演唱。現在我有1993年著名的 King College合唱團在荷蘭的演唱。難得的是有英文字幕,不必翻聖經就知道歌詞。歡迎大家借去觀賞。如果你喜歡而且會每年至少看一遍的話, e-mail我,我就送你這張DVD(或去年的那一張)。這是記念我195512月在台北市新生南路懷恩堂首次聆賞“彌賽亞”五十週年所能作的事。百聽不厭,完全是事實,因為我聽“彌賽亞”早已超過一百遍了。